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不肯放弃的人们-私人婚-
私人婚

第650章 不肯放弃的人们

    半夜,阿黄拎着大包小包和乔依然一起下车的时候,站在别墅门口那抹火光瞬间就丢在了地上,朝他们走了过去,还用着训人的口气,“阿黄,从医院到家里怎么也不需要三个小时吧。”

    “海,海哥,我带小姐去买”凶神恶煞的阿黄竟然这么怕白海,看样子白海是深得陆松仁的喜欢啊。

    “阿黄,帮我把东西拎上楼,不用理他”,乔依然挤着白海进了别墅,在路过白海的时候,她揶揄着,“你自己没家吗?干嘛总赖在我家。”

    说完,乔依然还用她手上的袋子狠狠甩了白海好几下,算是报复他背后阴顾澈的仇了。

    可抛出去的袋子却收不回来了,像是被一股蛮力扯住了一样,几番较量,那袋子直接被扯走了。

    白海瞟了她一眼,语气也不怎么好,“怀孕就不要提重物了,阿黄,你是不怕老大撕了你吗?”若不是顾澈问他乔依然在不在家,他今晚也不会过来。

    不过她这种幼稚的样子像极了婉仪,尤其是对他翻白眼的样子。

    “哎呦我的大小姐啊,我早说了,放车里,我给您一件件拿上去不就行了”,脖子上挂着袋子,双手拿着袋子的阿黄愁眉苦脸回头看着乔依然,“小姐,您赶紧上去睡觉吧。”

    “阿黄,我帮你,我又不是残废了”,乔依然只觉得这个白海莫名其妙的,她又从阿黄脖子上拿下了几个袋子,就跑到前面去带路了。

    待乔依然一切安顿好之后,躺进厚厚的棉被里,总觉得少了什么,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是关机了,她一开机,就涌现了无数的未接来电,还有信息,还不到她点进去看信息,手机就响了。

    手机里一个兴奋又熟悉的声音,“顾总,太太开机了,开机了。”

    “你滚回去”,顾澈把签好字的文件塞给了唐浩宇,这才对着电话低吼着,“乔依然,你是胆子越来越肥了,尽然敢不接我电话,还敢说话不守信用。”

    “嘿嘿”,乔依然不说话,就是听着他训话,“老公,你声音好好听哦。”

    “没人跟你嬉皮笑脸,今天就放过你,你早点睡,明天我再收拾你”,顾澈发现他压根就对她狠不起来了,真是退化了,“怎么还不挂电话。”

    “就想跟你好好再聊聊嘛,我亲爱的老公”

    “真把我放心上,干嘛挂我电话,明天我要吃海鲜粥”,说完,为了保持他的霸道,他又命令着,“你给我赶紧睡觉。”

    “可是你的宝宝说,想听爸爸唱催眠曲”,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幼稚了,乔依然捂着嘴偷笑着,趁着宝宝在她肚子里,赶紧好好捉弄捉弄他。

    楼下,白海望着乔依然黑乎乎的窗子,他给顾澈一直打着电话,一直都占线,又给乔依然打电话,同样还是占线。

    他们好像很爱对方,白海狠狠吸了一口烟,又看了看漫天繁星,“婉仪,你在天上过得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脑海里出现了婉仪的模样之后,就变成了乔依然今天在医院电梯里纳闷问他的样子了。

    ——

    郊外的一辆黑色商务车里,陆松仁递给身边高雅澜一张支票,“上次的事没成功,钱我还是会照给。我倒是没想到你在顾澈心里就那么没分量,你都赔上了职业生涯,他都可以做到对你不闻不问的。”

    如果现在是白天,高雅澜脸上那惨白如鬼的惨样就会显露无疑了,但是现在是晚上,车里并没有开灯,她的狼狈没人看得见。

    由方睿霖在中间斡旋之后,她总算不需要付上法律责任,但她的职业生涯算是走到了尽头,这笔钱,她很想有骨气地不拿,可是她以后还是要生活,还是要找机会逆袭顾澈额,她还是接下了那支票。

    但她的高傲容不得别人这么羞辱她,“陆先生花尽心机,不也是没达成心愿吗?”

    “呼啦”一声,高雅澜拿了钱,就准备下车了。

    她身后的陆松仁冷冷地开口了,“换做是我,就不会这么容易投降,更何况现在的机会这么好,依然悔婚了。”

    这个陆松仁绝对不是个好人,她可是亲眼所见,顾澈差点被他的人撞死了,可她又很心动,“我先考虑考虑。”

    当高雅澜一个人从的士车下来后,朝着家里方向走着的时候,看到了一脸急切的方睿霖不停拨打着电话又一直盯着她家的方向。

    “睿霖,我想通了”,高雅澜很感激方睿霖对她所做的一切,有些事情她还是说清楚的好,“你总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报你。你去我家坐坐,喝杯咖啡吧。”

    最近,这段时间,方睿霖一直都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他俩的关系比以前亲昵了不少,甚至有时候高雅澜还会对方睿霖留露出小女孩的娇羞,还跟他交底了她决定要放弃顾澈了。

    但是晚上,她不会邀请方睿霖上楼。

    今天突然邀请他上楼,这不仅让方睿霖心里乐开了花,在电梯里他尝试着握着她的手,她没有拒绝。

    方睿霖以为顾澈结不成婚,高雅澜又会倒戈,却在他意料之外,高雅澜没有,他心里忍不住觉得她是不是真的又把他说的话听进去了。

    “雅澜,我不会逼你的,我可以等你彻底想通放下阿澈,我愿意等,多久都没有关系。”能给他机会就是很不错了,他不会再奢望希望她马上跟他在一起。

    望着方睿霖那略带羞涩的样子,高雅澜咬了咬唇,没说话。

    一杯咖啡过后,她才说,“我还是放不下阿澈,我想再争取争取。”

    “雅澜?你”方睿霖只觉得他的心像是坐了云霄飞车一样,突然就让他好难受,他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高雅澜抱歉地跟他倒着谢和说着“对不起”,方睿霖直接把她扑在了沙发上,压着她的脖子,就要吻她,“我喜欢了你十几年,他呢,你为什么就看不见?”

    “对不起,睿霖,如果你要回报,我不会抗拒的,”也只有这样才能还清他所为她做的一切了,高雅澜颤抖着手脱着她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