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案-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2章 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案

    “那又把损失那么清清楚楚算在外人头上又要怎么说呢”,顾澈好整以暇地整理着他的领带。

    这群人真烦人,他小妻子今天把他打扮地这么帅气,可不是来跟这群人相处的。

    “咳咳,”一向在海乾集团恨不得横着走路的蔡万里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不高兴地敲了敲面前的桌子又愤愤不平地跟顾思楷告状,“老爷子,您看看您大孙子,是怎么对我这个长辈的。”

    李耀也跟着嘟囔着,“年轻人太目中无人了。”

    想说些什么的顾海峰被顾思楷给拦住了,他严肃地敲了敲桌子,又用手指狠狠点了点顾澈的方向,“诸位,综合大家的考量,我看还是只有让顾澈想办法让我们的股价恢复到以前的价位才是最好的办法了。”

    这个办法倒是没有什么人反对,除了顾海峰舍不得自己儿子破费以外。

    散会后,顾澈又被老爷子直接叫进了办公室,在老爷子签文件的时候,他无聊地喝着咖啡,又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了,不知道他的小妻子起床没。

    这个点,就算她不起床,肚子也该饿了吧。

    想到这里,顾澈就毫不犹豫地呼了电话过去,他嘴角上翘着,他的小妻子懒洋洋的声音可软了,都能酥进他的骨头里。

    “嘟嘟”了几声,他的电话才接通,他还没开腔,就听到那边挂掉电话的声音了,顾澈扯了扯唇,这个贪睡的小女人,但为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小宝贝,他还是忍着被她臭骂的风险又拨通了,这次直接就不接了。

    再拨,那边直接就没反应了。

    此时的乔依然正在陆松仁病房外听到了一些信息,她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可手机却不停地叫,她只好调成了静音。

    听着那门里的人往外走的声音,乔依然惶恐不安地往后退了几步。

    “嘎吱”地开门声,她干脆就装过身,假装着刚过来的样子,便看到了白海,“咦,你怎么这么早就在这里,昨晚没回去吗?”

    只有这样假装笑嘻嘻的寒暄,才能掩饰住她心里的恐慌,她刚刚分明就听到了好劲爆的消息。

    简直了,真是可恶极了,若不是为了不让他们发觉她知道了,她才不要跟这个白海说话呢。

    今天的白海脸色比昨晚更加的难看了,对乔依然也是冷冰冰,甚至还有点嘲讽,“我并没有情人需要会。”

    这,昨晚不是都好端端的帮她掩护了吗?

    他一定是做贼心虚了,所以态度就变差了,乔依然直接白了他一眼,就进了陆松仁的房间。

    对于陆松仁要对顾家的报复,她知道是迟早的事情,她便对刚才偷听到陆松仁的话并没有特别难接受,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毕竟陆松仁回来s市的目的就是报复顾家,“中午想吃什么?我回去给你做。”

    看着自己女儿脸上红润水灵的样子,陆松仁心里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但还是表现地很开心,“你陪我坐会就好,不用那么累的。”回去做午饭,还不是便宜了顾澈那个臭小子。

    “哦”,乔依然没多想,她也不知道顾澈中午会不会回来医院,就坐在沙发上发着呆,她脑海里尽是刚才陆松仁和白海说的那些话。

    今天的陆松仁似乎很忙的样子,从她进来就没有像以往拉着她聊不停,而是一直都盯着电脑再看。

    “喝杯茶吧”,乔依然以很快地速度倒好了茶,移步到了陆松仁身边,她想看看他现在办公的东西是不是与dl集团有关。

    并没有如她预期那样,陆松仁看见她过去就把桌面上的问件关闭或是隐藏起来,陆松仁反倒是很大方地邀请她一起看,“你看看这个布局喜不喜欢,这是我们新房子的室内设计图,要是不喜欢尽快说,我好让设计师按照你说的改。”

    从那图纸上给她的感觉,那鲜艳的色彩一点也不中式,也不西式,反倒是像泰国人的色彩,她心里惴惴不安地,“这是你在泰国的房子?我不喜欢泰国,我不会离开s市的。”

    是舍不得离开s市,究竟是舍不得顾澈,不用问,陆松仁也知道,他也不生气,又细心地把效果图往后翻阅着,“s市的冬天太冷了,以后冬天带着孩子过去避避寒。”

    哼,她才不相信他会这么好呢。

    乔依然瘪了瘪嘴,她没办法忘记刚才偷听到的话,直接不高兴地搬了张椅子坐在了他的对面,慎重其事地说着,“s市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是不会离开的。更何况这里有宝宝的爸爸在。就算它爸爸以后穷到睡大街了,宝宝也不会嫌弃的。”

    不会嫌弃?

    又怎么可能不会嫌弃呢?

    陆松仁眯了眯眸子,他慷慨地笑着说,“爸爸我有钱,够你跟孩子挥霍一辈子的。”

    什么?

    “孩子有它自己的爸爸,轮不到你养?”乔依然就是觉得他在旁敲侧击说他不会放过顾澈,她一下子没忍住,直接爆发了,“你究竟是不是我亲生爸爸,你怎么忍心对你亲女婿去做那么混蛋的事情。”

    “只要他姓顾,一切就没得商量”,陆松仁很是平静地说着这些话。

    这在乔依然看来就是冷血到极致的做法,她一个人走掉了,不让陆松仁和保镖跟着,因为她想要静静。

    天气很晴朗,太阳晒在身上很暖和,可她心里却凉飕飕的。

    她看着花园里穿着病号服的老人家,儿子媳妇孙子陪在一边很是热闹,这画面看起来是那么的温馨,也是那么地刺眼,是不是她这辈子都不能拥有这样的合家欢了。

    如果,陆松仁没有回来那该有多好。

    她心里才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她又觉得她自己太过于大逆不道了,明明她应该怪,如果顾澈的爷爷没有害陆松仁该有多好。

    仇恨也是把双刃剑吧,乔依然坐在草地上看着那不停“咯咯”笑的小孩子们,她烦乱的心这才平静了下来。

    “我们孩子也会那么可爱的”,顾澈电话找不到乔依然,就立刻赶回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