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竟敢偷我老公东西-私人婚-
私人婚

第651章 竟敢偷我老公东西

    高雅澜觉得方睿霖绝对不会把她怎么样的,虽然她心里有些怕。

    “你是不是吃死了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所以就从来都不在乎我的感受,从我们刚认识的那年,你是不是就知道我喜欢你了”,方睿霖只觉得他全身的毛细血管都在膨胀着。

    他不是傻子,那些高雅澜故意装可怜耍心机求他接近顾澈的事情,他没办法再骗他自己了。

    “睿霖,啊”,高雅澜的打底衫直接被方睿霖给扯破了,随后她整个人被他拦腰抱起来扔到了她的床上,她想反抗,可又还是忍住了。

    她高雅澜欠他的,也只能这样子去还了,虽然悲哀,但她不喜欢欠人的,“睿霖,今晚的事,不要告诉阿澈好吗,我求你了。”

    月色透过窗帘照在她的脸颊上,方睿霖故意不去看她那晶莹的泪珠,直接剥着她的衣服,“阿澈,阿澈,你满脑子就只有那么一个男人,让我来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男人叫做方睿霖。”

    她一点也没有反抗,当然也没有配合,方睿霖咬她嘴唇的时候,她一开始是反抗的,但被他霸道地撬开之后,就随他了。

    趴在她身上,亲吻着他喜欢了十几年的女人身体,明明就要得到她的身体了,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甚至身体也有反应,就是不想碰她了。

    当方睿霖冰凉的手触碰到她温惹的腹部皮肤的时候,她本能地就用手推开了他,但随之又意识到什么,就主动地脱着她的裤子。

    “高雅澜,你都不觉得你很可悲吗?顾澈他不会要你的,你重来都只是别人的替身”,方睿霖按住她的手,捏着她的下巴,他轻蔑地说,“顾澈不要的,我更加不会要,我不是个收破烂的。”

    害怕他自己做出出格的事情,方睿霖立刻逃一般地开车跑了。

    他把车子的音响声调大很大了,他急需要酒精来麻醉他的大脑。

    “方睿霖,你就是个混蛋”,他一边开着飞车一边骂着他自己,他心里又很担心高雅澜会不会很伤心。

    既然心肝情愿被她利用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又会突然沉不住气了。

    刚才那么对她,怕是以后她都会原谅他了吧。

    差点就毁了他心底女神的清白,他实在是恨透了他自己。

    在远离高雅澜家的一处酒吧里,他豪爽地点了一大桌子酒,对上前搭讪的女人他是来者不拒,搂着那些女人的时候,他又犯恶心,总觉得她们没有高雅澜身上的味道好闻。

    “帅哥,你好像喝多了,要不要我们姐俩今晚伺候你啊”,浓妆艳抹的两个女人扭着水蛇腰就往方睿霖的左右两边坐了下去。

    “喝,陪我喝”,方睿霖厌恶地跟她俩保持着距离。

    那两女人又像牛皮糖一样沾了上去,其中一个女人直接把手放在了他的胸口,解着他胸前的扣子,“哥哥,这样子你会舒服点,告诉我,为什么要喝这么多啊。失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谁她妹的说我失恋了啊,从来都只有我甩女人,”方睿霖把她的手才丢开,那女人顺势把手往下移,朝他男人最敏感的地方去了,“哥哥,要不要我安慰安慰你,我可是很会伺候男人的哦。”

    “滚开,”方睿霖就算喝了很多酒,可是他的大脑还残存了一丝理智。

    在酒吧带女人走,他不是没有过,只是今晚他明显没有这个兴致。

    这时,坐在另一端的女人,朝刚才没得手的女人使了使眼色,“哥哥,我们来喝酒,我们划拳好不好?谁输了就脱衣服,好不好?”

    迷迷瞪瞪的方睿霖同意了,他已经醉到舌头都打结了。

    从他坐在这里开始,就不断有女人往他身上贴,唯独只有这一个只单纯要求划拳,于是他就跟她化着。

    “五,十,十五”,娇滴滴的女人捂着嘴拍着大腿,很不好意思地说着,“哥哥,你输啦,赶紧脱外套,我们继续。”

    方睿霖潇洒地把西装甩在了地上,方才那个勾引他未遂的女人,就死死盯着他的西装外套,不停跟她女同伴使着眼色继续划拳。

    “小丫头片子,待会别输了不肯脱,哥哥我可是会生气打人的哦”,方睿霖又灌了一口酒,他脚上又把西装外套给踩了踩。

    那紧盯着他西装的女人,假意蹲在地上捡起了他衣服,“哥哥,你这衣服一看就是大牌子,别这样踩啊,我给你捡起来叠好。”

    经常被人伺候惯的人,也就没多想,直接把脚挪到了一边。

    当这个女人把方睿霖外套里里外外摸了个遍之后,也没摸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她就对正在划拳的女人指了指方睿霖的手表。

    秒懂的那个女人又赢了方睿霖之后,看着方睿霖正准备脱衬衣,就很为他着想地说,“哥哥,别脱衬衣啊,你那腹肌一但露出来,这酒吧的女人们还不得疯了,她们都冲向了你,谁还跟我玩划拳啊,手表也算一件衣服啦,你脱手表好了。”

    “哟,这么体贴,哥哥明天带你去买包,爱马仕的喜欢吗?”方睿霖塞给了那女人一杯酒,那女人激动地送上了香吻一个,随之又赶紧化着拳。

    酒吧的灯光昏暗,方睿霖心情也不佳,他压根就没有看清楚对方出的什么,每次都是那女人高呼着,“哥哥,你又输了。”

    “输了就输了呗,哥哥输的起,这次要哥哥脱什么”,方睿霖仰躺在沙发上,今晚酒喝得太杂了,他有些难受。

    “裤袋”,那女人像是蓄谋好了一般,方睿霖的头晕乎乎地,就说着,“给哥哥脱,我先睡会。”

    “好勒。”

    于是两个女人,一个脱着他的裤袋,另一个在他裤子口袋里翻腾着。

    当她俩把他钱包里的钱和他袖口上的钻石袖扣,手表,裤袋装进包想走的时候,却迎面被一个女人给挡住了。

    “两个死女人,偷东西竟然偷到我老公身上了”,赵馨茹早就在吧台那边注意到了方睿霖,她越看越不对劲就走了过来。

    那知道就遇上了,这个醉酒男人被女人洗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