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忽冷忽热-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8章 忽冷忽热

    鼻子朝天走?

    冲天鼻?

    那不就是猪吗?

    “好你个乔依然,现在胆子越来越肥了,连你老公也敢骂了”,顾澈报复性地挠着乔依然痒,惹得怕痒的女人嗤笑不停又不停求饶,“老公,我认错,人家认错吗,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这么以前就没有发现这个顾澈这么接地气,还会挠人痒痒玩。

    “老公,求放过”,乔依然可是深知求他的标准,主动递上了粉唇,吻着他薄唇。

    当他品尝到她那沁甜的味道,就舍不得放开那粉唇了,立刻攻城略地,化被动为主动。

    “唔”乔依然呼吸困难地瞪圆了双眼,死劲推着顾澈,可压根就没什么用。

    虽然不排斥跟他接吻,可是这车子停在人行道边,不时有过路的人总走来走去的,尤其是他们车里还开着灯,很难不让路过的人忽视。

    脸皮薄的女人各种不配合,咬他或是把头挪走,“全让人看见了,羞死人了。”

    “哒啪”一声,顾澈把车里的灯给关上了,他们所停的地方没有路灯,于是他固定着乔依然的后脑勺,魅惑地问着她,“今晚继续跟我睡,不然我就在这里要了你。”

    透着不远处路过的车灯,乔依然能看到顾澈那猩红恨不得吃了她的眸光,她知道这时候发情的男人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就娇羞地应着,“好。”

    她这才四个月的肚子,还能偶尔喂喂他,这要以后快生了,他是不是得憋死。

    “真是要命,小妖精,我发现你怀孕后,越来越女人了,越来越会勾引我了”,顾澈并没有松开她,而是继续朝着吻着她脖颈,“老婆,你是我的。”

    “是你的,全部都是你的”,乔依然有些怒了,都答应晚上跟他睡了,怎么还动手动脚的,“你能松开我吗?我觉得好热。”

    “吹吹就不热了”,顾澈像个耍赖的孩子一样,“老婆,我再亲你一下,我们就回医院。”

    忍着呼之欲出的怒火,乔依然颇为配合地跟他亲了一下,可谁知道他耍赖,直接把副驾驶座的女人抱在他身上继续亲吻着。

    或许是因为短暂的分离过,又或许是他们的前途有过缥缈,两人毫不顾忌地在车里缠绵地吻了好久。

    一直到体力不济的女人软绵绵地趴在他身上了,两人才结束。

    到了医院,乔依然都已经睡着了,顾澈心疼地不想打扰她睡觉,就歪着头看着披着他外套的女人像个乖巧的小猫一样睡着着。

    “讨厌,再亲,我就不跟你好了”,听着她撒娇的呓语着,顾澈不由得把脸凑过去,听到她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又甜甜说着,“老公,你轻点,痛,嗯。我又不是你仇人,你就不懂什么叫轻一点吗?”

    对于一个正常有需求的男人来说,自己老婆在睡梦里做着那种少儿不宜的梦,很容易使得他会多想。

    尤其是夜色下,他娇俏的小妻子做着带有色彩的梦,那红扑扑的脸蛋像极了刚刚成熟的水蜜桃,鲜嫩又多汁欢迎人去采摘,顾澈咽了咽口水,那滚烫的手指描着她红唇的轮廓,低沉地说着,“宝贝,老公轻点爱你,好吗?”

    “好,”睡梦中的乔依然只觉得鼻子痒痒,像是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爬一样,脖子像是被蜜蜂蛰过一样疼。

    当她懒懒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大脑袋正趴在她脖子上耕耘着。

    “你滚开,混蛋,你竟然趁着我睡着了,想对我不轨”,乔依然只感觉到贴身衣服里突然还多出了一只手,难怪她会做那种梦的,原来是有人在吃她豆腐。

    毫无防备的顾澈被乔依然大力地摔到了座椅上,还磕到了头,“老婆,头疼。”

    “活该,疼死你算了,赶紧给我开门,你太过分了,竟然对一个睡着了的孕妇胡作非为,我这肚子里怀的不是你的孩子吗?你怎么可以那么不知廉耻啊”,乔依然只觉得头都要炸了。

    被她的大喊大叫唤回了清醒,顾澈舔了舔嘴唇,意味深长地望着她,又把她梦中说的那些话模仿着她甜甜的声音讲了出来,“老婆,你说,你都那么邀请我了,我再不做点什么,还算什么男人。”

    “怎么是这样”,乔依然不得不相信,因为他说的,真的跟她刚才梦里遇见的状况一样,她怎么就在梦里都那么饥渴,“都是你胡说,我才不会那样呢。”

    人啦,该赖皮的时候一定要赖皮。

    羞得脸恨不得迈到脚下的乔依然说什么也不肯跟他回病房去了,“我要远离你,你会带坏我的。”

    “你不会舍得为夫一个人孤枕难眠的,赶紧上楼去看他,早去早回,为夫给你把被窝暖好了,记得回来”,顾澈把小脸红彤彤的女人塞进电梯,又朝她暧一昧地眨着眼睛。

    握着拳的乔依然对着渐渐关上的电梯门,愤恨地说着,“我是不会去找你的。”

    “女人就是爱口是心非”,顾澈心情极好地给蔡媛媛打着电话,“给你嫂子送点衣服过来。”

    “禽兽,流氓,简直就是原始动物”,从电梯关一直到电梯开,乔依然都在絮叨骂着。

    当电梯打开的时候,门外的白海正一脸冷漠地看着她。

    像是怕他听到误会她骂他一样,乔依然立刻捂住了嘴,感激你解释着,“我不是骂你,我骂别人。”

    而白海一个字没理她,甚至都没看她。

    乔依然觉得好奇怪,昨天他还那么护着她去见顾澈,怎么突然对她好冷淡了,“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吗?”

    回答她的,只是电梯门被关上的声音。

    “真是莫名其妙的很”,乔依然站在原地,忍不住捶了捶电梯门,“哼,坏人,我想起来了,你今天还跟陆松仁商量着怎么打击顾澈呢,我都没生你气,你凭什么气我。”

    想起来,她就觉得很不爽了,当下就给白海发了信息,“你有什么资格生我的气,姐姐我大人有大量都没跟你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