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脱口而出的想法-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3章 脱口而出的想法

    “地上凉,你这样会着凉的,小心以后落下了月子病”,乔依然呆呆地看着顾澈,看到他头发都乱糟糟了,他的声音也急急躁躁的。

    以为是他自己着急和担忧的语气吓到了乔依然,他原本想抱着她站起来的,也改为他坐在草地上,抱着她坐在他腿上,又紧紧搂着她,“这样子我们依然就不会落下月子病了。”

    窝在他怀里,乔依然的心情好像也踏实了不少,她勾着他脖子,一点也不扭捏地当着别人的面吻了他一口,惹得在他们附近玩的小女孩捂着眼睛,童趣极了说着,“叔叔阿姨羞羞羞,大白天玩亲亲。”

    “噗嗤”一声,顾澈朝那小女孩招了招手,“小宝贝,你几岁啦?”

    小女孩害羞地背着手朝顾澈走了过去,伸出了四个胖嘟嘟的手指,甜甜说着,“我四岁啦。叔叔,你可不可以亲亲我啊,因为你比爸爸帅。”

    “哈哈哈”,乔依然笑得差点岔气了,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人小鬼大的。

    她看着一脸慈父笑容的顾澈,大方地把脸凑到小女孩身边,她转动着眼珠子,顿时就乔老师上身了,“小朋友,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帅叔叔是坏人呢?万一他的脸是被白雪公主的后妈涂了毒药的呢?”

    这一连串的发问,吓坏了那天真幼稚的小女孩,她很不甘心地瘪着嘴跑掉了,但跑掉之前还是把口袋里的小花送了顾澈。

    “乔依然,你好幼稚,小女孩的醋都吃”,顾澈担心地看着那小女孩飞快地跑着,“这小姑娘也不慢点走,这要磕着摔着了,家长得多担心。”

    一直到小女孩扑进他爸爸的怀里,顾澈又抱歉地朝小女孩的爸爸笑了笑,那胖胖的男人听着自己女儿着急地哭起来讲述着刚才,又无可奈何地看着顾澈笑了笑。

    目送那小女孩一家人走了之后,顾澈忍不住责怪地拍了乔依然屁股一把,“怎么这么皮?”

    “唔,疼死了,老公给依然摸摸好不好啊?”乔依然淘气地跟顾澈撒着娇,“乔老师可是教小女孩如何防身,女孩子从小就得学会不被美色迷惑。”

    “就你歪理多,”刚才压根就舍不得用力气拍她屁股,但还是顺着她给她摸了摸那挨打的地方,“你说生个女儿多幸福啊,刚才那小姑娘就算扑在她爸爸怀里哭,她爸爸都幸福地笑不停。”

    若有所思的顾澈,摸着她的肚子,感慨万千说着,“女儿知道心疼爸爸,所以宝宝你一定是个女儿好不好?无论你以后爱上什么样子的混小子,我都不会干预你的。”

    “唉,你这话好像是故意说给我听的,是不是?顾澈,你真的好小气。”乔依然故意调节着气氛,她大笑着说,“也不知道你女儿以后有没有机会认识男生,你以为你这个爸爸会多开明,哼。”

    她真的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可没想到顾澈真的好像听进去了,他脸色沉了沉,又哀怨地看着乔依然,“我就是很小气,我只想好好守护着你和我们的孩子。依然,你”

    后面的话他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告诉她,她亲生父亲曾经背着她做过多恶劣的事情吗?

    让她知道了陆松仁长年在陷害乔志远,包括他们才结婚后她被高利贷带走的事情,还有她小时候被拐卖的事都是她亲生父亲做的,这些足以让她恨陆松仁了吧。

    算了,那不是他要的结果,也不够光明磊落。

    “不要说了,”,乔依然捂着顾澈的嘴,她强挤了一丝笑容,“我也很想和你一起慢慢抚育我们孩子长大,然后一起变成老爷爷和老奶奶,可现实不允许。”

    “陆松仁趁着我悔婚的空档,联系了dl和海乾的很多股东,他正在布局一步步搞垮顾家,我今天偷听到白海和他商议着要怎么在海边城计划把你挤出去”,这是她最担心的事情了,她害怕地望着顾澈,“老公,我是不是给你惹了很大的麻烦?”

    “你不相信你老公可以搞定吗?”对于一两天这两个集团股价波动还有一系列的麻烦事,他早就想到这些了。

    一个进攻,一个不停地反击,这双方都是她的亲人,无论那一方受损,她都是不乐于见到的。

    摇了摇头,乔依然眨巴了眼睛看着天空,“阿澈,我好想跟你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哪里没有这些仇恨,也没有商战,更没有人和事可以挡住我们。”

    这个想法,不是她突然兴起,而是她在脑海里思考了许久。

    一秒,两秒,三秒,顾澈没有回答,乔依然心不由得往下沉了沉。

    但是她不怪他不肯放下一切跟她走,毕竟他不是个普通男人,他有着那么大的商业帝国,如果他消失不见了,他的员工又要怎么办。

    这也是她觉得这个想法行不通的原因了,她拉着他站起身,“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像是怕听到顾澈不愿走的答案一样,她丝毫不给他机会出声,“老公,我好久没有去怡悦大酒店吃饭了,我想去吃海鲜了,可以吗?”

    “可以”,顾澈毫不犹豫地答应着她,乔依然笑靥如花地抱着他胳膊,“真棒,去吃海鲜喽。”

    “老婆,我不可能”他想跟她说他不可能一下子说走就走,能不能给他处理事情的时间,可乔依然就松开了她,往前面一个人快步走着。

    她忍着那快要出来的眼泪,明明心里是真的不怪他的,为什么她又会觉得心那么痛。

    为什么他和陆松仁一样,就不能为了她放下一切吗?

    乔依然,你别傻了,s市有他爸爸,爷爷,弟弟,还有他的公司,朋友们等等一切,他那会那么容易说走就走呢。

    她丝毫不怀疑他爱她,可她也知道她还不足以在顾澈心里重要到让他舍弃一切跟她走。

    “老婆,你慢点走”,顾澈都已经追上了她,但她却收住了手,双手掩面说,“我去去洗手间,我有点犯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