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泛滥的父爱-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6章 泛滥的父爱

    “下来喝杯咖啡吧,”顾澈说完就把咖啡店的地址发给了顾海峰。

    这间咖啡店的前身是一家小吃店,在顾澈小时候的时候经常会和他爸妈一起光临。

    一眨眼也二十多年了,虽然自从他妈妈离世后,他就再也没踏进过这间店,可他总是有意无意地会开车经过这里,看看这家店还在不在。

    他也曾经幻想过,等他和乔依然的孩子会走路了,就带着他自己的孩子和老婆再次踏进这间店。

    他万万没想到再次进来会是和顾海峰一起。

    不到五分钟,顾海峰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一向把头发整理地一丝不苟的中年男人,还来不及把被大风吹乱的头发整理好,就慌张又喜悦地在咖啡厅里寻着大儿子的身影。

    “顾先生,您是约了左边窗户的那位先生吗?”顾海峰是这里的常客,侍者对他很是熟悉。

    顺着侍者所指的方向望去,顾海峰开心地合不拢嘴,连连点头答应着,“是的,是的,就是那里,你帮我弄份薯条来。”

    兴奋的顾海峰塞了好几张红票子给侍者了。

    座位上的顾澈,朝他伸了伸手示意他在那边。

    仿佛回到了顾澈小时候一样,站在原地的顾海峰仿佛看到了顾澈小时候雀跃地在那个座位上蹦跶着,“爸爸,爸爸,快来,我在这里。”

    看着他还没走过去,顾澈以为他是没看见,就索性站起身,朝他干咳了两声,这些才回过神来的顾海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朝他走了过去。

    他才落座,顾澈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无论什么时候股票有困难,打这个电话,自报家门,他就会帮你。”

    他被逃婚就波及到了海乾的股价,到时候带着乔依然和孩子一起人间蒸发了,想必又会有一场更大的波动。

    对于顾家,他始终是要护他们周全的。

    “阿澈,别担心,爸爸这点事还是搞得定的”,顾海峰很是开心,在他有生之年还真没想过大儿子还会关心他,他突然笑脸就拉下来了,“你肋骨都没好,赶紧回医院去,这么年纪轻轻的不能落下了病根。”

    有些承受不了顾海峰那浓浓的父爱,顾澈端着咖啡杯望着窗外的车辆,“我跟人合资的公司,靠得住,说不定以后会用得上。”

    “好勒,我收下”,顾海峰像个痴汉一样打量着他的大儿子,他很想伸手过去摸摸他眼角的伤痕,又怕他会反感,就探着头,屁股微微离开了座椅仔细观察着。

    这时,侍者端着还冒着热气的炸薯条和奶茶走了过来。

    “阿澈啊,小时候最爱吃炸薯条了,不知道你现在还爱不爱吃”,顾海峰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全被顾澈在玻璃窗上看见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顾澈发现他对顾海峰没有那么反感和仇恨了,他甚至在离开s市之前还鬼使神差地约他出来,为他以后排忧解难。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吧,很奇怪。

    狠狠蹙了蹙眉头,顾澈鄙视地瞟了一眼那炸薯条,“我都是三十了。”记忆里最后一次吃炸薯条还是顾海峰给买的。

    “哦,哦,都怪爸爸老糊涂了,看着你还是喜欢坐小时候的位置,我就忍不住给你买薯条了,我让人撤下去”,顾海峰难得见顾澈不喜欢也不发火,他立刻喊来了侍者,“给我丢掉。”

    “打包,我待会带走”,顾澈感受到了顾海峰那探究的眼神,他不耐烦地解释着,“依然总吵着要吃薯条,我带回去给她尝尝。”

    “那就打包”,顾海峰这24孝老爸,又拿出了几张红票子给侍者当小费了。

    把那侍者高兴坏了,恨不得抱着顾海峰叫“爸爸”,要知道今天顾海峰给的小费已经是他半个月的工资了。

    回过神来的顾海峰,不确定地问,“打包回去给依然吃?她不是跑了吗?”该不会阿澈这小子因为老婆跑了,产生幻觉了吧。

    受不了顾海峰那可怜他担心他的样子,顾澈极其不自然地说,“还是我老婆,跑不了。”

    语气还是很不友好,但至少是心平气和地解释着,让顾海峰热泪盈眶的是,顾澈居然跟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今天,谢谢你,我惹出来的事,我会自己解决。”

    此刻,顾海峰的心差点停止了跳动,这还是那个有儿子就没有爸爸的顾澈吗?这还是那个把他逼得穿道士装才能参加自己母亲迁墓仪式的顾澈吗?

    心情澎湃的顾海峰,强装着镇静说,“阿澈,你放心,该是咱们顾家的我是一点亏都不会吃的,你放心,爸爸给你把路铺平,欢迎你想回来海乾的时候就回来。”

    这一定是天上的老母亲和顾澈的妈妈相会了,他们觉得顾澈心里苦,就保佑这孩子总算想通了。

    “我不会回去的”,顾澈接过侍者打包好的薯条就走了。

    他感受得到顾海峰那恋恋不舍目送他走的眼神。

    当下,他就觉得,打死都不要生儿子,太不让人省心了。

    看看乔依然那丫头,亲爹养父一个个都是放在心尖上的。

    这不,才回到车里,他就拿起电话给乔依然打了过去,“老婆,我们的宝宝万一是儿子该怎么办?”

    正跟自己爸爸从悲伤话题才赚到开心话题的乔依然挤兑着他,“你还把宝宝回炉重造吗?儿子就儿子呗,你们爷俩一起保护我多好。我不跟你讲这些没营养的话啦,我要陪我爸爸做饭去啦。”

    “那也给宝宝的爸爸做一份吧”,听到她轻快的声音,顾澈忍不住像个小孩子一样撒着娇。

    “幼稚”,嗤笑着挂掉了顾澈的电话,乔依然就看到乔志远正拿着锅铲,意外地看着她,“依然,那边是阿澈吗?你们这是?”

    “我和宝宝都舍不得他,我们顺其自然就好了”,乔依然无法跟爸爸开口,她打算等孩子生下后就永远离开s市了。

    她真的受不了那些煎熬了,就只能任性地跑掉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