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你最重要-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4章 你最重要

    那“淅沥沥”的水声,伴随着乔依然咬着手的抽泣声。

    她耳边尽是他们跟她说的那些话。

    陆松仁说的“依然,除了顾澈以外,你要什么,爸爸都给你。”

    还有顾澈那无尽深情抱着她说的那些情话和数不尽的温柔,他不止一次说过,“依然,以后只有别人羡慕你的份,我不会给机会让你去羡慕别人的。”

    可为什么这两个口口声声爱她的男人,不肯给她平淡安稳的幸福,她又不是要天上的星星,为什么不肯给她。

    “为什么?”乔依然把她的手咬得都渗出了血。

    她一个人在洗手间呆了很久,期间顾澈让好几个女人给她带话了“你要再去出去他就进来了”。

    “乔依然,不许哭,要微笑”,可是她就是笑不出来,看着镜子里微肿的自己和那凸起来的肚子,她一点也笑不出来,也没有要当妈妈的喜悦。

    “依然,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顾澈徘徊许久,看着一直没有女人再进去洗手间,他判断那里面只有乔依然他才进去。

    听着那仓促的脚步声,乔依然不愿意在他面前露怯,就立刻扑在洗手台上,假装呕吐之后,漱着口,“怎么最近又在孕吐啊,怀孕真是麻烦死了。”

    她也不矫情,任由顾澈揽着她的肩,她勉强地笑着,“赶紧去吃饭吧,要不然待会又要吐,可就只有胆汁吐了。”

    去怡悦大酒店的路上,乔依然假寐着,她知道顾澈一直在注视着她,他再找机会跟她解释他为什么不能跟她走吧。

    可那些又有什么好解释的,她尊重他所有的选择。

    他们的午餐是在顾澈专门的总统套房吃的,乔依然的胃口并不好,但她不想给顾澈跟她说话的机会,就一个劲往嘴里塞着东西吃着。

    这顿饭,顾澈吃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只喝了几口汤,就目不转睛盯着眼睛红红的乔依然。

    每次在他想说话的时候,乔依然必定找机会打断他,“xx真好吃,老公,我可以每天都来吃吗?”

    在顾澈心痛地回答了很多次,“只要你喜欢,每天都可以”之后,他看着乔依然吃的都要往外吐却还是再不停往嘴里硬塞着东西,他彻底受不了。

    她,为什么就不肯相信他,是因为他给的安全感不够足吗?

    “依然,你别再折磨了你自己了,我舍不得”,顾澈捏着她的嘴巴,让她把口里的那些东西全给吐出来了,“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要听”,她心里能接受他不肯跟她走,但不代表她能接受他亲口说出来,她怕她会恨他。

    嘴里有着刚刚吐出来的饭菜,那油乎乎的手就捂住了她的双耳,她害怕的瞳孔急剧地收缩着,她很抗拒听顾澈说的话。

    再不说,他怕她会把她自己给折磨疯了,扯开她的双手,使她能清楚听清楚他说的话,可她却闭上了眼,“老婆,我们现在不能走。”

    不等顾澈说后面的话,乔依然就冷笑了,随后就咆哮了起来,“够了,不走就不走,不要找理由,我懂你,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看她那痛苦的样子,她是一点也知道,顾澈疼惜地擦着她的眼泪,“孩子到了20周的时候需要做做宝宝血型的检查,为了保证你们母子的安全,这个检查不得不做,你血型太特殊了,万一我们去到一个新地方,找不到合适的血型配对者,我怕你生产的时候出意外。老婆,我们生完孩子再走,好不好?”

    “我只要你是健康的,其他什么我都可以不要”,怕她被悲伤缠绕,他几乎是低吼出这几句话。

    那痛苦狰狞的小脸顿时就松弛了下来,她睁开了眼睛,带着探究的眸光望着他,看他那一点都不像说谎的样子,忍住了笑,“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万一骗我怎么办?”

    “我骗你,我不得好死总行了吧”,生怕她不相信似得,他还做着对天发誓的动作。

    满意的女人“咯咯”笑了起来,被顾澈冷森的眼眸给瞪得又呜咽了起来,“你又凶我,你不爱我和宝宝了吗?呜呜”

    这次压根就没有泪水,顾澈是又气又笑地把眼前如花猫一样的女人用毛巾细细地擦干净了,“我的小祖宗,我是不是要把我的心挖出来,你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

    这个冷面男人说这么动情的话时候,也还是冷冰冰的,乔依然傻笑地往他怀里凑,“人家不是自卑吗?你家里那么多人那么多产业,我也就肚子里这一个筹码,我还不是怕吗?”

    “脏死了”,顾澈嫌弃地用着热毛巾给她擦着那脏兮兮的脸,“往后你俩就是我的全部了。”

    “我会对你和孩子负责的”,乔依然突然就觉得很释怀了,她的小幸福只要五六个月就够了。

    不合时宜的手机声响了起来,顾澈瞟着他爷爷的来电,没接,又拍了拍她的脸说,“就在这里睡个午觉,我出去一会就回来。”

    既然决定以后要私奔了,说不定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她觉得她要多陪陪她那个亲生父亲和养她长大的爸爸,“我想回家去找我爸爸,自从我悔婚后,我就没见过他。”

    送她回家后,顾澈就又驱车去了海乾集团,他才下车,就被潘瑞琦拦住了,“什么时候,一言九鼎的阿澈也开始言而无信了。”

    没什么好心情的顾澈,直接推开了他,冷冷说了句,“你自己不是很清楚,你压根就不是我对手。”

    还是一如既往不把人放在眼里,潘瑞琦恨透了顾澈这种高高在上天之娇子的傲慢,但他还是外表笑着,“看样子,我得趁早出去自立门户了。”现在的潘瑞琦再也不是那个拼了命念书也考不过顾澈的潘瑞琦了,他有信心跟顾澈博弈较量一番。

    “有那个闲工夫倒不如扫不清蔡家和李家的势力”,顾澈转了个身,庄重地警告着他,“但是你敢打顾家的主意,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