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多幸运-私人婚-
私人婚

第656章 多幸运

    “馨茹,他这要以后不能人道了,你良心过得去吗?”乔依然扯着赵馨茹的胳膊,快速地跟在阿黄身后。

    赵馨茹心里其实很后怕,她刚才的愤怒是挤压了很久,而且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她几乎是把八年累计的愤怒,还有那个失去孩子的愤怒全转给了方睿霖。

    但是她依旧嘴硬着,“我良心当然过得去啊,你知道他多缺德吗?竟然为了高雅澜,耽误顾澈跟你领证,诸如此类的恶心事,我就算一刀把他哪里咔擦了也不过分。”

    又是因为她,乔依然瘪了瘪嘴,“你这样帮我出气,会惹上祸的。”

    责怪赵馨茹的语气也很自然得变得轻柔了,“真要出问题了,小心你要嫁给他赎罪。”

    “呸,我去给顾澈当小老婆,我也不嫁给那个方睿霖花孔雀,我说你慢点走,肚子里怀着孩子呢。”赵馨茹艳羡地看着她的腹部,她没有拥有的幸福,真希望她的好姐妹可以慢慢享受。

    在这个冷漠又尔虞我诈的世界上待久了,有时候甚至都很难找到你愿意真心相对的人了,很庆幸她有乔依然。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说笑话,我老公才不要你呢,这么暴力,”乔依然被赵馨茹扯着,就算心里很担心方睿霖的伤势,也只好放慢了脚步,“我给我老公打电话,让他来关心他的好兄弟一下。”

    “让他好好养伤,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赵馨茹还是伸长了脖子,望着方睿霖一动不动的样子,她手心里尽是冷汗了。

    “破皮了红肿得不得了,其他要等彩超结果,不知道有没有伤到”泌尿科医生看着病房外等着的人,有些费解地望了望形单影只的赵馨茹,“年轻人,火气大,打打闹闹也要注意个度,这年纪轻轻万一他以后不行了,还不是该你守活寡。”

    气势强劲的女人,像个被霜打过的茄子一样,地下了头,她小声反驳着,“我不是,我”

    “你,你,你什么你,到时候他落下了残疾,你年纪轻轻还能再找男人,他呢,这么年纪就失去了男人的能力,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自私的很”,医生有些不耐烦指着赵馨茹,说,“你跟我进去,我教你最近怎么护理他,帮他上厕所。”

    脸红成西红柿的女人,一步步挪到了顾澈身后,“医生指你呢,你去,你赶紧去。”

    乔依然觉得是又气又好笑,抱着顾澈的胳膊,撒娇着,“老公,你去吧,你去学学。”想想两个大男人就觉得很有画面感。

    为难的顾澈,冷着脸,看着自己老婆那憋着笑幸灾乐祸的样子,“等赖柏海过来再说,咦,这个唐浩宇找个看护怎么这么久,我去看看。”他才不要去呢,好兄弟虽然可以两肋插刀,但这种事他还是无法效劳。

    “赶紧的,病人很是抗拒我们护士和我,他现在是疼得如厕都困难,”医生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把赵馨茹给拉了出来,“你躲什么躲啊,你们现在的小情侣那像我们那时候那么保守,进去帮他上厕所。”

    向顾澈抛着求救信号的赵馨茹,扯着顾澈就是不让他走,乔依然在一旁劝导着顾澈,“老公,你俩都是光屁屁一起长大的,你就当现在还是小时候啊,你别害羞啊,你去啊,赶紧的。”

    护士着急地跑出来说,“家属是怎么回事?是想憋死病人吗?”

    “老公,你忍心看着你好兄弟被憋死吗,你要给宝宝做个好榜样啊,人家睿霖哥平时多么挺你啊,你就去啊,去帮他一下啦”,乔依然故意朝顾澈挺了挺肚子,又和赵馨茹互相使着眼色,两人合谋一步步把顾澈往病房里塞。

    只好硬着头皮进去病房的顾澈,尴尬地不得了,方睿霖见是他进来了,就很不情愿又尽力嚷着,“让赵馨茹过来。”他才不要这么狼狈地出现在顾澈面前。

    他方睿霖,就算被憋死也不要顾澈帮忙。

    要不是因为顾澈,高雅澜就不会看不见他的好了。

    像是得到特赦令一样,顾澈急忙转身把想要逃跑的赵馨茹给塞进去了,“都是大人了,做错事要想办法去弥补。”

    乔依然在座椅上瞧着自己老公因为尴尬而绯红的脸颊,故意调戏着,“这谁家小伙子啊,这小脸红得啊,是偷看隔壁邻居小嫂子洗澡了吗?”

    “今天早晨吃了什么?”顾澈按着这淘气的女人在怀里,故意岔开着话题,“宝宝昨晚有没有闹你。”

    “哈哈,顾澈你也有这种时候啊,”乔依然很想拿起手机拍下顾澈这难得一见尴尬脸红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多纯情的小男生呢。你怎么这么小气,就不能把他那啥当成你的吗?”

    这个女人还真是故意让他别扭,是不是,到底还是不是他老婆了,他薄唇故意咬了她耳根一下,朝她耳蜗里吐着热气,“怎么能把他的当成我的,我的能让你死去活来,你能让他”

    那不言而喻的话,羞得乔依然对他胸口就是一口,“你还是不是人,死变态。”

    脸上红晕逐渐消除的顾澈,望着自己怀里那比娇艳玫瑰还红艳的女人,问着,“他俩是怎么了,这是在下毒手啊。”

    “都怪你,都是你的错”,乔依然现在是羞得不得了,又忍不住担心方睿霖的伤势,“你要是不认识高雅澜,不就好了,馨茹也就不会生气地刚我出头了。她是太生气,睿霖哥为了高雅澜而给我们添了那些堵,最让雅澜气愤的就是睿霖哥故意拖着你不去跟我领证。”

    一直都没有深究过为什么那天原料厂突然出问题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顾澈拍了拍怀里的女人,“放心,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的,睿霖他不会那么弱不经风的。”

    现在一想,顾澈觉得那些他从来没想过的事情,只要一想就疑点重重了,爱情可真是个害人的东西。

    多幸运,他爱的人也爱他,也就不用像方睿霖做那么多傻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