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省亲-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1章 省亲

    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有那懒得管电视上顾家的新闻,让陆松仁很难不心软。

    是的,明知道她在做戏,可他还是愿意上当,但一想起私奔是她的主意,陆松仁心里那狠厉的一面就战胜了他的感性。

    “刚才电视上在讲我跟顾家的斗争”,陆松仁平静地说着,又换了一个一次性杯子给他自己倒了水。

    不喝他自己的杯子,因为那被乔依然给倒满了。

    他这些举动,乔依然自然是看在眼里了,她有些生气,但想着他应该更生气,就嘟囔着,“你昨天吼我,赶我走,我都没生你的气。你比我老那么多,怎么就比我还小气。”

    除了顾家,只要她开口想要的,陆松仁都会给她,那是他身为父亲一天都没抚养过她,对她的亏欠。

    可是这个死丫头,把他对她的好,全忽视了,满心里眼里就只有顾澈,“我很不喜欢顾家,非常讨厌顾澈。”

    “我有要你喜欢他吗”,乔依然一早上等不到他,也没怎么吃东西,于是干脆坐在他身边,把她的卡通杯递给他,“我想喝杯麦片。”

    那语气跟小孩子乞求爸爸“爸爸,给我买个糖吧”。

    那声音甜糯糯,撒娇味道很是浓重,而陆松仁依旧不为所动,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被人背叛了。

    像乔依然这样背着他做出私奔的打算,就是背叛,他远离她坐着,乔依然就拿着个空杯子跟着挪了过去。

    两父女很少坐的这么近,乔依然拉了拉他衣袖,“我今晚就回家住。”

    瞅着她那委屈得恨不得挂上酱油瓶子的嘴,陆松仁在心里叹息着,给她倒了一杯开水,“我脾气不好,说不定哪天就把你又关起来了。你还要回去住吗?”

    “我肚子很饿,都是你早上不在这里,我都没吃早餐,”乔依然喝了一口水,就环上了他的胳膊,“只要家里有吃的供着我和宝宝,我就愿意,嘻嘻。但是我现在想吃麦片。”

    这一回合,乔依然全胜。

    对这个好像几辈子没吃过东西的样子,陆松仁无奈极了,算了,毕竟是自己亲生女儿,先让她再高兴几天吧。

    世界上那么多男人,爱上谁不好,为什么一定要爱上顾澈。

    这天,乔依然就一整天陪着陆松仁,他们也不是经常都有交流。

    在陆松仁办公的时候,乔依然突然就拿出了软尺在他身上量了起来,但陆松仁好像很反感有人在他动作。

    “以前经常有人在你后面偷袭你吗?”乔依然嬉笑着的同时记录着他的肩宽肩长,“我给你织一件灰色的毛衣,不知道过年前能不能织好,现在都快十二月了啊。”

    听着她惆怅的语气,陆松仁把那些年动荡不安的记忆给沉了下去,他语气没有丝毫温度,“不要告诉顾澈,我带你回老家去拜祭一下你爷爷奶奶。”

    “为什么?”乔依然很是自然地问着,压根就没有多想。

    “如果不是顾家那么害我,你爷爷奶奶也不会那么早就不再了,我也不会没陪在他们面前了”,陆松仁当下就伸出手朝她要了手机,“我不愿意让仇人出现在我们祖坟前。”

    似乎还真有点道理,乔依然也没多想就把手机给他了。

    当天下午五点了,陆松仁带着乔依然来到了离s市有三小时车程的b县。

    陆松仁的老家在一处汽车都开不进去的小山村里,乔依然是由几个轿夫抬着轿子给抬回去的。

    拜完父母之后,陆松仁又带着乔依然逛了逛他小时候住的地方和学校,当天他们住在了b县的老家。

    在没有手机的晚上,虽然有点无聊,但乔依然还有着她的任务,织毛衣。

    “织的又不好,干脆去买好了”,陆松仁这次第五次看到乔依然拆这排线了,看着她着急的翻着织毛衣的书不停拆了织,织了拆,他眼睛都花了。

    “你懂什么啊,买的有我这片孝心吗?”乔依然揉了揉眼睛,左右手一直拿着她所织的比照着书上,“我明明就是一步步照着做的,为什么我就织的就是这么不对劲呢?”

    对这些压根就没有研究的陆松仁,耐着性子,“我来看看书,怎么就这么笨,对着书都不会,跟你妈一个样子,笨死了。”

    “略略略”,乔依然朝他做着鬼脸,“你要是再聪明点,我也就不会这么笨了,哼。遗传懂不懂,我家宝宝以后肯定是个聪明的孩子,它爸爸可聪明了。”

    眸色一暗的陆松仁直接抢走了乔依然手里的毛线,对着书上拆了一排,又很快地织好了。

    “唔,好聪明”,乔依然一脸崇拜地望着他。

    “趁我活着,你好好孝顺我,不要像我这样有本事孝顺爹妈的时候,一个都不在了”,每每想到这里,陆松仁都格外的难过,这都是顾家的人,他是不会就那么算了的。

    在这里住了一晚之后,以为白天会回去s市的,哪知道陆松仁又让她陪着去附近的市散散心,她虽然很想跟顾澈报个平安,但也知道回来扫墓后,陆松仁的心情很糟糕。

    那些想法也忍住了。

    而远在s市的顾澈早已经急疯了,确定了乔依然不在陆松仁的家之后,他就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事情。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乔依然就像是失踪了一样,没有出境的记录,却又找不到她。

    这种前所未有的惶恐,让顾澈如坐针毡,他每晚都会在他病房里等着,就怕乔依然突然回来找不到他会急,会像他这样害怕。

    “扣扣”,顾澈坐在沙发上思考着她去了哪里的时候,听着那着急的敲门声,他什么也没想就拉开了门,他直觉告诉他是乔依然回来了。

    可在他正想把门外的女人拉近怀里的时候,却看见了一张他不愿意见到的脸。

    望着见了她从惊喜到阴沉的俊颜,乔惜梦在心里翻着白眼,那个乔依然有什么好的。

    “姐夫,你怎么了?为什么脸上有伤啊”,乔惜梦疼惜地想摸上他的脸,可被他躲开了,“你回家吧。”

    见自己这么不被待见,乔惜梦有些生气,顾澈越是不搭理她,她就越坦然来做接下来的事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姐姐去把孩子给打掉了,姐夫你看,还是在一家私人医院,找的专家呢?好几万的手术费。”

    “刚才我去陆叔叔病房找我姐,可惜人去楼空了,我在沙发下面发现了这张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