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悲从中来-私人婚-
私人婚

第657章 悲从中来

    在方睿霖住院的第二天,乔依然伺候着顾澈吃着午饭,“老公,你现在睿霖哥也受伤了,你干嘛不回公司去上班,你放心别人吗?”

    当下,顾澈干脆就合上了文件夹,双手放在桌子上,心安理得地使唤着自己小妻子,“喝口汤。”

    “哦”,乔依然发觉他像是不高兴了,一边舀了一勺骨头汤给他,又瞟了一眼那文件,试探着问着,“是不是下属做的文件不满意啊。”

    一般乔依然在的时候,顾澈就会压制住他的火气,无论唐浩宇送过来的文件有多糟糕,他都会顾忌着她在场,只有她不在场的时候,他的脾气是一点也不会刹车。

    “是我孩子的妈让我不满意”,顾澈朝坐在椅子上喂他吃法的女人伸了伸手,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乔依然用手推着他胳膊,“乖,别闹,好好吃饭。”

    扯着她的手,把勺子放在了桌上,把她的手按在他心脏的地方,“我刚结婚,正在放渡蜜月的假,公司的事,早就安排了人。”只是现在这个陆松仁像是勾结了他们公司不少人,他需要站远点才能看得更加清楚。

    “渡蜜月?”乔依然愕然了,她扬了扬头用她的额头碰着他的额头,“老公,你好好的,没发烧啊,怎么就开始说胡说了。谁会跑来医院渡蜜月啊。”

    这下子,她整个人都落入了他的怀抱,那撞进他怀里的力度有些大,她分明都看到他吃痛地蹙了蹙眉,“你肋骨还伤着,干嘛没点轻重。”

    想捶他让他知道点轻重,可那冷肃着脸的男人,冷不丁说出了受气小媳妇的台词,“你男人都受伤了,你还狠心让他回去上班,你安得什么心。”

    算了,不跟他一般见识了,毕竟他的伤都是她害的,白了他一眼,她又想起身,却又被他整个就放在了床上。

    这大白天的,又把窗帘拉上了,他那灼灼的目光让她很是害怕,毕竟这种中午时分探病的人也多,“换个时间吧”,她不排斥跟他亲热,可这个时间点真的太尴尬了。

    一抹精光浮现上他的眼眸,他直接把手从她衣服下摆伸了进去,又她在耳边厮磨着,“不是刚吃过饭吗?怎么又饿了,告诉老公,是哪里饿了?”

    他的手很熟练地就来到了她腹部,那越来越向下滑的手让她整个人都发烫,他鼻息间那滚烫的热气全数喷进她的耳蜗里了,她难耐地咬着唇,那迷离的眼神看的他喉咙不由得紧了紧。

    “别”,她无力地的小手按着他越来越不规矩的手,受不得自己被他随便一撩就迷离的女人,委屈地推着他,“人家才没有饿。”

    那软糯糯又委屈到不行的声音使得原本不想做什么的男人也顺着她,吻了一口,“老婆,我只想跟我们宝宝打打招呼。孕妇,你要太贪婪。”

    恍惚间,乔依然恨不得用枕头闷死她自己好了,她想到哪里去了,真是好生气,好生气。

    他这是什么意思,说的像是她欲一求一不满似得。

    再看看他,表面上看起来一脸正经地给她腹部周围盖着被子,又贴在她隆起的腹部上轻轻触碰着,“宝宝,我是爸爸,我们还有五个月就要见面了,你开心吗?”

    “不开心,一点也不开心,听说我爸爸是个坏人”,乔依然童声童趣地抱怨着。

    “么么”,乔依然只觉得肚皮上一阵冰凉,抬头一看,他正没羞没躁地吻着她腹部。

    一想到自己腹部现在像西瓜皮一样了,乔依然胡乱伸着爪子挠着他,“够了,再亲下去,你孩子的妈就要感冒了,指不定你的小宝贝也会感冒的,赶紧给我把被子盖上。”

    “老婆,赖柏海不是有给你买那种孕妇用妊娠纹的东西吗?你干嘛不用?”他的小妻子还是挺爱美的嘛,还是挺介意她不完美的一面被他看到。

    “我心里总觉得不安全,害怕伤到我们宝宝,我这不是熊猫血吗?好怕这个孩子保不住,以后又生不了宝宝了”,窝在他怀里,她有些后怕,“老公,我真的好想在宝宝是健康的时候,把它提前生出来,总觉得它在我肚子里会不安全似的。”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的担心害怕也只正常的,尤其她还是个胆小的女人。

    但自己的女人在自己怀里还在恐惧着,这让大男子主义的顾澈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吻着她额头,“放心,无论我活着或是死了,我都会护着你和我们宝宝。”

    这几天的和谐相处,乔依然也知道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状况而已,白海每天都在跟陆松仁商量着要怎么收购dl,这还是她偷听到的一小部分而已,可想而知不知道还有多少计谋在等着他。

    “不要,你不在了,我也不要活了”,这是乔依然的心声,她小声嘟囔着,“我还没有变老,变丑,变胖,肚子上还没长满横肉,你还没来得及嫌弃我,我不让你先死。”

    伤感的气氛,慢慢地浮现了出来,顾澈最近忙着在和有关捉公司的内鬼,一旦成功查出来了,陆松仁的牢狱之灾怕是跑不掉。

    到时候,他和陆松仁之间又是一场硬杖。

    那些事情太远了,也太近了,但他此刻不愿去想,只想好好跟自己老婆聊聊,“等到你变老了变丑了,我也是个糟老头了,也就更加不会嫌弃你生孩子留下的辛苦的标记。”

    “说谎小心遭雷劈,要真的不嫌弃我,不许去外面找野女人”,乔依然鼻子涩涩地,在他们离开之前,顾澈和陆松仁可不可以不要斗到不可开交。

    她真的不知道,在顾澈和陆松仁之间该选择谁。

    但她又是知道这两人的斗法,都是奔着让对方这辈子都再无翻身机会去的。

    “阿澈,依然走了吧,我有点事情要问你,为什么睿霖不让我去看他啊”,病房的门被高雅澜敲得“哐叽”响个不停。

    “高雅澜?她是不是每天都在我不在的时候都来看你”,乔依然心里那小火苗蹭蹭地往外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