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她的动摇-私人婚-
私人婚

第66章 她的动摇

    手机在乔依然的包里不停地响了起来,她没心思去接,乔志远以为女儿是懒得拿包,就起身去玄关处给乔依然拿包。

    “依然,你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不接电话,你手机放在包包哪里,我怎么只听得见响,却找不到。快看看,是谁打来了?”

    猛地,乔依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万一是鸭子先生打来的,怎么办%3f她要怎么跟爸爸解释鸭子先生,鸭子先生那样的存在爸爸是一定接受不了的。

    慌慌张张地抢过包包,乔依然借口,“爸爸,我有点事,先走了。”

    下楼后,手机仍然在响,乔依然看了看来电的人,条件反射般地朝四周望了望,生怕遇见认识的人,神经高度紧张着。

    她犹豫着要不要去接这通电话。

    那坚决的铃声一再响起,乔依然的手放在关机键上,却按不下去,鬼使神差地一再确定四周没认识人之后,她才接通。

    “在哪。”熟悉的醇厚声音,此刻却让乔依然的心里很不踏实。

    “酒店,刚和馨茹逛街回来。”乔依然很不自然地回答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说她回家了,见过她爸爸了,或许她心里的主意已经拿定了。

    她为什么撒谎,顾澈望着跟着乔依然那群保镖的路线图,明明信号停在了乐青路2号,她却偏偏说她在酒店。

    西郊别墅的二楼,男人挺拔修长的身影,看起来有些寂寥,他望着窗外那刻连理枝,语气寡淡地问,“在大街上遇见了你爸爸,没跟着他一起回家?”

    “没……有,爸爸……他跟朋友有聚会。”撒谎不是乔依然所擅长的,她的眼睛又眨个不停。

    “你的决定选好没?”

    “今天才第一天。”乔依然在电话里小声提醒着,她回了一趟家,思绪却更加混乱了。

    电话里沉静了许久,乔依然以为男人是生气了,正犹豫着要如何打破沉寂,男人问,“下午给我打电话,有事?”

    他的语气淡淡地,有些疏离,若不是在大街上遇见了乔志远,这个问题他早就问了。

    下午的事,乔依然当时很介意,现在也是介意的,但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去介意呢,她咬了咬下嘴唇,假装没事人一样,“没事。”

    骗傻子呢,乔依然!下午那么焦急地找他,又让他不要接那个工作,“过来西郊别墅。”

    男人隐忍着什么,他握着电话的手青筋都凸出来了,她心里一定有鬼。

    “不去了,我……我今天逛街好累,明天早上见。”乔依然心虚地说完,又怕男人再打电话过来,直接就关机了。

    她也不知道她究竟怎么了,明明就很想见到鸭子先生,可能心里对那个金发女人吻他还存在芥蒂,又或是与她的决定有关。

    翌日,乔依然一大早就在西郊别墅的厨房忙活着早餐。

    美味的早餐才做到一半的时候,乔依然听到了有人从楼上下来的声音了,她把火关小了一点,男人的脚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踏实走到了她的心里。

    “啊”地一声,乔依然猝不及防,低头发现有一双大手正搂着她的腰,身后是男人扑面而来的淡薄薄荷味。

    此刻,她什么都不愿意想,跟随着她的内心,扭着头迎上男人深邃的眸光,羞涩地说着声,“早。昨晚睡得好吗?”

    没有回答,男人捏着乔依然的下巴,吻了下去。

    这个吻一点也不温柔,乔依然以为是男人对她昨晚不肯过来的事情生气了,只好配合着男人的节奏回吻着。

    他昨天跟那个金发女人有没有这样亲吻过,乔依然脑海里了满是金发女人脸贴着鸭子先生。

    “女人,你敢心不在焉。”男人关掉了火,把女人转了个身,面对面的两人紧紧贴着,乔依然甚至能感受到男人某处正滚烫着变大。

    被吻得晕乎乎的女人,早餐也没吃多少就去上班了,她一整天都是恍恍惚惚的。

    她这个样子就像丢了魂一样,郑彦看在眼里,心里有些着急,她不知道乔依然的事情搞定没,还缺不缺钱。

    下班的时候,郑彦故意调侃着乔依然,“是不是应该请我吃顿呢?毕竟我可是你债主。”

    乔依然愣了愣,她一心只记挂着要不要跟鸭子先生走,都忘记请郑彦吃饭感谢了,人家可是给了她一张空白支票。

    “要的,要的,位置你决定。”乔依然扬起她招牌笑容,只是郑彦看不见乔依然的梨涡,她不是真正的快乐,她心情应该不好。

    她是为什么心情不好。

    还是昨天在怡悦大酒店吃饭的那个位置,郑彦故意选的,有些疑问他想问清楚。

    一切都还是昨天的老样子,乔依然想也没想就选了昨天坐的那个位置,她今天再次往楼下的喷泉池望去。

    什么也没有,没有昨天的鸭子先生,也没有那个吻鸭子先生的金发女人。

    现在的他在哪,在做些什么呢?

    “依然,钱够吗?”郑彦温润地问着,他依稀也知道乔家经济状况不是太理想,“不够可以再找我拿的。”

    一张一亿限额的空白支票,怎么会不够呢?“够了够了。”乔依然微笑着回答。

    她的眸光时不时往喷泉方向瞟着,直到菜上桌了了,乔依然也心不在焉吃着,眸光一直注视着楼下喷泉池。

    “菜不合胃口?要不要换掉?”郑彦招来了服务员,又问乔依然,“你想换个什么?”

    “不用了,谢谢。”支走了服务员,乔依然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郑彦倒着歉,“刚刚走神了,对不起。”

    “我们之间永远都不要说对不起和谢谢。”这句话是郑彦发自内心的。

    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小时候,被小朋友欺负,总会有童哥哥出来保护她的时光了,那时候真单纯,真好,“童哥哥,你真好。”

    “乖。”郑彦抬起手像以前小时候拍了拍乔依然柔软的头发,他能明确感觉到他对眼前的女人不仅仅是想保护她而已,而是想跟她一辈子在一起。

    女人仔细打量着郑彦,认真地问,“童哥哥,你会为你妈妈而活吗?”就像她会为了她爸爸而活吗?

    “会。”郑彦斩钉截铁地回答,他也一直想找机会跟乔依然解释清楚当初为什么会不告而别。

    “小时候你也看到过,我大妈三天两头就去家里打我妈,我永远都记得我爸爸在一旁袖手旁观。我小时候年纪小打不过大妈,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妈妈被欺负。”郑彦温和的眸光顿时变得冷戾。

    “童哥哥,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想起这些。”郑彦之所以成为孩子王,就是打垮了那一个个喊他野种的小孩子,乔依然觉得她勾起了郑彦的伤疤,心里很惭愧。

    他喝了口水,双手握成拳,“大妈走后,邻居就嘲讽我们,在妈妈背后指指点点,小朋友笑我是没爸爸的孩子。”

    “后来爸爸厌倦了大妈,他们离婚了,爸爸想把我们接去国外,虽然我恨他,恨他之前不像个男人不保护我妈,甚至我都不叫他爸爸,更不愿意跟他走。可是我妈爱他,我妈嫁给他之后,就是名正言顺的郑太太,就不会有人在她后面骂她狐狸精了。”

    那些让郑彦几近崩溃的过去,乔依然也目睹过,甚至有几次郑彦的妈妈都被打得叫救护车抢救了。乔依然安慰着郑彦,“都过去。”

    或许她还有些感同身受,就像她因为不想看到全家流落街头,再不想嫁给顾澈也还是嫁了。

    郑彦可以为了他妈妈而回到他讨厌的父亲身边,那她是不是可以为了他爸爸放弃鸭子先生呢?

    “依然,当时不是我不告而别,而是我们走的太突然了。一年后我回去过,只是你们家搬走了。我真的一回国就在四处打听你的下落。”郑彦真执的眸光,让人不得不相信。

    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朝着他们那桌去了,乔依然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这个脚步声好像今天早上在西郊别墅的那个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