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爱你的时候那么不在乎-私人婚-
私人婚

第662章 爱你的时候那么不在乎

    听到赵馨茹沙哑又烦躁的声音,在顾澈怀里的乔依然忍不住拐了拐他的胸膛,“馨茹啊,他是不是又欺负你啦,我过去陪陪你好不好?”

    就这么一下,就拐到了顾澈那手上的肋骨了,他疼的额头冒起了冷汗,直接啃了乔依然脖子一口,“想谋杀亲夫吗。”

    “你们两口子想给我现场直播你们做的实况吗?”感受到自己头顶有一道探寻和嫌弃的眸光,赵馨茹一个激灵就睁大了眼睛,她看到了方睿霖正在她右边的那个**沙发上坐着,什么也没干,就那么望着窗外。

    很明显,他就是冲她来的,而发觉自己被注视的男人,鄙夷地瞟了她一眼,像是在说,“你少自作多情。”

    简直就是需要去看神经科的医生啊。

    赵馨茹穿上鞋子远离着他,她继续跟乔依然讲着电话,“没事,我赵馨茹什么男人没见过啊,更何况是心里和生理伤的遍体鳞伤的男人。你别担心我,担心他就好了。”

    听到这番话的乔依然笑得前仰后翻,她看着自己老公那黑着脸的阴沉样子,就给了他一个安慰性的飞吻,又小声对赵馨茹说,“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

    “说,跟我还兜什么圈子,”赵馨茹接连打了个好几个哈欠,又戒备地扫视着方睿霖,她总觉得他总在观察她。

    她这真是很后悔骗她说有什么亲密照了,都怪这个死方睿霖,口口声声贬低她,踩低她。

    “馨茹啊,你从小就超级聪明,我想这个忙,你一定可以帮到我的”,乔依然这几天不是不知道方睿霖那态度,只让他的主治医生和赵馨茹见他,连顾澈和赖柏海这般老朋友也不想见。

    那个高雅澜最近天天都要来兴风作浪一下,打着关心方睿霖的旗号赖在顾澈的病房添油加醋说着方睿霖的病情和心理状况,恨不得把方睿霖说成一个病入膏肓的绝症患者了。

    顾澈两口子压根就不知道方睿霖的情况,毕竟见不上面,从赵馨茹的转述种只能知道他情绪不好。

    “再不说重点,我就挂了哈”,她现在巨想挂了电话跟方睿霖吵上一架,他以为那种偷瞄能不被发现吗?

    他那么瞧不起她,自然不是看她,想必就是在打她手机的主义,上次不是给他看过吗?他还想怎么样?

    顾澈看着自己老婆那办事慢吞吞的模样,直接抢过手机,简明扼要说着,“我想见见睿霖,今天天气挺不错的,你推他去后花园转转吧,你俩到了,我和依然再下去。”

    不得不说,一个人的性格和为人处世是怎样的,能从他说的什么话里就能判断出来。

    那个乔依然,整个就是个受气小媳妇,对她这个铁闺蜜提个小要求都是吱吱呜呜生怕她不答应一样,那想顾澈这种霸道总裁,习惯吩咐人。

    听着顾澈那说话的语气,她就没法子拒绝,更重要的是,谁让顾澈是她们公司的大客户呢,她压根就没法子去拒绝。

    挂上电话后,赵馨茹以一种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语气说,“看你这样子也是最近憋在屋子里太久了,印堂都发黑了,我推你去花园里见见阳光,我们再心平气和谈一谈。”

    “也好”,心不在焉的方睿霖答应了。

    花园里,赵馨茹推着轮椅上的方睿霖说,“其实你比大多数人都幸福多了,有钱,又年轻,还有那么多好朋友。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珍惜你的高雅澜来封闭你自己。”

    “说重点,照片呢?”方睿霖望着花园里草地上的情侣们,只觉得很是刺眼。

    曾几何时,他脑海里总会不经意浮现那么一则画面,他和高雅澜就那么肩并肩地坐在草地上,最后她依偎在他怀里了。

    可惜,以后都不会了。

    看着他走神的样子,赵馨茹敲了敲他头顶,“我前几天手机死机了,我给恢复了出厂设置,那些被我隐藏的文件也找不到了,你放心,你没有后顾之忧了。”

    “啊?你说什么?”方睿霖只感觉到他的头顶被敲了一下,但具体赵馨茹说了什么他没听见。

    他一脸茫然地转头看向她的时候,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他一点也不想看到的身影——顾澈。

    一身休闲装的顾澈,风度翩翩,身材强壮而修长,而他现在受了难以启齿的伤,甚至连走路都困难。

    这一番比较下来,更让方睿霖的自尊心受到了挫败,他厉声呵斥着赵馨茹,“我想回病房了。”

    “睿霖,我推你晒晒太阳,”顾澈觉得有些事情迟早都要解决的,尤其是情债这些,他不希望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会有变化,“反正你不回头,也看不见我。”

    同样都是男人,当然知道有些苦楚是不愿意让人知道的。

    尤其是他们这种类似于情敌的关系。

    在一处没人的大树下,顾澈递给了方睿霖一根烟,他望着那烟许久,最后他并没有接,而是沉默地看着医院外那川流不息的车辆。

    “为什么要辞职,是因为高雅澜吗?你也知道,我现在很需要你。”顾澈把轮椅给固定后,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样子就可以消除他给方睿霖高高在上的感觉了,反倒是只要方睿霖愿意看他,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了。

    一向高傲不可一世的男人,主动做出了这种示好甚至是示弱的举动,方睿霖心里很难不触动,只是他现在真的很不愿意再看见他了,“是因为你。以前的我奴性思维太严重了。”

    “小时候全家住在你们家,大人们告诉我要保护好大少爷,要好好伺候大少爷,这种想法一直伴随到了现在,可我却完全忽视了我们方家也慢慢成长了起来,我自己也是大少爷了。很简单,就是我方睿霖不愿意再伺候你顾澈了。”

    坐在不远处的乔依然和赵馨茹闲聊着,蓦地,乔依然扫向他们那边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澈皱着深深的眉头,他那毫不掩饰的怒火瞪着轮椅上的方睿霖。

    原本坐在地上的顾澈,现在变成一手拎起了方睿霖的衣领,另一只手握着拳头要马上打人了。

    第662章

    “这怎么回事啊,阿澈怎么就要打人啦,我们过去看看吧”,乔依然知道顾澈脾气不好,但他还是很少会打人,尤其是打他自己的好兄弟。

    这边急得不得了的乔依然,被一脸淡然的赵馨茹给拉住了,“大肚婆,咱俩去买点好吃的吧,男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打一架就什么怨念都没有了。”

    “顾澈加油,打死那个臭不要脸的方睿霖”,赵馨茹挽着一脸担忧的乔依然,“看什么看啦,你老公难不成打不过一个坐轮椅的吗?”

    站在原地就是不愿意走的女人,愁着一张脸,吸气,又吸气,才说,“阿澈最近压力好大的,陆松仁不停地在背后收集dl的股票,好几个大股东都把股票卖了不是给陆松仁,顾澈心情不好,我怕他把他的不满全宣泄在睿霖哥的身上。”

    “哎,我们上去劝架吧,你说这要一拳打下去,这兄弟还有的做吗?本来睿霖哥就因为阿澈才得不到心爱的女人。”

    “走啦,走啦,都是三十几岁的男人了,还能没点轻重吗?尤其是方睿霖,好面子的很,他要是被我们看见他挨揍了,还不得回去郁闷好久。”赵馨茹给了乔依然一种很老道的错觉,使得乔依然觉得很有道理。

    而顾澈真的很想一拳打醒眼前这个认识了二十几年的兄弟,但他不能这么做,尤其是当着乔依然的面,他更加不能。

    能想象到他现在的脸色很臭,他都不敢去看乔依然,生怕他暴怒的样子吓到她了。

    “打啊,怎么不打了?”方睿霖以为是乔依然在对着他们比划着什么,使得顾澈停手了,但他回过头却没见到那两个女人的身影了。

    赵馨茹那个死女人摆他这么一道,还敢提前逃跑,简直是不想活了。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了起来,顾澈双手俯身双手按在轮椅的两边,那嗜血的鹰眸锁着一脸愣怔的方睿霖,“这巴掌是替你自己打的,谁允许你把你自己看得这么轻的。”

    随之,顾澈又甩了一巴掌给他,“这巴掌是替我爷爷和你爸爸打的,你爸爸之所以会待在顾家,那是为了报答我爷爷的养育供养读书的恩情,他们之间一直都是亲人关系。没有人能篡改他们之间的关系。”

    又扬了扬自己的巴掌,顾澈冷笑着,“这巴掌我不打,因为你不值得,我只给我兄弟方睿霖,而不是一个把我当做大少爷的人。”

    这么多年,他们两人再怎么交心,却未曾讨论到这种深入的话题。

    虽然表面上方睿霖是顾澈的兄弟,但是他心里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总觉得他对顾澈来说就是随从,就是配角,尤其是在高雅澜几乎不拿正眼看他,那种自卑感尤其明显,“我不想一辈子活在你的阴影下。”

    顾澈伸出了手指朝他点了点,他脸上写满了失望,他们之间竟然是这么经不住考验。

    他身上那股子冷森犹如撒旦一样,一步步离开了方睿霖。

    忍不住看着顾澈的背影,方睿霖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天,他的心涩涩的。

    说好了当兄弟是一辈子的事,可是他却亲手葬送了他们的兄弟情。

    一身怒火与戾气的顾澈去洗手间狠狠洗了一把脸之后,待他周身的杀气没那么明显之后,他才打算去找乔依然。

    “老婆,你在哪里”,顾澈刻意使他声音柔和,但还是听起来硬邦邦的。

    乔依然一听他声音就很不对劲,就立刻敦促着赵馨茹,“你赶紧去看看睿霖哥,这两人刚才肯定吵架了,顾澈那语气隔着电话都能吓哭了我。”

    着急的小女人,压根就没有把手机的听筒给捂好,于是这话全被顾澈听见了,他无奈地笑了笑,“孩子妈,吓到你了,很抱歉,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去找你吧,哎,老公,你该真不会对坐着轮椅的男人大打出手的,”乔依然着急地把嘴里的薯片“卡嚓嚓”地咬碎了之后,又安慰着,“人生病当然就脾气比较怪,会说些伤感情的话,你别那么介意啊。”

    两人在电话里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突然,乔依然吃惊地“哈”了一声,就慌张地对手机说着,“老公啊,我去去洗手间再去找你哈,都是你的宝宝刚才太饿了,害得我吃喝多又吃多了。”

    他的小妻子啊,永远都有办法让他糟糕的心情,莫名其妙地想笑。

    他索性就在花园旁溜达着,想着马上就会看到她了,可是他等了五分钟却还没看见她,生怕她出什么事,顾澈一时之间慌得都忘记去看手机上乔依然的定位了,就那么像个屋头苍蝇一样四处找寻着。

    始终没找到人的时候,他这才想起了定位系统。

    “还好,就在200米远的地方”,顾澈轻嘘了一口气,等赖柏海接手这间医院的时候,要他一定要缩小医院的面积,要不然找个人好麻烦。

    当顾澈看到乔依然那穿着枣红色大衣身影时,他的心这才落到了肚子里,可随之,他眸底就浮现了一丝杀机。

    在一树之隔的角落里,乔依然对着一个带着婚戒的男人说,“爱你的时候,你那么不在乎,现在又回来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不能放过彼此?我记忆中的徐宇,为什么会变得那么不堪,你为什么会做那种事?你知道当年我有多伤心吗?你知道,我有多失望吗?为什么会那样,为什么会,为什么要那么狠心?”

    过去的那些不和谐的画面全部都浮现了出来。

    有些不好的记忆,怕是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小依然,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想见见你,以前你可是很喜欢跟我待在一起的,你忘记了吗?别哭啦”,徐宇望着眨巴着眼泪的小女人,想着时间过得真快啊,“一眨眼,你都要当妈妈了。”

    “徐宇,我问你,你后悔吗?”为什么人们会那么狠心,狠心到可以违背自己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