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就让他误会-私人婚-
私人婚

第653章 就让他误会

    翌日,洗完澡的赵馨茹坐在阳台上给乔依然打着电话,“妞,我听说了你前夫的一些事情。”

    “前夫?我哪里来的什么前夫啊?”乔依然打着哈欠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她望着窗外的太阳,揉了揉眼睛说,“难道你说的是顾澈。”

    “嗯。难不成你还有其他男人?”赵馨茹喝了一口红酒,昨晚还真是个不眠夜,现在她是全身酸软不已。

    立刻就裹着被子爬起来的乔依然,生气地拍着床,那床被她敲得发出了连续不断的“砰砰”声,“那是我老公,我老公,什么前夫啊,我跟他这辈子都不会离婚的。”

    自从乔依然逃婚后,她俩并没有深入讨论过,所以在赵馨茹的心里就默认他们分开了,迟早都会离婚,“激动个什么劲,都逃婚了,还想怎么样,不离婚还能怎么滴。难道又改主意啦。”

    “哼,就是舍不得他不行吗,我俩好得很,我们前天在他病房还那啥过。”乔依然为了证明她跟顾澈感情依旧,暂时也只想到这个了,“我老公很爱我的,我也很爱他。”

    一口酒就那么被赵馨茹吐在了她白色的睡衣上了,那鲜艳的红像是绽放着的玫瑰花一样,“赶紧给我老实交代交代,难道是顾澈技术太好,舍不得了。”

    听完乔依然那一系列的心路历程,赵馨茹只觉得难为那丫头了,她又瞟了瞟她房间的门,小声说着,“总之你要小心方睿霖和高雅澜,那女人可是一再利用方睿霖想得到顾澈。”

    听到那房间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就匆忙跟乔依然说着,“总之,你要小心,有什么事告诉姐,姐帮你想办法。”

    挂上电话之后,她就回了房,看着方睿霖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翻着身,她干脆就把窗帘给拉开了。

    当方睿霖被刺眼的阳光照醒的时候,他才睁开眼,只觉得头很疼。

    昨晚那一幕幕撕高雅澜衣服的全浮现了,“怎么会那样?”

    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不是酒店,低头看着他身上的被子是花色的,不是酒店白色的,而被子里的他又是没穿衣服的,地上又是他凌乱的衣服,还有很多成团的纸巾。

    以为又是跟一个陌生女人过了一夜,他闭了闭眼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

    自从高中毕业的那天,他看到高雅澜跟顾澈表白后,他就开始了这种空虚难受寂寞的时候去寻找露水情缘,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

    “窗帘拉上”,方睿霖冷冷吩咐着,每次事后他都觉得他自己异常丑陋,也异常的空虚。

    他捡起地上的裤子穿上,掏出了钱包,扯出了里面所有的红票子丢在了床上,“我先走了。”

    那站在窗口的女人,缓缓回过了身,那白色低v松散的睡衣并没有露出女人的关键部位,却也吸人眼球,方睿霖没多看,就在地上找寻着衬衣,“你把我衬衣扔哪里了,赶紧拿来,我还有重要的事。”

    “那你要怎么报答我叫醒了你”,赵馨茹看着床单上那散落的钞票,觉得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她嘴角勾着迷人的笑容,步步朝方睿霖走了过去,“不如,方董今天就不要再为难我们公司了,多让几个百分点给我,让我多拿点提成。”

    她染着朱红色的指甲轻轻地点在了他那硬硬的胸肌上,“昨晚,你不记得了吗?你可是都答应我了。”

    又是昨晚?

    “怎么是你”,方睿霖很是嫌弃地推开了赵馨茹,又轻笑着,“胃口别太大啊,你这种用身体换甲方的做法,在我这里行不通。”

    切,还嫌弃上了她。

    这让平时被男人捧上天的赵馨茹很不舒服,她细长的桃花眸转了转,“你又不是第一次的小男孩,昨晚那么差劲,我都没嫌弃你。”

    “不过男人嘛,喝点酒,就爱软,我懂”,臭不要脸的拽什么拽,赵馨茹原本打算把她新睡衣——一件白色的衬衣,拿给他让他穿得,现在也省了。

    随之,他又鄙夷地递了一张支票给赵馨茹,“按照赵总监的胃口,那点钱当然是不够的。”

    “哼”,赵馨茹感觉到她被深深的侮辱了,这个男人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瞧不起他,必须给他一点报复才行。

    微笑地接过方睿霖的支票,“呦,够大方,一夜就五十万了。”

    五十万也只帮他擦干净了身子,可怜他再送他一件衬衣呗,“喏,赠品。”

    时间也不多了,方睿霖不耐烦地接过去穿上了,“看样子,你的床一客不少,服务还挺周到的。”

    简直就是一大早要打架了,八卦心害死人,要不是因为他是乔依然老公的朋友,她才懒得管他呢。

    赵馨茹的手指甲都深深陷进了手心,仍风情万种笑着,但她已经朝着花瓶的反向走了过去,“方董,要不要考虑买年票,有优惠。八折哦。”真是不给他点教训,他就越来越过分了。

    一阵电话响声,划破了平静,赵馨茹的上司打电话来提醒今早别迟到了,挂完电话,她看了看时间,就雷厉风行的拿着衣服跑去洗手间换衣服了。

    “出门的时候记得给我把门关好,”赵馨茹一边换着高跟鞋,一边画着唇膏,她那个上司简直了,居然还要她先去跟他再彩排一下。

    站在路边一边画着睫毛一边等着叫好的的士,赵馨茹还一边跟乔依然讲着电话,“死丫头,老娘可是为了你,全忍住了,要不是怕你难做人,我早就抄起花瓶砸破他的头了,什么人啊,活该一辈子当备胎,活该被高雅澜利用。”

    被逗得笑到肚子疼的乔依然捂着肚子,“我的姐姐,我期待你以后的报复,哈哈,我的肚子笑得疼死了。”

    “哼,等着好看吧,给我那么多钱,我是不会让他好过的,那可是他给的报复经费,不说了,车来了”,赵馨茹看着她叫好的车来了,就挂上了电话。

    可她才打开车门,就感觉到那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快她一秒上了车。

    “你等下一辆”,方睿霖又打算在钱包里掏钱的时候,赵馨茹打开他的车门,好整以暇讥笑着,“你还有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