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不乐意再伺候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661章 不乐意再伺候了

    听到赵馨茹沙哑又烦躁的声音,在顾澈怀里的乔依然忍不住拐了拐他的胸膛,“馨茹啊,他是不是又欺负你啦,我过去陪陪你好不好?”

    就这么一下,就拐到了顾澈那手上的肋骨了,他疼的额头冒起了冷汗,直接啃了乔依然脖子一口,“想谋杀亲夫吗。”

    “你们两口子想给我现场直播你们做的实况吗?”感受到自己头顶有一道探寻和嫌弃的眸光,赵馨茹一个激灵就睁大了眼睛,她看到了方睿霖正在她右边的那个**沙发上坐着,什么也没干,就那么望着窗外。

    很明显,他就是冲她来的,而发觉自己被注视的男人,鄙夷地瞟了她一眼,像是在说,“你少自作多情。”

    简直就是需要去看神经科的医生啊。

    赵馨茹穿上鞋子远离着他,她继续跟乔依然讲着电话,“没事,我赵馨茹什么男人没见过啊,更何况是心里和生理伤的遍体鳞伤的男人。你别担心我,担心他就好了。”

    听到这番话的乔依然笑得前仰后翻,她看着自己老公那黑着脸的阴沉样子,就给了他一个安慰性的飞吻,又小声对赵馨茹说,“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

    “说,跟我还兜什么圈子,”赵馨茹接连打了个好几个哈欠,又戒备地扫视着方睿霖,她总觉得他总在观察她。

    她这真是很后悔骗她说有什么亲密照了,都怪这个死方睿霖,口口声声贬低她,踩低她。

    “馨茹啊,你从小就超级聪明,我想这个忙,你一定可以帮到我的”,乔依然这几天不是不知道方睿霖那态度,只让他的主治医生和赵馨茹见他,连顾澈和赖柏海这般老朋友也不想见。

    那个高雅澜最近天天都要来兴风作浪一下,打着关心方睿霖的旗号赖在顾澈的病房添油加醋说着方睿霖的病情和心理状况,恨不得把方睿霖说成一个病入膏肓的绝症患者了。

    顾澈两口子压根就不知道方睿霖的情况,毕竟见不上面,从赵馨茹的转述种只能知道他情绪不好。

    “再不说重点,我就挂了哈”,她现在巨想挂了电话跟方睿霖吵上一架,他以为那种偷瞄能不被发现吗?

    他那么瞧不起她,自然不是看她,想必就是在打她手机的主义,上次不是给他看过吗?他还想怎么样?

    顾澈看着自己老婆那办事慢吞吞的模样,直接抢过手机,简明扼要说着,“我想见见睿霖,今天天气挺不错的,你推他去后花园转转吧,你俩到了,我和依然再下去。”

    不得不说,一个人的性格和为人处世是怎样的,能从他说的什么话里就能判断出来。

    那个乔依然,整个就是个受气小媳妇,对她这个铁闺蜜提个小要求都是吱吱呜呜生怕她不答应一样,那想顾澈这种霸道总裁,习惯吩咐人。

    听着顾澈那说话的语气,她就没法子拒绝,更重要的是,谁让顾澈是她们公司的大客户呢,她压根就没法子去拒绝。

    挂上电话后,赵馨茹以一种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语气说,“看你这样子也是最近憋在屋子里太久了,印堂都发黑了,我推你去花园里见见阳光,我们再心平气和谈一谈。”

    “也好”,心不在焉的方睿霖答应了。

    花园里,赵馨茹推着轮椅上的方睿霖说,“其实你比大多数人都幸福多了,有钱,又年轻,还有那么多好朋友。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珍惜你的高雅澜来封闭你自己。”

    “说重点,照片呢?”方睿霖望着花园里草地上的情侣们,只觉得很是刺眼。

    曾几何时,他脑海里总会不经意浮现那么一则画面,他和高雅澜就那么肩并肩地坐在草地上,最后她依偎在他怀里了。

    可惜,以后都不会了。

    看着他走神的样子,赵馨茹敲了敲他头顶,“我前几天手机死机了,我给恢复了出厂设置,那些被我隐藏的文件也找不到了,你放心,你没有后顾之忧了。”

    “啊?你说什么?”方睿霖只感觉到他的头顶被敲了一下,但具体赵馨茹说了什么他没听见。

    他一脸茫然地转头看向她的时候,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他一点也不想看到的身影——顾澈。

    一身休闲装的顾澈,风度翩翩,身材强壮而修长,而他现在受了难以启齿的伤,甚至连走路都困难。

    这一番比较下来,更让方睿霖的自尊心受到了挫败,他厉声呵斥着赵馨茹,“我想回病房了。”

    “睿霖,我推你晒晒太阳,”顾澈觉得有些事情迟早都要解决的,尤其是情债这些,他不希望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会有变化,“反正你不回头,也看不见我。”

    同样都是男人,当然知道有些苦楚是不愿意让人知道的。

    尤其是他们这种类似于情敌的关系。

    在一处没人的大树下,顾澈递给了方睿霖一根烟,他望着那烟许久,最后他并没有接,而是沉默地看着医院外那川流不息的车辆。

    “为什么要辞职,是因为高雅澜吗?你也知道,我现在很需要你。”顾澈把轮椅给固定后,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样子就可以消除他给方睿霖高高在上的感觉了,反倒是只要方睿霖愿意看他,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了。

    一向高傲不可一世的男人,主动做出了这种示好甚至是示弱的举动,方睿霖心里很难不触动,只是他现在真的很不愿意再看见他了,“是因为你。以前的我奴性思维太严重了。”

    “小时候全家住在你们家,大人们告诉我要保护好大少爷,要好好伺候大少爷,这种想法一直伴随到了现在,可我却完全忽视了我们方家也慢慢成长了起来,我自己也是大少爷了。很简单,就是我方睿霖不愿意再伺候你顾澈了。”

    坐在不远处的乔依然和赵馨茹闲聊着,蓦地,乔依然扫向他们那边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澈皱着深深的眉头,他那毫不掩饰的怒火瞪着轮椅上的方睿霖。

    原本坐在地上的顾澈,现在变成一手拎起了方睿霖的衣领,另一只手握着拳头要马上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