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甩掉他-私人婚-
私人婚

第654章 甩掉他

    才摸了摸自己钱包的方睿霖就想了起来,刚才把钱全部扔赵馨茹的床上了。

    而他的手机这时又没电了,的士司机有些不耐烦地打量着方睿霖,“没钱就下车,我还要载客的,现在这些人啊,真是行骗手段层出不穷,以为穿得好就能骗过我吗?”

    纵情嘲笑之后,赵馨茹上了车,朝司机递了几张红票子,“我多给您钱,拜托您有多快就开多快。至于这位行骗的人,算他运气好,我顺他一程好了。”

    收下票子后的司机,冷了一眼一脸不情愿的方睿霖,“算你小子运气好,这位美女赶时间,要不然我就把你扭去警局了。”

    一排乌鸦飞过了方睿霖的大脑,他很想有骨气的下车不跟赵馨茹同行,可是今天早上的会议尤其重要,是关于海边城商场的招商项目。

    男子汉大丈夫,要能分清楚形势。

    扶着额头的方睿霖扯开了衬衣的扣子,那衣服上有着浓重的女人香水味,他对着后视镜瞟了一眼后座上的赵馨茹,也不知道他身上这件衣服穿过多少男人了。

    方睿霖在男女关系上的原则就是简单,他可以在酒吧跟刚认识的女人共度一夜,但是也仅限于此。

    他自己不是个多干净简单的男人,却有着男人的劣根性喜欢清纯简单的女人,对此他很坦白,对于那些过过一晚就像缠上他的女人,他也都是用钱去打发了,美曰其名好聚好散。

    “看着我这么久了,是不是想好了要给我们公司多放点水了,”赵馨茹对着精致的化妆镜刷着腮红。

    “你不看我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方睿霖轻笑了一下,就双眼注视着前面的路,“你也是聪明人,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我想你也知道。”

    切,当你是香饽饽啊。

    一二三再而三的警告,赵馨茹故意不做声,继续对着镜子补着妆,喃喃自语着,“这个颜色会不会太鲜艳了,换个冷一点的颜色试试。”

    “我说的话,你最好是听进去,玩大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方睿霖这么多年是绝对不会碰身边的女人,就是怕到时候朋友之间闹得尴尬伤了共同的朋友圈。

    尤其这个赵馨茹不仅是乔依然的朋友,而且还是他们dl合作公司的总监,这种构造,整个就很别扭。

    最反感男女之间的事影响到工作的方睿霖,很不爽赵馨茹的充耳不闻。

    在他印象中,这种爱用身体换前途的女人,胃口都是出奇的大,“今年全球的经济效益都不好,这种状况下丢了工作怕是很难找到这么高薪的职位了。”

    “既然你这么想玩大,那我就奉陪到底好了,”赵馨茹把化妆镜收到了包包里,笑的很是妩媚对着方睿霖扬了扬手机,“反正有些人的照片,我一个月卖一张出去,这辈子怕是也不用愁了。”

    说完,赵馨茹高傲地扬了扬下巴,拍了拍司机的座位,“司机先生,这里可以停了。”

    车外,是距离dl公司还有两条马路远的地方。

    方睿霖在赵馨茹还没有下车的时候,就下去了,“看样子,我是小看你了你。”

    而正在开门的女人,美眸一转,立刻吩咐着司机,“赶紧开车,我再加您钱。”

    望着那一溜烟逃跑的的士车,方睿霖第一反应就是追,可他又不是电影里的超人,等到他追到路口转弯的时候,早已看不到那的士车的身影了。

    待方睿霖再次看到那抹穿着白色套装的女人时,是在会议室里,她正低头蹙眉跟她上司讨论着文件上的东西。

    几声厚重的脚步声,还有很不和谐拖开板凳坐下的声音,赵馨茹端起了咖啡杯挡住了她得意的笑容。

    “咦,好难得,方董今天居然迟到了”,看着脸上还有汗渍的方睿霖,赵馨茹平静地跟她上司说着。

    她上司有些不高兴地在桌下踢了踢她,又压着牙小声说,“别仗着你跟顾总认识就目中无人,惹方董不高兴了,这文件说不签就真的不签了,那责任你担得起吗?”

    又是威胁她,这一早上还别的都没做,尽被人威胁了。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这次会议方睿霖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一如往常,甚至让赵馨茹和上司都觉得这份合约怕是签不下来的时候,

    就在赵馨茹以为他真的要当他以为的那些事不放在心里的时候,方睿霖主动提出,“意向合约我可以先签,我今天指出来的这些改好,就可以签正式的合约了。”

    “早这样直接摊开重点说不就好了,每次都是瞟一眼我们的合约,就不高兴地说不满意,然后什么也不说,”赵馨茹在心里数落着方睿霖。

    不得不说他在专业上还是很有见地的,知道怎样去平衡两家公司的利益。

    会开完后,赵馨茹趁着上司和方睿霖寒暄的空档就先溜走了。

    在她坐上的士车后,跟乔依然绘声绘色地聊起了刚才方睿霖的那些事,“依然,你老公要是再住几天院,姐能给你把dl全装进口袋,哈哈,你说方睿霖想象力那么丰富,他是不是学编剧出生的啊。”

    “哈哈,我真想去看看方董的脸会臭成什么样子了,”乔依然正在家里吃着早餐,被逗得胃口好的不得了,又吃了一碗粥。

    “砰砰”几声,赵馨茹猝不及防地撞到了前座的椅背上了,她捂着额头嚷着,“怎么开车的啊,这是要撞死我吗?”

    “抱歉,小姐,突然有一辆车就横到了我们前面,你看看是不是你男朋友追来了,你看他一直瞪着你。”

    “早就分手了,什么男朋友啊”,赵馨茹闭着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是那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吗。

    下下次恋爱一定要找一个成熟的男人,只为了分手大家可以简简单单,不再纠缠。

    赵馨茹嫌弃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正抱着肩依靠在一辆黑色兰博基尼跑车上的方睿霖。

    “那不是我男朋友,不用找了”,递给司机一张一百,赵馨茹笑呵呵跟乔依然讲着电话,“那咱们在你老公的病房见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