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利用-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5章 利用

    “阿澈,你的意思是你要离开?”潘瑞琦震惊地看着顾澈,他不敢相信该他居然会有这样的选择。

    意识到刚才的话泄露了什么,顾澈不疾不徐地说,“有那么难理解吗?”

    望着顾澈越走越远,潘瑞琦连忙小步跟上去,他又问着,“你舍得?”他不肯相信,难道是想利用他来打垮那两家吗?

    “不愿相信就当刚才什么都没听见”,顾澈依旧是大跨步走着,他凝了一眼潘瑞琦。

    滚粗和这种人就是有足够的气场让人无法反驳和质疑他说的话,潘瑞琦咽了咽口水,又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扯了扯嘴唇才说,“英雄终究是难过美人关的。又是为了嫂子,我早该想到了,不是吗?”

    一个外人早就该想到了,顾澈自省,为什么远走高飞的想法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呢?

    他步履有些沉重地走进了他爷爷的办公室,真要离开s市,那以后爷爷百年仙去了,他会不会都没有机会回来,会不会在陆松仁报复的时候,爷爷就

    如果真要离开,爷爷永远是他第一个放不下的人,可是他不离开,他最爱也是最该守护的女人又是那么煎熬。

    “爷爷,您放心,我不会让海乾因为我易主的”,他走之前,一定会帮他爷爷扫清那些障碍的,顾澈望着拄着拐杖老人家沧桑的背影,他缓缓走过去,跟他肩并肩,“爷爷,对不起,让您失望了,当不成你完美的孙子。”

    隐忍着怒火的顾思楷,沉默许久,指着楼下那颗万年青说,“这棵树是在你出生的那一年种下的,一眨眼也三十年了。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对这颗树说过的话吗?”

    气氛有些深沉,顾澈望着那棵树,回忆也席卷而来了,小时候他妈妈上班的时候有时候就会带着他过来海乾,当年小小的他曾经壮志豪情地指着这棵树说,“我顾澈总有一天会长得比你高,我会带着整个海乾集团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企业。”

    “记得”,他从小都是被顾思楷当做接班人培养的,如果不是因为他妈妈的事情,或许他就会顺理成章地进来海乾工作吧。

    可那件意外发生后,他很顾海峰恨到骨子里了,他不愿意承认他是顾海峰的儿子,也就不愿意子承父业进来海乾了。

    “真的不打算帮帮爷爷吗?我老了,也没几天活头了。”这是顾思楷少有露出认命服输的一面,“手下也在不知不觉中被陆松仁收买了,离家出走多年的小儿子一出现就搅黄了大孙子的结婚,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我所能控制住的了。”

    那刚强的老人,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的,可是他依旧站得如松树一样笔挺,像是不愿意服输一般。

    既然做不到,顾澈不愿意撒谎,他扶着顾思楷回到了座位上,“爷爷,很抱歉,让您失望了。”更抱歉的是,半年后,他要离开s市了。

    仿佛刚才落寂的老人不是他顾思楷一般,他点了点头,又笑着说,“今天让我欣慰的是,海峰比我想象中要能干。阿澈,你不会怪爷爷利用你,逼你爸爸露出锋芒吧。”

    父亲保护儿子,这是人之常情,同时也能激发出人的无限潜力,顾澈自从乔依然怀孕之后,他越发能懂了,“不会,事情都是因为而发生的。”

    “孩子,都是爷爷对不起你,早知道你二叔这么不争气,我当年就不该帮他,还连累了”你的妈妈,害你这么多年活得那么痛苦,顾思楷默默摘下了老花镜。

    以为自己爷爷是心疼他和乔依然,他宽着他爷爷的心说,“爷爷,依然不会离开我的,您放心,她悔婚也是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事实,您放心,重孙子和孙媳妇都不会跑的。”

    “是真的吗?你外婆急的不得了,生怕你又像当年你妈妈离开时候那样意志消沉啊”,这个宁老太太,可是个狠角色,自打顾澈被悔婚后,就断然不跟他见面,也迟迟不愿意签合同了。

    如果,乔依然和孩子都离开了他,他觉得这次一定会比他妈妈离开的时候更加严重,因为他没完成他妈妈的嘱咐一辈子好好照顾依然。

    好像是天上的妈妈在保护他一样,乔依然不愿意离开他,甚至主动要跟他一起离开。

    “爷爷,外婆那边我会好好解释的”,顾澈也知道他爷爷在但心什么,“我外公遗产的最大执行权还是在我这里,我相信外婆看在我的份上,她也不会故意为难您的。”

    这两家的联姻,一旦瓦解对哪家都没有好处。

    “那就好,那就好”,顾思楷欣慰得不得了,这个孙子很懂事,很识大体,想不到宁老的遗产执行权竟然是留给外孙也不给那几个儿子,“有什么事需要爷爷帮忙的,尽管开口,陆松仁这是卯足劲了想整垮顾家。”

    “爷爷难道对我没信心吗?”顾澈信心十足的样子让顾思楷放心了不少,他顾家的子孙那又那么弱不禁风的,“依然那边,爷爷过段时间再去看她。”

    顾澈有些纳闷了,按照他爷爷那么维护顾家的名声,这次乔依然悔婚,让顾家在全世界面前丢人彻底丢大发了,他爷爷竟然没有要赶乔依然走,也没说让他离婚,这很是奇怪,也不符合他爷爷的作风,原因也不太可能是乔依然怀孕了。

    想当年,他爷爷就是为了顾家的名声,就算施艳有了顾谦这个亲孙子当筹码,他都不允许顾海峰跟她领结婚证,就是怕被人戳脊梁骨骂让逼死大儿媳的小三进门。

    所以,这次顾澈才觉得更加奇怪了,当他从顾思楷办公室出来后,也没看,就随意踏进了电梯。

    电梯里进进出出的普通员工很多,他也听到了一些话,“顾总裁总是给人一副懦弱怕惹事的样子,听说今天在董事会剑指李总裁那帮人。”

    “扮猪吃老虎呗,毕竟是董事长的儿子,能熊到哪里去,人家顾总裁还有个财富新贵的儿子呢,所以这叫做真人不露相,一露吓死人。”

    “还好我们只是小员工,平时不用站队啥的,可是可怜那些以前总不配合顾总裁的高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