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很爱很爱吃醋-私人婚-
私人婚

第665章 很爱很爱吃醋

    “能开玩笑,那就是没事啦,要不然你女朋友要恨死我啦”,乔依然朝他安心地一笑,就转身回了顾澈病房。

    她的笑脸在进病房那颗,看到顾澈脸上那些小伤痕的时候,完全就凝结了,“哎,真是让人生气,老公,你干嘛不还手,他要是把你打死了咋办?”

    见顾澈盯着她手上的药瓶,“白海拿过来的。”

    “不用”,顾澈斩钉截铁地推开了那药瓶,又严厉地望着乔依然,“你跟他很熟吗?你们关系很好吗?”

    这酸味啊,真是要把她骨头都酸麻了,乔依然嘿嘿一笑,“顾大总裁,什么时候这么没自信啦,还是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这么大个肚子,那个男人能看上我。赶紧给我看看,我的牙齿被酸掉了多少颗?”

    “这可难说,指不定有人就是有特殊爱好,指不定就爱大肚子的女人”,这酸味让顾澈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就又岔开了话题,“我要喝咖啡。”

    “喝水好了,爱吃醋的男人,我就出去跟他说了几句话,你这是怎么了,吃的是那么门子的醋啊,你怎么还是这么爱吃醋啊,你是不相信我吗?”乔依然一边给他倒着热水,还一边给他吹了吹,又觉得太热了,“我给你兑点饮水机里的凉水哈,稍等。”

    她现在的身体已经开始明显的发胖了,她弯腰的时候都有些吃力了,顾澈立刻下床,抢在她前面接过她手里了的茶杯,“你这爱猜想的毛病什么时候改改啊,我想喝咖啡,就是因为要喝热水啊,你不给咖啡喝,连个热水都不让我喝,有你这么小气的老婆吗?”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乔依然不跟他计较了,拿起棉签就沾上了白海拿过来的药油,那知道他直接就扔掉了她手里的棉签和药油,“也不知道这药会不会含硫酸,他万一嫉妒我长得比他帅,故意在里面下药呢。”

    “顾澈,你真的太不可理喻了,你要真这么着你想你这张脸,你说你刚才挨揍的时候干嘛不躲,你跆拳道不是黑带了吗?”他使这些小性子,可乔依然还是要给他上药啊。

    要不然这么完美的帅颜,留下疤痕了,可就太遗憾了。

    “哪有女婿打老丈人的,我要动了他一根手指头,你现在就得恨死我了”,顾澈忍着那消毒药水的刺痛,狠狠地皱着眉,“再说了,他练得是泰拳,招招毙命的。”

    药水掠过他的伤口,那种锥心的刺痛感让他再次回味了一番陆松仁的狠厉。

    “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我有那么不讲道理吗?”乔依然故意给他涂药的时候,狠狠戳了他的伤口,“不疼你不长记性。”

    “哈哈”,顾澈看着自己小妻子那红肿的眼睛,还有她那关切的模样,他直接说,“我觉得这次受伤还挺值得的啊,至少我老婆心疼我。”

    “没出息,你要是不还手,我觉得他能打死你,他那个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压根就没有把你当女婿,人家都说女婿顶半个儿子,他能那么对他儿子吗,不可能,好不好?他就是把对顾家的仇恨全部转到你身上了,我待会回去非得好好骂他一顿。”

    “瞧你眼角这个伤,就快接近眼睛了,心疼死我了。”

    懂得心疼就好,反正他也年轻,挨点揍也不会少点什么,“吻我,就不疼了。”

    “老不正经的,是不是被揍上瘾了”,乔依然用手指戳了戳他大脑,“你刚才干嘛突然上楼了,你简直就是送上门挨揍。”

    才不会给她机会嘲笑他又吃醋了,于是某男理所当然说着,“本来上去找你理论的,谁让你半途不找我了。”

    这粘人的样子,简直就像个要吃一奶的小孩子一样,乔依然奖励性地吻了他一口,又摸着他肋骨的地方,“这里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再去做做检查,老公,你一定要健康,陆松仁最近每天都花尽心思要对付你。”

    “你希望我赢。”他这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可乔依然突然就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我只是很不喜欢他在你背后做小动作,一点也不君子。”但可不可以不要把陆松仁赶尽杀绝。

    “放心吧,他怎么说也是我们宝宝的亲外公,我不会整垮他的。”抬起她现在逐渐形成的双下巴,深情地望着她说,“我老婆是越来越漂亮了。”

    “谢谢你,亲爱的老公”,她亲生爸爸虽然偏激,但他心中的苦闷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她无法去怪他。

    这边小两口子擦完药,就开始了腻乎了。

    而今天被赵馨茹骗出去的方睿霖,一回到房就看什么都不顺眼了,把赵馨茹递给他的水也推到了地上,“滚。我不要一个爱算计我的人待在我这里。”

    他脸上那若隐若现的巴掌印,着实让赵馨茹有些震惊,按照方睿霖那种爱面子的大男子主义,那里受得了别人看他被打之后落寞的样子。

    她给他削了好些水果之后,就默默地打算走了。

    走之前,赵馨茹还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放心,就冲今天这事,我也不好意思公开你的照片,你放心,不会有那种事情的。”

    交待好护士后,赵馨茹走的时候,心里又有点怪怪的感觉,她是万万没想到顾澈会动手打一个病人的。

    “明明早就想离开了,为什么要到走的时候,又有点不习惯了呢,该死的惯性啊”,赵馨茹打算去看看顾澈再离开,可她还没走到顾澈病房的时候,就遇上了一个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唯亭,你早点回家休息吧,别担心我了”,听到徐宇的声音,赵馨茹的脚步就逐渐变迟钝了。

    她躲到了柱子后面,看到穿着病号服的徐宇,再见到他,他怎么就穿上了病号服,前几天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吗?

    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赵馨茹摸了摸眼角的泪水,打算直接回家好了,不去看顾澈。

    可她走着走着就发现有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小依然的先生把我弄得两条胳膊脱臼了,”徐宇说话的时候一点抱怨也没有,很是接受这个局面,“你过得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