第641章 问责-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1章 问责

    海乾集团的一楼大厅里,有些资深的高层和股东看到顾澈的时候,忍不住在私下议论着,“这顾家的大少爷是怎么回事?”

    “趁危机回来接班?指不定就是他跟他那个老婆合计做戏,遇上危机了,等着他回来出来了,顺理成章地接班呗。”

    “也对,顾家的大少爷就是靠玩股票发家的,回来拯救一下我们的股份也是不错的,毕竟我们不是大股东。”

    可在这些人身后,却是大股东家族之一的家庭成员潘瑞琦,他手指的关节都已经是白色了,他不甘心着,家里毫不容易才少了几个继承资格,居然这个顾澈跑回来了,那他想统领海乾的想法是不是无望了。

    不允许。

    他干咳了两声,吸引到众人的注视后,他温和地笑了笑说,“阿澈可是跟我明确说过不回来的,众所周知,阿澈最爱冒险了,我们海乾又一向偏重保守行业,他瞧不上这种模式的。”

    那些人相视一笑,纷纷附和着,不知道是谁小声嘟囔着,“开例会把大少爷都叫回来了,可就难说喽。倒是替四少你不值,这些年帮海乾啃了那么多硬骨头,按道理接班人非你莫属。”

    潘瑞琦眸底一抹怒色在众人不注意下稍纵即逝了,他风淡云轻地说着,“大家也都是为了海乾好。”

    会议室里,顾澈被安排坐在顾思楷的身后,旁听着这次的会议,他没有发言权,具体来说是顾思楷让众人把因为他婚事引起的连锁反应引起的后果一个接一个说了一通。

    顾澈百无聊赖地看着自己爷爷那具有光泽的白发,耳朵听着那些数据,但心里想着的是,他到他爷爷这个年纪的时候身体还能这么好吗?

    那时候的乔依然还有现在可爱吗?

    他们的孩子会不会也像他这么叛逆,跟自己爸爸关系搞不好,又不搭理弟弟。

    那样子的话,按照乔依然那种个性,一定会经常暗地里哭得昏天暗地的,他看了看他爸爸弟弟,深深地蹙了蹙眉。

    完全是儿子奴的顾海峰,一向开会都是顺从他的老父亲的,但他看见顾澈不高兴的样子,稀有的反驳着他老父亲的做法,“董事长,我觉得我们内部首先在自我检讨,为什么一则消息就能影响我们整个集团了。”

    正在汇报的负责港口货运的高管,顿时不知道要不要继续汇报损失了,他像个呆子一样站着。

    “海峰,维护儿子回家去维护,这里是在开会”,同为四大股东家族的李耀反感着打断了,要知道他可是负责整个集团货运的总裁,他可不想所有倒霉事被他一个人承担着了。

    其他人也跟着纷纷起着哄。

    对待公事一向都是周全不得罪人的顾海峰,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海乾集团平时那些小的藏污纳垢,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眼,可现在是针对他最对不起的大儿子,他压根就不在乎平时形象了,“好。那我们让人做一份ppt,来分析一下,为什么货运部门相对于去年利润跌了百分之三十的事情。”

    “要知道,今年集团可是特别批准购买了几家大货机。”

    全场哗然了,这个顾海峰还真是为了大儿子够豁得出去了,这个李耀可是连顾思楷都是要给几分薄面的。

    李耀吞吞吐吐指着顾海峰,“那是我,我们开发客户,前期开发不需要花钱吗?”

    “我可是记得当时董事长可是特批过开发的费用是单独给的现金”,顾海峰在众人面前展现了他的咄咄逼人,“我倒是想问问,在载货量高达百分之九十八的程度还能不赚钱是个什么概念?”

    这被人将了一军的感受可真难受,李耀哪里知道顾海峰突然就把苗头转到他身上了,搞得他事前一点也没准备,只好一个劲给顾海峰赔着不是,“顾伯,请相信我,我是不可能中饱私囊的,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这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顾澈好整以暇看着他自己爷爷要怎么处理,又不惊好奇地在心里思忖着顾海峰什么时候转性了居然开始有两把刷子了。

    要知道,顾海峰之所以能服众坐上集团总裁的位置,就是他没有事业心,能平衡这四个家族向斗的局面。

    静静地喝了一口茶,在众人的注视下,顾思楷让他们全坐下去之后,看着诺大的会议室,沉默着。

    他那老谋深算的眼眸扫过的时候,那些股东们一个个都担心着,该不会要举手投票了吧,这顾老究竟是葫芦里卖着什么药,这时候要是把队站错了,这以后该怎么过啊?

    可若是不站队,以后万一上位的人秋后算账该怎么办?

    潘瑞琦看着现场的局面,推了推他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静观其变着。

    “你们说的都对,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集团那些状况欠佳的事情,是因为顾澈被逃婚的新闻被媒体扩大了,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顾思楷缓缓地说着,又拉着顾澈站起来按着顾澈的头,给全场的人深深鞠着躬,致歉着,“这件事的确是我们顾家做的不对。”

    忿忿不平的顾海峰也只好和顾谦一起站起来道歉,算是顾家人跟整个集团道歉了。

    这气氛过于凝重了,潘瑞琦划破沉寂说着,“大家都是同坐一条船,有困难就该一起面对,是不是?阿澈,不如趁着这次危机,就回来吧。”

    这招不退反进倒是可以测测顾澈的底线。

    “算出所有损失,我会一力承担的”,顾澈扶着自己年迈的爷爷站直,他有些愧疚,“各个行业算好损失,拿着详细的报表,因为我损失了多少,我都会赔偿的。”

    只是短短两句话,就彰显了他的大气,也让人觉得他像是主宰者一样,就使得在场的那些抱怨受牵连的人纷纷拒绝着,“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算,这点损失,我们还是承担得起。”

    坐在李耀身边的人,是负责财务的蔡万里,讥讽地说着,“抛开你姓顾,你也就是个外人,又不是海乾的人,账目能随便给外人看吗?大少爷年纪轻轻就算盘打得精啊,这是典型的不想负责任。”

    扶着自己爷爷坐下,顾澈厌恶地瞟了一眼蔡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