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这都是命-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7章 这都是命

    乔志远也算是见证了这小两口的感情了,他感叹万千地说,“阿澈真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除去他那些外在的条件,他对你的好,经常让我自愧不如的,可是松仁哥就是很讨厌他,现在看来就是讨厌他是顾家的人吧。”

    “都怨我,这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欠了那么多钱,你和阿澈就不会遇见,更加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受了。”

    其实,这几天,乔志远越想越觉得奇怪,他也还专门找过顾旬打听了很多事情。

    “行了,爸爸,别再抱怨自责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依然很感谢爸爸给了我和阿澈相识的机会呢”,或许是决定好了要跟顾澈一起走,她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要不然也就不会有肚子里这个可爱的宝宝啦。爸,虽然现在过得有点艰难,可我内心里是真的觉得幸福。”

    不得其解的乔志远望着傻笑着的乔依然,只见她拿了切菜板上一块干子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爸爸,你听我分析哈,你看我逃婚了,顾澈连命都不要去找我,逃婚这件事给他惹了超级多麻烦,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放弃我和孩子。”

    “对,爸爸在家里担心死你了,当时又没有脸给你打电话,更不好意思去医院看阿澈”,乔志远还是很不懂女儿要表达什么。

    “您看,以顾澈那外貌和家世,他只要愿意再娶,绝对一大把水灵灵的黄花大闺女愿意嫁,可他就是死缠着我,那这就足以说明他非您女儿我不可,这应该就是真爱吧”,乔依然陶醉不已地摸了摸肚子,“宝宝,你说你爸爸是不是很爱我们啊。”

    仔细想想也是,乔志远点了点头,总算是打从心底笑了起来,“说的也是。”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他爷爷和松仁哥之间的矛盾,我听顾旬说,当时顾老爷子就是为了赎罪,才想方设法逼顾澈娶得你。顾老爷子并非没有补救的打算,依然,要不咱们再加把劲劝劝松仁哥,让他们双方讲和就最好了,要不然就苦了你们小两口了。”

    这个消息并没有让乔依然高兴,她嘟囔着,“难怪老爷子一开始就那么莫名其妙喜欢我。”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悦,可仔细想想要不是有嫁给顾澈的机会,给那么多时间他们相处,要不然顾澈也不会爱上她。

    除了对顾老爷子的恨少了一点之外,她心里还是有点不高兴,为什么顾澈是因为中计了才娶她。

    “哎,早先连面都没见过的人,他又怎么可能会爱上呢?”乔依然只好在心里这样安慰着她自己。

    她暂时性的想通了,可当她看见顾澈的时候,态度就不由得差了起来,混蛋,竟然那么不愿意娶她,还得他爷爷设个计给他才娶的。

    原以为合家欢的晚餐,也没有顾澈想象中那么其乐融融,乔依然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就算他交出了薯条,可这小女人就是不愿意跟他多说一句话,压根就没有电话里那么调皮和亲昵了。

    晚饭后,他俩在回医院的路上,顾澈小心翼翼放慢了车速问着,“老婆,你是不是见到你爸爸后,又舍不得跟我私奔了?”

    那个谨慎的样子,比他当年拿全副身家炒期货的时候都要慎重一万倍,可那小女人就是抱着手臂,望着窗外,一副“我就是不想跟你说话的样子”。

    “乔依然,我可告诉你了啊,你做人要有诚信,既然说出来的话,你就算跪着也要给我完成了,”顾澈见情势不对,赶紧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着急地扳过乔依然的身子,

    “你要敢半途逃跑,信不信我”

    “怎么?你要打我吗?”一想到他是被逼娶的她,心里就各种不开心,真的很想跟顾澈打一架来发泄,“别以为我打不过你。”

    “老婆,你做人要厚道,不许耍赖”,明明是像撒娇装装可怜的,无奈平时霸道惯了,这话说出来还是一种命令人的语气。

    为防止她的心远离他,顾澈干脆把人塞进了怀里,“说好了要一起走,就不许反悔。”

    这着急的劲头啊,还是很能满足女人的虚荣心呢,乔依然挣扎着抬起头,对上了顾澈那慌乱又不确定的眼神,“现在这么知道紧张我,为什么当初还要爷爷逼你娶我?”

    他很想告诉她,傻丫头,那是他爷爷的自作主张,自从她出生后,他就决定了要娶她。

    她也知道这个问题顾澈不好回答,毕竟谁也不能在以前预测到现在他们相爱的事实了啊。

    “你是不是很生气,我是因为爷爷的愧疚娶你的,可是老婆我是真的爱你”,顾澈发现他现在简直就是豆腐心了,随便一碰就会碎,尤其是这个叫乔依然的女人,只要吹一吹就会碎。

    “知道了,知道了,我的确是很气你是因为责任而娶我的,但我也不是傻子,我还是能感受到你最后还是败在我的美色下而爱上我了”,乔依然摸着顾澈那紧张兮兮的脸颊,“你二叔告诉我爸爸的,其实你爷爷一直都想补偿我亲爹,但是你爷爷也有他的坚持,他不愿意公开道歉,陆松仁也不愿意接受他的道歉。他们究竟是想要怎么样才开心。”

    “老公啊,你说我们能不能化解他们,最后不用离乡背井流落他乡啊。”

    如果这样可以,顾澈也愿意,可事实是陆松仁只想慢慢折磨顾家的人,看他们全家生不如死,他才会满意。

    “如果能那样就最好了,但是万一化解不了,你必须跟我走,”像是怕乔依然不同意似得,顾澈又可怜兮兮说着,“我都开始为以后我们消失做准备了,我们突然消失,顾家到时候肯定会出现的危机,我都布置好了。”

    “是不是也太快了啊”,乔依然万万没想到顾澈的效率这么高,她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伤感,紧紧搂着他的腰,“就让我们做一对苦命鸳鸯好了。”

    “老婆,对不起,我要是没有那么复杂的背景,你就不用这么为难了。”

    “这都是命,没有长辈那些纠缠,以你顾家大少走路鼻子朝天的走法,能看到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