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气场不合的两个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658章 气场不合的两个女人

    什么叫做她走了?

    呸,她活得好得很,什么叫她走了。

    谁先走还不一定呢?

    “我去会会他,你给我好好躺着,眼睛闭上”,说着乔依然就把顾澈的外套给扒下来了。

    “慢点”,顾澈忍不住在心里感叹着,再温柔的女人,对那些疑似情敌的女人能马上变成小兽一样。

    那气势完全就是百兽之王——母老虎。

    “怎么,我还没怎么着她,你就心疼了吗?”一想到这个高雅澜在她背后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她就火大极了,又忍不住恶狠狠地瞪着病床上的顾澈一眼。

    很想跟她表忠心,她不在的时候,他是压根就没有让高雅澜进过他病房。

    然,这时候顾澈只要再多说一句,他敢断定乔依然一定抓狂的,对着她愤怒的小眼神,他指了指她肚子,“多注意点我们的孩子。”

    这种话应该就是无功无过了吧,哪知道那小女人冷嗤了一声,“你还知道你当爹了,行为给我检点再检点。”

    那气鼓鼓的小脸就等着他答应的样子,让他有些无可奈何地笑了,他学着蔡媛媛最近看的韩剧里面的男主角,朝她比了个“心”,那气呼呼的小女人这才得意地打开了病房的门。

    “哎呦,雅澜姐啊,刚才我跟阿澈在睡午觉呢,他”乔依然故意娇羞地半捂着脸,娇滴滴说着,“怕是刚才累着了。”

    “我的腰好酸啊,我们外面坐着说话吧”,她故意当着高雅澜的面,把她脖子上的高领往下折了一圈,确保高雅澜能看到她脖子上那明显的吻痕。

    最近孕妇,某个饿狼一样的男人就算不跟她实质做点什么,每天总会抱着她啃上好一会。

    很难不看到乔依然那明显的吻痕,高雅澜维持着优雅的姿态,她不甘示弱地回击着,“你今天这个点怎么还在这里啊,孕妇还是要量力而行,毕竟关心阿澈的人很多呢。”

    很多,那这里面一定有她高雅澜。

    在外面才坐下这么几分钟,她就敢那么明目张胆地瞟着顾澈的病房门。

    “是想去看睿霖哥,是吧,我带你去吧”,就算是隔着一道门,乔依然也很介怀这个女人一直盯着她老公,“雅澜姐,听阿澈说你最近和睿霖哥走的很近啊,你们是在交往吗?有结婚的打算吗?

    “怎么可能?”高雅澜闷闷地咬着唇,顾澈该不会是误会了吧,“我们只是很巧合地遇上了而已,我们平时压根就不会见面的。就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真是个冷漠的女人,睿霖哥为你付出了那么多,甚至不惜背叛好兄弟,你却还这么跟他撇清着关系。

    但,乔依然现在也不是个毫无城府的小姑娘了,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果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说的话就是滴水不漏呢。男朋友也是朋友的一种,是不是。”

    “我们都是自己人,又何必那么见外呢?”乔依然故意靠近她,摸了摸她的肚子说,“睿霖哥比我们阿澈还大上两岁,这阿澈都要当爸爸了,而睿霖哥还没结婚,估计是心里有气才不愿意见你吧。雅澜姐,你也别太考验他了,毕竟这世界上也只有他是对你最真心的了。”

    最好是高雅澜赶紧去照顾方睿霖,要不然赵馨茹要被折磨死了,她觉得这个办法简直就是一箭双雕。

    “乔依然,你别太过分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胡说八道什么啊,要不是看在你怀孕的份上,我就”算了,她还没答应要不要跟陆松仁合作,有些筹码还是不要先用了。

    “你还知道我怀孕了啊”,乔依然也拉了脸,“就算我从婚礼上逃走了,顾澈他也是我合法老公,是我孩子的爸爸,我们还没离婚呢,你成天对他居心叵测又是怎么回事,别以为你背着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我只是懒得跟你计较而已。”

    那狠厉又苛责的眼神,让高雅澜不惊有些心虚了。

    毕竟她跟陆松仁是亲生父女,难保她不知道陆松仁的计划。

    她会知道陆松仁的计划吗?

    如果她知道,又这么缠着顾澈,是想里里外外把顾澈伤个透吗?

    不可以,谁也不可以伤害顾澈。

    就算玉石俱焚,她也不要顾澈被算计,“乔依然,你自诩为你爱顾澈,你问问你自己内心,你是真的爱他吗?你可以为他做什么?你又为他做过什么?你明知道你亲生爸爸针对他,你有没有帮过阿澈,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处境又多么困难。”

    这些她当然知道了,可是她又要怎么办呢?

    她下决心离开s市就已经在心里自责着对不起养育自己的爸爸和亲生爸爸了,难不成她要去帮顾澈打垮陆松仁吗?

    陆松仁受的那些苦痛,又要怎么办?

    乔依然难得静下来的心绪也乱了不少,“你什么都不知道,压根就没资格说话。”

    她快步带着高雅澜去到了方睿霖的病房外。

    好面子的方睿霖被安排在私人病房,不问医生,是压根都不知道他生的什么病。

    她俩到的时候,赵馨茹正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打着盹。

    纯素颜的赵馨茹没有了平日里的张扬,看起来很清秀,也很静谧,就像个邻家的漂亮大姑娘,乔依然轻轻推了推她,“你怎么不在病房里休息。”

    擦了擦口水的赵馨茹,拉着乔依然的胳膊,一肚子的苦水忍住倒起来了,“那个方睿霖简直就是个变态,我要是那个什么澜的,我也不要他”

    她还想细数他那些恶果的时候,倏地就发现了乔依然身后有个敌意的眼神看着她俩。

    高雅澜以为穿作丝毫不讲究的赵馨茹说,“有你这样当看护的吗?居然背着人讲你老板的坏话,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看样子我需要给睿霖再找个看护了。”

    “睿霖究竟是生了什么病?”高雅澜以一种上级对下级的口气对乔依然说着话。

    高雅澜眼见着那莫名奇妙的女人,忍不住揶揄着,“你要是能让方睿霖换下我,我会给你满意的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