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至少过得比你好-私人婚-
私人婚

第666章 至少过得比你好

    “至少比你过得好”,赵馨茹的心里瞬间惶恐不安,各种情绪在心里混杂着,但她还是高傲地像个女王一样指了指徐宇那身病号服。

    眼见着徐宇深深吐了一口气,像是某种罪恶得到了释放一样,“能麻烦你送我回病房吗?我不是太方便。”

    这种轻声温热的声音,哪里让外人看的出来这是一个曾经扼杀过自己小孩子的狠心男人呢。

    赵馨茹讥讽地笑了起来,又冷了他一眼,“豪门的姑爷竟然连一个看护都请不起吗?”

    同样是穿着病号服的可恶男人,方睿霖就比他要光明磊落多了,方睿霖就算破坏顾澈和乔依然,也不会闹出人命那么可恶,更重要的是眼前的徐宇可是压根就没有方睿霖严重。

    人家方睿霖跟她赌气,还能咬牙推着轮椅往病房里跑呢。

    “馨茹,你还生我的气呢?”这种粉饰太平的语气可真是让赵馨茹生气,她可真想给他一巴掌,但这几天被方睿霖折磨得就算很气也要是保持了微笑。

    似乎惹怒了赵馨茹,就达到了他某种目的似的,徐宇这才眼角下拉,用着很心痛地语气说着,“对不起,我做错的事情,我没有想过要得到你的原谅。”她的手到了冬天还是会那么冰凉吗。

    很想去握那近在咫尺的手,但胳膊很疼,抬起来都难受,不愿意在赵馨茹面前露怯,他便没有去握她手了。

    既然回到了s市,他们也还是有很多机会,不是吗?

    “不错,挺有自知之明的,”赵馨茹在心里苦涩地取笑着她自己,为什么见到这个人渣的时候,心还是那么痛。

    那种痛,一定是因为那个未出生的孩子,绝对不是因为这个畜生。

    徐宇只有胳膊是受伤的,他的腿还是灵活的,他急忙挡住了她的去路,“我以后会定居在s市,希望我们能像老朋友一样见面喝茶。”

    这时,赵馨茹刚想发发飙的时候,就看到了赖柏海穿着白大褂从顾澈病房的方向出来,她喊了一声,“赖医生,顾澈怎么样了?方睿霖他心情低落得不得了。”

    徐宇探究地上下打量着赖柏海,他目测这个男人不是个普通身份的男人,因为这个男人路过的地方,那些年长的医生都是对他点头哈腰的。

    在雄性的世界里,只允许存在他们一个雄性存在,于是徐宇回赠了赖柏海一个一点也不友好的眼神。

    而赖柏海也不是吃素的,只是无视他,拉着赵馨茹就走到了一边。

    “他俩究竟是怎么回事?阿澈满脸都是伤,他也不找我给他看那些伤口,全让乔依然给他吐着药,我刚伺候好那个爷,再去看你们家方爷,你要出去啊,去完早点回来啊”,赖柏海又安慰了赵馨茹几句,就走了。

    赵馨茹笑着跟他说了再见,她有些疑惑了,方睿霖的手上可是一点也没有打过架的痕迹啊。

    都把顾澈打伤了!

    那就是方睿霖回击过顾澈,按照顾澈那种体型,也不会很好让坐着轮椅的方睿霖得逞吧?

    他俩是在地上打的架吗?

    明明方睿霖的衣服还是早上她给换的那套啊,不可能。

    很明显打伤顾澈的压根就不是方睿霖。

    这时,赵馨茹发觉一直盯着她的徐宇越走越近了,她二话不说拿着她的包对着他的头砸了过去,“你是什么东西敢打依然的老公,是不是活腻了。叫你老婆给你找块好的墓地去,下辈子长点眼睛。”

    “馨茹,你听我说,我”

    乱打一通之后,她就卷起了袖子,风风火火朝顾澈病房去了。

    才一进门,就看到了顾澈那张人神共愤的脸上尽是小伤小疤的,她就更加的火大了,接过乔依然倒过来的水,就放在了桌上,“那个徐宇算什么东西,他竟然敢打顾澈,真是气死我了。你说那种畜生,顾澈打他,居然还敢还手,我真后悔刚才用包砸他了。”

    “你心疼了?”乔依然实在不愿意看到自己好姐妹跟一个混蛋再在一起了。

    “切,乔依然你这还是什么智商,我是那种受虐狂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见我什么时候吃过回头草啦”,赵馨茹大口又优雅地喝了一口水之后才说,“我应该用高跟鞋砸下去的。”

    一直沉默的顾澈有些担心他刚才那些吃醋的事情被发觉,就立刻岔开了话题,“可你今天穿的是平跟。”

    此刻,赵馨茹憋不住“噗嗤”一下把她嘴里的水全喷在了顾澈的被子上,她赶紧指挥着乔依然,“赶紧给他还床被子,不行,我来吧,你个大肚婆好好坐着休息。”

    无奈地乔依然看着自己老公没有发火,她安慰着赵馨茹,“没事,我还能干活,你现在被睿霖哥操练得很会干这些活了吗?要知道你家以前的被子可都是我换的啊。”

    “你这个丫头,就不能在顾大总裁面前说点我的好话吗?”赵馨茹还是强势地把乔依然按在了沙发上,细心地给顾澈换了被子。

    很少会有女人看到顾澈睡在床上的样子,因此,当赵馨茹安顿好一切坐在病床上的时候,他有些别扭。

    乔依然看他欲言又止,又浑身不自在的样子,就自作主张帮他问着,“睿霖哥还好吗?”别扭的男人啊。

    “就挨了几个巴掌而已,然后把我给撵出来了”,赵馨茹用着一种脱离苦海的语气说着,随之又不好意思地指了指顾澈脸上的伤,“真是对不住你们小两口了,你们帮我教训了徐宇,还让顾澈脸上受了这么多伤。”

    “哈?”乔依然不停摇着头,“我亲爹给打的,你口口声声说什么顾澈打了徐宇,他压根就不认识徐宇啊,怎么又会去帮你教训啊。”

    只想从这两个女人眼前消失的男人,闭了闭眼,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他主动说比较好,至少不需要完全交待。

    部分交待,就能化腐朽与神奇了,“看依然对着他哭,一个不小心就把他两条胳膊给卸了。”

    “真男人,依然,你这是捡到宝咯”,赵馨茹艳羡地看着他俩,她要什么时候也会有这样一个护着他的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