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心疼充满仇恨的男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649章 心疼充满仇恨的男人

    看着自己宝贝女儿来看他,陆松仁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只是她看起来不怎么高兴。

    因此,陆松仁那笑出了褶子的脸,马上又阴云密布了,“顾澈那臭小子有什么好的,瞧瞧,他又欺负你了,你还总是去看他,给他送饭,你是不是骨头轻。”

    这个女儿,他真是无计可施了,关起来不让她出去,又怕憋坏她,影响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让她自由活动,这死丫头又尽找苦吃。

    “我还是不是你亲生女儿了?有你这样骂自己女儿的吗?什么骨头轻,你是要骂我犯贱吗?我跟他好的很,他没有欺负我,都是你的好手下白海,真是气死我了,我都没生他气?”乔依然哗然了,这陆松仁怎么知道她给顾澈送饭了。

    一定是白海出卖了她。

    顿时,她就来了精神,“那个白海不是个好东西,竟然这么爱通风报信。讨厌死了。”

    老谋深算的陆松仁眯了眯眼,笑了笑,“那孩子啊,我看挺好,比顾澈好。”

    “好什么好啊,专门在背后跟你狼狈为奸害人”,乔依然气呼呼地按开了电视机,又拿起了苹果削了起来,“你今天去做运动了吗?腿还疼吗?”

    这世界上还有她这么苦逼的女人吗?

    都不能好好恨一恨这个害他老公的男人,谁让陆松仁是她亲生父亲,今天乔志远还嘱咐着她一定要好好陪陪陆松仁,尝试用爱感化他,让他放下报仇。

    “本来就没有什么事,依然,我差不多都可以出院了,”陆松仁越看自己闺女就越是喜欢,爱憎分明跟他年轻时候一个样子,对事不对人。

    出院岂不是意味着她就没有机会溜去看顾澈啦,乔依然手一抖,那成圈的苹果皮就断了,“都是你,一直盯着我看,害的我削断了皮。放心这是给你吃的,急什么嘛?”

    为了不让一直盯着她的陆松仁看出异样,看出她的真实想法,继续削着苹果皮,又把苹果切成了块,插上了牙签递给了他。

    乔依然甜甜说着,“这是来自你亲生女儿削的爱心苹果,肯定超级甜,赶紧吃。”

    一向不苟言笑的陆松仁,笑着点点头,这个女儿真的就像乔志远说的,很乖很懂事,他拿起一块苹果,看着,淡淡说着,“虽然乔志远没给你很好的生活条件,但我还是很感激他把你教的这么好。”

    “那当然啦,也不看看我是”乔依然想说的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女儿”,又怕陆松仁多想,就改口说着,“也不看看我是幼儿园的乔老师,我要是不好,幼儿园的小孩子们能听我的话吗?”

    其实这个亲生父亲,对她,不差,既然是知道她去偷偷找顾澈了,竟然没有找人把她逮回来,乔依然递了一张纸巾给他,“我发现我都不怎么了解你。”按照她对陆松仁的理解,要是知道她去找顾澈,应该威胁警告她一番才对啊。

    “以后多得是时间”,心情大好的陆松仁,大口吃着自己女儿切的苹果。

    这时候电视新闻上播放着,“受顾家大少爷顾澈被逃婚的丑闻,海乾集团和dl集团的股价一直下跌,股票专家预期这两只股票在未来还会继续下跌,并不建议股民继续买入。据传闻,最近有大户对这两家公司的股票是有多少买多少回来,不排除有人想恶意收购这两间公司。”

    陆松仁看着乔依然死死盯着电视机,放下了手中的苹果,一点也不含糊说着,“那是我。”

    她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头,并没有他预期的那样大喊大闹,只是叹了口气,心疼地问他,“这么多年,你是不是过得很艰辛?你是不是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好好享受生活?”

    海乾集团和dl集团都是大规模的跨国集团,想要撼动着两家公司,那得积蓄足够多的实力才行。

    陆松仁可以算是从零开始的,他能走到今天,那其中的辛苦,乔依然想象不出来。

    “就这么过来了,能有多艰辛”,但是陆松仁的心里很是触动,他的女儿居然开始关心他了,不再一味只会指责他凶残了,“如果知道我还有个女儿,我不会拖了这么多年才回来。”

    她相信他说的这句话,“今天我听说了一件事,也就是顾澈的爷爷,他是一直都对你很有愧疚,他耍计谋逼顾澈娶我,就是源自想补偿你,他以为你不在了,就只好来补偿我了。如果他们愿意好好补偿你,你会不会”

    “傻丫头,你以为他们娶了你是想弥补吗?他们只是为了让他们自己良心不受谴责罢了,”陆松仁折断了牙签,把苹果推到了一边,脸色阴沉,“但凡有点良心,他们就不会逼着我去给顾旬顶罪。”

    怎么会这样,怎么一点用都没有,他好像更生气了,乔依然不高兴地瘪了瘪嘴,“你这是怎么了,是不要你这唯一的女儿了吗?连我削的苹果都不吃了。”

    哎,慢慢来吧,乔依然心里还是很希望他们之间的仇恨能化解,只有那样,她和顾澈这对苦命鸳鸯才不会被逼离开s市。

    接过乔依然递过去的苹果,陆松仁还是生气地不看她,但乔依然很是开心,看样子,她这个亲生女儿在他心里还是很有分量的嘛。

    “明天我去给你买点毛衣毛裤什么的吧,你以前在泰国估计都没过过这么冷的冬天了”,乔依然看着陆松仁的衣柜里没有几件衣服,“你还是好好住院养好身体吧,顾家那帮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垮的。”

    从陆松仁的病房出来后,乔依然并没有去找顾澈,并不是陆松仁不允许她去,而是她很想尽可能让陆松仁那可装满仇恨的心里多装点温暖的亲情进去,说不定他就不那么恨顾家了。

    “阿黄,你带我在街上逛逛,看看哪个商场没有关门”,乔依然按掉了顾澈催促的电话,直接关机了。

    矛盾的她,摸着她的肚子,心里絮叨着,宝宝,你说你的亲外公和你们顾家会不会一直斗到你成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