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坑爹-私人婚-
私人婚

第667章 坑爹

    对于称赞自己男人的言辞,乔依然从来都是坦然接受的,“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男人。”

    “哎呦,我老公真是越看越man了”,压根就没有深究他干嘛要偷听他们的谈话,捧着他的脸,就豪放地当着赵馨茹面“啵”了他薄唇一口。

    私底下,他当然是很享受这种来自他小妻子的热情,可是有外人在,尤其是一个下属级别的女人在,他很是放不开。

    想推开乔依然,又怕她站不稳摔倒,所以就很宠溺地红着耳根说,“别闹了,乖乖坐好。”

    “害羞了,我们宝宝的爸爸害羞了”,乔依然像是故意跟他作对一样,偏要往他怀里钻,还撒娇地说,“老公,抱抱啦。”

    “听话”,揉着她脑袋,轻声劝着,却一点用也都没有,他也只好照做了。

    “啧啧,别虐单身狗了,赶我走直接说呀,没良心的,有男人就没姐妹了,我走了啊”,赵馨茹越看他俩,就心里越开心。

    难怪又很多人说,看人秀幸福,就能感觉到自己也很幸福一样了。

    这刻,赵馨茹深有体会,这么多年的单身,突然她也好想找个对她好的男人结婚了。

    可曾经那么多跟她求婚的男人,可都是被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如果那些求婚不成的男人,能等到我现在想结婚的时候了,该有多好”,赵馨茹在心里叹息的时候,她就出了顾澈的病房门。

    突然,她也好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啊,看样子以后就不要拒绝父母相亲的提议了。

    “馨茹,等等我”,乔依然一边穿着大衣,一边小跑着追了出来,她挽上了赵馨茹的胳膊,“有人心疼你的辛苦付出,让我带你去你买买买,吃吃吃去。”

    “哎呦,阔太欢迎你用钱砸死我。”赵馨茹忍不住扶着乔依然的腰,“累吗?孩子乖不乖啊?”

    “回干妈的话很乖,等它长大了可以陪你喝酒,现在就由它妈妈我陪你去吃火锅吧”,乔依然亲昵地靠在她身上。

    人跟人之间的感情就好奇怪,她和乔惜梦明明是亲姐妹,可她俩就不如赵馨茹这种姐妹情。

    这次乔依然特地选了s市最高档的火锅店,鼎风火锅。

    “不错啊,小妞,这是不是完成你小时候吹的牛了啊,等你有钱了一定要请我来鼎风火锅吃一顿”,赵馨茹小心翼翼地给乔依然拖着椅子。

    “嘿嘿,借花献佛呗,因为是顾澈的钱,所以我不太好意思请你去包间,等我把孩子生了,我认真做蛋糕,再请你去包间哈”,乔依然没心没肺笑着,又敦促着赵馨茹赶紧点菜。

    翻着那菜谱,赵馨茹瘪着嘴问,“怎么你要跟他分这么清楚,他对你不是挺好的吗?还是你小气就直说,什么等你孩子生完了,等你孩子生完了,估计又去生下一胎了,那有空做蛋糕赚钱请我去包间吃火锅啦。”

    “是我小气啦”,乔依然无可否认,她实在接受不了一顿火锅在包间吃起步价就是一万,她又遗憾说着,“很有可能我生完孩子以后,我们这辈子就不会再见面了。”

    “什么玩意?你得了不治之症吗?”赵馨茹“咯咯”直笑,“换个好点的理由,怎么得了,当了阔太就瞧不起糟糠朋友啦。”

    乔依然伤感地撕着纸巾,唉声叹气地说着,“你也知道陆松仁跟顾家之间有多僵了,我和顾澈夹在中间很为难,我不想对不起给我生命的亲生爸爸,可他又不会同意我跟顾澈而在一起,除了我不想孩子一生下就没有爸爸,更加不愿意离开顾澈。”

    “我得知身世的时候,我真的快要崩溃了,私奔是我想了很久才想出来唯一的办法,除非陆松仁跟顾家的纷争能和解,只是可惜那比中彩票的希望都低。”

    看着最近乔依然和顾澈相处很融洽,她以为他们之间是彻底太平了,“难怪小两口就算和好,你也住在陆松仁那里的。小姑娘长大喽,都知道为自己打算了,不错,为了自己的爱情,姐支持你。”

    “谢谢,我知道动员顾澈跟我走,什么都不管,这都是很不负责任的事,可是我真的很不愿意留下来看他们斗得你死我活的。我不想对不起我的生身父亲,也不愿意看到我心爱的男人一败涂地。”

    “我只好选择逃跑了。”

    对于自己好姐妹善良到总是会委屈自己而顾全大局的性格,她安慰着,“依然,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生活的,不要愧疚,真的。你留下来,无非就是多了两个痛苦的年轻人,还有一个无辜的孩子,你当时逃婚,顾澈是连命也不要追你。”

    “你想想看,你要留下来,又不能跟他在一起,他又会做出多少过激的事情,至于你亲生爸爸,我倒是听说了很多,他对外放话就是要搞垮海乾和dl。”

    乔依然忍不住想为陆松仁解释,“他其实以前过得太苦了,大好的人生被毁了,心里那口气就是咽不下去,我姑姑也因为这些事,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神志不清了好些年。最近又犯了病,他因为回不来错过了很多事情,他超级恨顾家,其实也不能怪他。”

    好像觉得她说太多了,有些太偏颇了,就立刻收住了声。

    而很懂她的赵馨茹,搂着她的肩,看着那正在沸腾的汤汁,“妞,血缘这种东西就是这么神奇,所以离开是你们最好的选择,不用跟心爱的男人站在对立面。”

    “希望吧。”

    “那就当我们最后的一顿吧,今天我请客,为你践行”,赵馨茹突然觉得心里空闹闹的,“看样子我要赶紧去相亲结婚了,要不然以后你们私奔走了,我就没有人陪我说话啦。”

    “我不会那么快就走的啦,至少要孩子生了再走,我这熊猫血型,顾澈怕我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就想我在s市生,万一有个什么事,我亲爹还能给我点血”,乔依然有些自嘲地往锅里加着菜,“我就是个坑爹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