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还以为多厉害-私人婚-
私人婚

第669章 还以为多厉害

    “我不想走了?”乔依然撇下顾澈径直朝方睿霖的病房去了,她直接坐在他病房外。

    那个一直只在方睿霖病房外围转假装不关心他的男人,装作很是无可奈何的样子,大步跟上了乔依然,坐在了她身边,“慢点走,还怀着孕呢。”

    把她的小脸直接靠在他肩上,顾澈顺势就用肩膀搂着她。

    “现在知道我是孕妇啦,刚才绕着我在这层楼转圈圈的时候,你就没意识到吗?你这个故意的臭男人,明明就是想过来看看,又拉不下面子,”乔依然伸出温热的手指戳着他的下巴,“要是被我亲爹知道了,他又得扁你。”

    确实有点不好意思,但某个爱面子的男人,是不会在方睿霖病房外承认的,万一被他听到了,那得多难为情啊,“很晚了,病人都睡觉了,你别吵。”

    女人还是笨笨的就好,像乔依然现在越来越聪明了,反倒让顾澈有时候觉得有些苦恼,他心里那些小算盘全被她悉数得知了。

    “嘿嘿,你这是承认了你是故意趁着睿霖哥睡着才来的吗?”乔依然颇有感触地摸着肚子,“宝宝啊,宝宝,你爸爸做的这么故意,还不让我说,我决定无论你是男孩还是女孩,我就给你改个名字音同‘故意’好了,女儿就叫做顾意,意思的意,儿子就叫做顾毅,毅力的毅。”

    “哈哈,三秒钟搞定一个孩子的名字,我是不是好聪明啊,老公。”

    只是她话才说到一半,就感受到了一个嫌弃的眼神,然后,顾澈就松开了她,踱着步子站在了方睿霖的门外,又斜视着笑得前仰后缀的乔依然,用眼神警告她要安静。

    “好不好嘛,老公,顾毅,顾意这么好听的名字”,乔依然权当看不见他那冷厉的眸光,就轻声踱着步子,捉住了她的手,“你说我聪不聪明,改的名字好不好听?”

    这个小东西还真是怀个孕,也越来越任性了。

    顾澈白了她一眼,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蹙了蹙眉,想着有些事还是他自己做的比较好,要不然这小东西又要给他们孩子改乱七八糟的名字了。

    “你干什么啊,在外面不要动手动脚啦。”乔依然小声抱怨着,他的手那么强势地在她大衣里摩挲着。

    两人的身体又贴的那么近,真是很容易让她想入非非了,尤其是他薄唇滑过了她的耳根,他下巴靠在她肩膀上,那两只胳膊只是环着她,但并没有从后抱住她。

    一边按着乔依然的手机,给赵馨茹发着短信,“拍张哥睿霖的脸看看。”这个小东西就爱“睿霖哥,睿霖哥”的叫。

    短信发完,顾澈嘴角讥讽地笑着你,“就这么想我对你动手动脚?”

    “不是,我,我我怕你控制不住你体内的邪恶力量”,乔依然赶紧狡辩着,她的身体现在只要是顾澈,那绝对是一点就着了。

    但她就是不能承认,仿佛她承认了就是跌份了一样。

    “乔老师,撒谎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顾澈看着她那已经被调到静音的手机,那上面很快就有一张方睿霖正在睡熟着照片。

    他脸上那几个手指印在照片上是看不清楚了,想必也消散了不少吧。

    红着耳根的女人,故意用粉拳捶着他伤了肋骨的那边,“我好困,要睡觉了。我先回去了。”

    “告诉老公,你是真的困了,还是想再做点别的事情,比如说运动”,今天发生的事情还真是多,但只要身边还是这个小东西,他的世界就全部还在,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尽管他很遗憾跟方睿霖闹到这么僵了。

    乔依然的经验告诉她,这种话题一定要保持缄默。

    其实,方睿霖一直没睡着,刚才回短信的,也是他,那照片也是赵馨茹手机里储存着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就是当面跟顾澈翻脸了,又为什么会刚才手欠回了一张他脸上的局部照片呢。

    他把这个做法归咎于他刚刚碰巧正在搜寻着她手机里他们的亲密照。

    “只是习惯罢了吧,毕竟这么多年,对顾澈都是有求必应的”,方睿霖有些不愿意面对自己内心里那个自卑的他,。

    就着床头灯,他看着睡着蜷缩在病床边缘上的女人,看着她手机里的照片和微信,他有种被耍了的感觉,捏着赵馨茹的鼻子,铁青了一张脸,“还以为你心机深不可测,原来只是个幼稚鬼。”

    “呼呼,嗯”鼻子呼吸不顺畅的赵馨茹,改用了口呼吸,病房里也就想起了她吧唧嘴呼气的声音,还有揉着她鼻子的声音。

    为了不吵醒她,他松开了他的手,他望着这个不知道该形容她是聪明还是笨的女人了。

    首先欺诈他,拍了他们的亲密照,他用手上来要挟要交出所有照片否则就告她的时候,她又狗急跳墙地趁他住院熟睡的时候,刻意地制造着顶包亲密照。

    有些意思。

    ——

    高雅澜晚上正在家里拿着剪刀做着衣服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她的经纪人mary打来的,她俩自从在高雅澜的丑闻出来后,就互相为了自保彻底反目了。

    “什么事?”对于这种出了事就把所有责任往她身上推的经纪人,她实在是没有心情去伪装基本的礼仪。

    “当然是好事啦”,mary在自家沙发上浅酌着红酒,“我最近签了个新设计师,她的作品不是太亮眼”

    “你觉得我还会帮你做枪手吗?”高雅澜不希望她的人生再有任何瑕疵了,她不要以后跟顾澈在一起的时候,又爆出丑闻。

    电话那端的mary笑得很满意,一点也不像是被拒绝的样子,“这才是艺术家的脾气啊。以前装的辛苦吧。”

    “既然没事,我就挂了”,高雅澜可不希望再跟这个带她入歧途的人再有过多的联系了。

    “发一条截取过的语音给你听听,想要听完整版,就帮你师妹改改图,”mary也嫌弃地说着,“怎么说你也是我带出来的,现在成天在网上贱价卖你的设计,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