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剥离的苦楚-私人婚-
私人婚

第655章 剥离的苦楚

    “别玩花样了,交出来”,方睿霖虎视眈眈地瞪着赵馨茹,仿若大森林里老虎挡住了小白兔的路一样。

    似乎很好玩了,赵馨茹妖娆一笑,把手机塞给了方睿霖,又径直拉开了他,上了他车子的驾驶座,“想要底片就上来。”

    “赵馨茹,你识趣点就早点交出来,别逼我对你动粗”,方睿霖把她手机里的相册和视频集全部都翻了一遍,却毫无所获。

    她故意把油门狠狠踩了下去,又把车窗打开了,才回答着,“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那呼啸的风声“哗哗”直响,方睿霖暴躁地更大的声音吼着,“再不交出来,信不信我弄死你。”

    看着没系安全带的方睿霖,她又故意地把车踩了个急刹车。

    那声刹车声很刺耳,那呼啸而弛的跑车刹停的时候,车轮胎跟马路发生了巨大的摩擦,马路上都划出了一条长长的黑色印记。

    旁的车辆急忙避开着,“这有钱真是烧得慌,这样开车,是一点也不疼车啊,这样多伤发动机,刹车片啊。”

    “方董,你刚才说你想死?”赵馨茹心情十分好地望着那红灯的时间,双手活跃地在方向盘上一下下跳动着,还唱起了,“咱老百姓,今呀真高兴。”

    该死的方睿霖,谁让你嘴巴那么臭,那么骂她,这口气她不出,她就不叫赵馨茹。

    “你以为这样不配合,我就得不到底片吗?”方睿霖着实很头疼,这个赵馨茹完全就是个老油条,不太好对付。

    确切地说,他还从来没再除了床一下以外的地方跟一个女人这样博弈着。

    “怎么办啦,方董三十多岁的男人了,还这么天真,我可是真为你发愁呢”,赵馨茹那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手点了点他的肩膀,“你猜我想干嘛?”

    那细长的手若有若无地在他肩膀上徘徊着,“技术不好,但身材还是不耐嘛。”

    顿时,方睿霖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他何曾这样被女人这样调戏,他厌烦地推开了她的手,“别想那些不可能的事。”

    这种女人,无非就是要钱,他嘲讽地望着她,“直接开个价。”

    “自以为是到极点的男人,安全带就不能系上吗?姑奶奶要飙车啦”,赵馨茹知道他反感她,觉得她是那种污浊的女人,她偏偏就是要恶心他,探着身子给他系好了安全带,“dl据说也有科技公司呢,方董,你知道什么叫云储存吗?”

    在这个信息泛滥的年代,鬼知道一份视频,一份文件会被复制多少份,在不知不觉间又被传到哪里去了。

    “爽快点,你究竟想怎么样?”常在池边走,居然就湿鞋了,这让方睿霖一阵恶寒,会不会再过几天,又会有女人跳出来说有他那种照片。

    “没想好,谢谢你的车”,赵馨茹微笑着把车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在她才走了两步不到的地方,她的笑容就僵住了。

    在医院的花园里,一张熟悉的男人面孔推着一个病怏怏的老人,他身边还有那个化成灰她都认识的女人。

    “你给我站住”,方睿霖扯着她的肩膀。

    他似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一样,赵馨茹觉得她胳膊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可这些都比不上她的心痛,她狼狈地转过了身,生怕被那对夫妻看到。

    可是这个方睿霖就是那么魔性,扯着她的胳膊移动了几步,使赵馨茹和那个花园里的男人面对面了,“赵馨茹,你给我听清楚了”

    不等方睿霖下一句威胁的话蹦出来,她踮起脚,就吻上了他的唇,勾上了他的脖子,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她不能输,就算以前输过,现在也不可以输。

    “你给我松开,”方睿霖的力气很大,还没推开赵馨茹的时候,她在他耳边咬着牙快速说着,“搂着我一会,我就把所有照片都还给你。”

    不情不愿地照做后,不代表方睿霖就没有怨言,他声音不大地说着,“我劝你换目标好了,就算我不介意你的过去,我妈也会介意,女人家别自找苦吃,要有自知之明。”

    就是这句“要有自知之明”,当年那个女人就可以无视她和一个未出生孩子的生命。

    八年了,就算不再想起那些伤心的事,可再次见到的时候,她依旧心如刀割着。

    那种孩子被硬生生从她身体剥离的残忍,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感觉到他怀里在发抖的女人,方睿霖以为是她害怕了,就颇有绅士风度地拍了拍她的后背,“你长得这么漂亮,以后也会遇见真正欣赏你的男人,不要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

    她被方睿霖扯开后,他看着她脸上都冒出了冷汗,鬼使神差地把她的头发给理顺了,“女人,不要自讨苦吃。”

    “幼儿园老师上身了吗?乔依然都没你啰嗦”,赵馨茹打开了他的手,想着她是不是太过自作多情了,说不定那个男人都不记得她是谁了。

    “别转移话题,赶紧立刻,马上删除掉”,方睿霖死劲扯着她的手腕,“想讹诈我,不是那么容易的,小心你小命不保。”

    “那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赵馨茹很是讨厌他这幅嘴脸,他以为他是花蝴蝶吗,真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她才不喜欢他呢。

    余光瞟到了那个人和他老婆出现的地方,已经没有人影了。

    不需要演戏了,赵馨茹的心里可还是很苦闷,她把那些压抑了很久的愤怒化成了一巴掌对着方睿霖扇了过去,“有钱就了不起吗?就可以随便决定别人的生死吗?”

    “馨茹,你干嘛要打睿霖哥”,乔依然的头从车里探了一半出来,她赶紧让阿黄把车给停下来了。

    “死丫头,车子挺稳你再给我下来”,看见腹部凸起的乔依然,赵馨茹很是担心地骂着她。

    知不知道,能孕育自己所爱男人的孩子,那是上天给的巨大恩惠,一定不可以出意外。

    “去死吧你”,赵馨茹提起了腿,用膝盖撞到了方睿霖的命一根一子。

    猝不及防地偷袭,疼的方睿霖立刻就送开了紧箍她的手。

    “睿霖哥,你还好吗?馨茹,你这玩的实在是太过分了,”乔依然有些着急又有些尴尬,就只好吆喝着,“阿黄,你赶紧带方董去看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