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不要离开我-私人婚-
私人婚

第652章 不要离开我

    “切,我还是他女朋友呢,你别瞎胡说”,好不容易得逞的两个女人,哪里又会这么容易撒手呢。

    可看着一身女王气势的赵馨茹,她俩心底有些犯怵,就互相使着眼色,要怎么见机行事逃跑。

    手上还拿着红酒杯的赵馨茹,弯腰把红酒杯“哐叽”一声拍在了桌上,朝保安打了个响指,“这两个女人偷东西,报警。”

    “别听她胡说,我们是认识的”,手上还抓着方睿霖劳力士手表的女人急忙辩着。

    而另一个女人明显要冷静点,立刻反咬了赵馨茹一口,装着可怜缠上了保安的胳膊,“保安哥哥,这个疯女人非要缠着我男友,还偷了我男友的钱,我们正要去报警呢?”

    呦嘿,还有那么几下子啊。

    赵馨茹笑得花枝乱颤着,她看着她朱红色的指甲,不紧不慢地对保安说,“你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吗?不如把你们酒吧的老板许敬叫过来,他认识。报警之前,还是先通知他好。”

    听到这里保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把那个攀在他手上的女人给推开了,“站好了。赵小姐,你来这里玩了这么久,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认识我们大老板啊。”

    这个大老板只有在每年的年会上和酒吧出了大事才会出现,所以酒吧的员工在非过年的时候,是最怕见到大老板的。

    “这个啊,我打个电话问问许敬不就行了,只是你们大老板听说是个不熬夜的人,这个点,还是你给他打比较好”,赵馨茹快速地在手机上找寻着号码,说着就把手机递给了保安,“喏,我的电话,他不会不接的。”

    “既然是大老板的朋友,一切好说”,保安立刻就对那两个女人的态度变得严厉了起来,“既然你们认识这位先生,说,他叫什么?”

    那两个女人也不是第一天在酒吧偷人钱财的,立刻就回击着,“你问这个所谓的赵小姐呗,我们要是先回答了,就中了她的计谋了。她是骗子,她也就知道我男友的姓名了。“

    “要不要脸,要不要脸,那是我老公,你还口口声声地叫男朋友,”赵馨茹非常霸气地夺过那女人的包,“哎呦,手滑了。”

    顿时,那地上滚着很多男士手包和钱包。

    这时,保安把手电筒照在了地上,“呵,还是惯偷啊。呼叫队长,这里有两个小偷,请报警。”

    当折腾许久之后,赵馨茹在警局应付完警察的盘查之后,这个方睿霖还是醉醺醺的,她用力地拍着他的脸,“方董,你家在哪里?”

    “喝”,方睿霖抓着赵馨茹的手,又把她的手扣在心口,“为什么你就只看得见顾澈,是不是要我把心挖给你看,你才能体会到我的真心。”

    这个方睿霖平时一向不容易攻克,尤其在公事上是不吃美人计的那套,赵馨茹可是没少在他哪里吃过苦头。

    “顾澈啊,我给顾澈打个电话好了”,看样子有他的料可以抓在手里了,“你是不是喜欢依然啊?”怎么乔依然那小丫头怎么都没跟她说过。

    醉醺醺的方睿霖独自一个劲歪歪扭扭地坐在椅子上说着,“雅澜,你知道吗?我们认识的那天是十六年前的秋天,我还很清楚记得,那天是十月八号,你穿着一身蓝色的长裙,你问我教学楼怎么去,我告诉你了,你就像仙女一样对着我笑了笑。”

    “我爱了你十四年,我以为只要我愿意守在你身边,你迟早都会发现我的好,可是你为什么就只会在见不上顾澈的时候,才会想到我。我为了你,取消了航班,可阿澈他就是不愿意你坐他的专机回来,他这辈子心里就只有乔依然一个,你为什么就那么糊涂,非要去争取一个不可能的人。”

    “雅澜,你别怕,我不是那么混蛋的,你别怕”,方睿霖迷瞪地睁着眼,看着身边的女人还在,仍死死地捏着她的手,又依靠在桌子上说,“你等我醒酒了,我就送你回去啊。”

    见有大八卦可以挖,赵馨茹还找民警同志要了一杯温水喂给了方睿霖喝,“你乖乖喝点,我们有话继续慢慢说哈。”

    雅澜,想必就是个传说中的高雅澜吧,乔依然曾经跟她提及过,类似顾澈以前的旧情人之类的。

    半夜的警局,并不繁忙,也就越发显得这两人有些特殊,赵馨茹不太喜欢被人行注目礼,就企图扶着方睿霖走,可一个一米八的大汉并不是她这个一米七的单薄小女人所能搀扶的。

    “警察同志啊,您能不能帮我个忙,帮我把他付扶出去坐车啊”,赵馨茹一边给喝水喝到身上尽是湿漉漉的方睿霖擦了一遍,又带着弱女子的委屈求助着。

    “行,”小民警对这种醉汉的家属表示了同情之后,就背着方睿霖出去了。

    哪知道才走到路边,就来了几辆警车,一个看起来级别很高的警官双手背在身后,严肃问着,“他怎么会来警局的。”

    “被人偷东西了,段局”,小民警所在的警局只是一个小分局,而这个段局长是他们的上级单位,这时候有些手忙脚乱的,也不知道是该放下背后的男人给段局敬礼,还是好好背着身后的人。

    “咦,你也认识睿霖”,赵馨茹可不希望有人把方睿霖带走,她的八卦还没听完呢,“我本来是打算让阿澈带他走的,但是他走不开,我就打算送睿霖回家。”

    段局长带着检阅的冷色扫了一遍赵馨茹的穿作打扮,一看就是经常混夜店的女人,那大烟熏妆还有那短裙,反正就是让他觉得这两人只是晚上才认识的,“这位小姐,你先走吧,我处理完事情就送他回家。毕竟你们才认识,就一起回家像什么话。”

    在段局长的眼里,他是最反感这种那种在酒吧里才认识就一起过夜的男女。

    听出了那些弦外之音,也被段局长那瞧不起的眼神盯得生气了,赵馨茹的逆反心理被刺激了出来,“我跟睿霖认识了很久,我是依然的好朋友,不信你可以问问阿澈和依然。”

    “走,我们继续喝,人呢,过来”,方睿霖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朝赵馨茹伸出了手,“不要离开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