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对不起,爸爸-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章 对不起,爸爸

    那脚步声越走越近,乔依然的心情就越来越失落了。

    不是他,他的脚步声,不像这个人的这么厚重,这个人一定比鸭子先生要胖。

    “二少爷,半小时前刚刚到了一批澳洲深海大龙虾,要不要让厨房现在给您做几只,郑夫人可是专程找我订了二十斤,说是您最爱吃?”餐厅经理礼貌地朝郑彦说着。

    提到他妈妈,郑彦温和地笑了笑,“那就有劳马经理,帮我做四个。”

    寒暄了一会,马经理才走。

    郑彦无奈地耸耸肩,“这或许就是我待在郑家的原因,为了妈妈成为让人尊敬的郑夫人。”

    两人沉淀在各自的思绪中。

    等到龙虾来了之后,郑彦才恢复起温润的笑容,可乔依然却又盯着楼下的喷泉池发着呆。

    “他今天没来。”郑彦注视着乔依然,他觉得昨天在喷泉池的那个男人跟以前在乔依然楼下的那个男人背影很像。

    女人点了点头,“馨茹今天回家了。”郑彦又不认识鸭子先生,一定说的不是鸭子先生。

    “那个男人我记得。”郑彦的手放在桌上,他正想一步步朝乔依然的手靠近,“他是上次在你家楼下把你带走的那个男人。”

    凝着乔依然越来越差的脸色,郑彦顺势握住了乔依然的手,“依然,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能帮你的。”

    这双大手不是他的,没有鸭子先生的温暖,也没有他的有力道,乔依然还未把她小手抽掉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宛如大提琴般低沉的男音,“又耐不住寂寞了?”

    抬眸是她刚才脑海里念叨的人,女人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你怎么来了?”

    男人把乔依然的手从郑彦手里给解放了出来,又让服务员上了一块消毒毛巾,仔细给女人擦拭着小手,乔依然享受地望着男人,这刻这个男人是专属于她的。

    手擦拭完毕,男人故意在她手心里挠了挠,痒痒的,女人的脸瞬间浮现了一丝绯红,男人吻上了乔依然的唇,乔依然双眸瞅着四周,抗拒地推搡着男人。

    坐在他们对面的郑彦,被深深地刺伤了,这个男人正在挑衅他。

    “请你放开依然,你究竟是谁?”彬彬有礼的郑彦,克制着他内心的愤怒。

    男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看也没看郑彦,而是单手挑着乔依然的下巴,贴近乔依然的脸,淡淡地开口,“我是她男人。”

    “你别这样。”乔依然对昨天顾澈打的那通电话还心有余悸,她昨天跟郑彦还没怎么着呢,顾澈就立马打了电话警告她。

    刚才鸭子先生还亲了他,顾澈的眼线会不会已经看到了,会不会……

    她不安地朝四周扫视着,看着有没有谁盯着他们看,她觉得每个穿着制服的服务员都值得怀疑,她内心很是恐惧,“走,我们走。”

    可稳如定海神针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不肯起身,虎视眈眈睨着对面的郑彦,他清冷的眸底掠过一丝寒光。

    昨天才警告过这个小东西不要再跟郑彦这个臭小子幽会了,居然今天又在同一个餐厅跟这臭小子有说有笑地吃饭,臭小子居然看着小东西眼睛都不眨的。

    望着乔依然和男人的亲密举动,郑彦不愿相信,他只相信不久前乔依然说的还没男朋友的话,而面前来者不善的男人一定是对依然造成了某种困扰。

    “先生,请你不要再骚扰依然了,否则我会报警。”郑彦毫不示弱,他回瞪着男人,他眼眸里尽是他的愤怒。

    骚扰?

    还敢报警?

    贼喊抓贼吗?

    男人反手握住乔依然的手,故意举到郑彦面前示威,深深刺痛了郑彦的眼睛。

    “依然,他真的是你男……朋……友吗?”他不愿意相信乔依然最近的失魂落魄全是因为眼前的男人,他难以相信地望着乔依然。

    那个乖乖的甜甜地喊他“童哥哥”的小女孩竟然有了男朋友,原来她的失魂落魄不是因为她家里的经济状况。

    要怎么跟郑彦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照实说,嫖客与鸭子的关系,她觉得亵渎了她跟鸭子先生的感情。

    承认鸭子先生是男朋友吗?可她明明度郑彦说过她没有男朋友的。

    两个男人此刻都颇有默契等着乔依然的答案,尤其是鸭子先生握着她的手更加用力了。

    “他……是……我……前……男友。”乔依然磕磕巴巴才吐出一句,她用着祈求的眼神望着男人,“我们走,好不好?”

    被前男友的某人,窝在心里的火焰烧得他想杀人,被他紧握着的小手挣脱了他的禁锢。

    “童哥哥,我们下次再约,我先走了。”既然鸭子先生不肯走,那她走掉就好了,以免被顾澈抓到现行,就只会连累鸭子先生了。

    女人连电梯都没有等,就急匆匆跑着楼梯下了楼,钻进一辆的士车消失在男人的眼帘里了。

    惴惴不安的女人不敢看的士车的后视镜,她害怕男人追了上来。

    蓦地,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心里既期待又害怕地接了起来,可电话接通后,她的心略有失望。

    “依然,我是爸爸。”顾海峰有些难为情地在电话那边说着,他着实很愧疚给乔依然打这个电话。

    “您好,爸爸。”或许是刚跟鸭子先生见过面,乔依然在听到顾海峰的声音时候很心虚。

    顾海峰像是有难言之隐,支支吾吾半天问了一些琐事,又沉默了。

    作为儿媳,她没能守住本分,在婚姻期间内爱上了别的男人,这是她的不对。

    源自于对顾澈的歉意,乔依然自然对顾海峰的态度也十分友善,还有一部分就是她对顾海峰隐藏了施艳包养鸭子先生的事实。

    “爸,是不是您想见爷爷,爷爷不肯见您,我会试着帮您劝劝爷爷的。”

    “不是,依然,这件事我还真没脸求你。”顾海峰很是艰难才说出这句话。

    难道,顾海峰知道了鸭子先生的存在吗?

    窗外的倒影是那么的模糊,乔依然的眼眸溢出一层雾气,“对不起,爸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