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残忍的事实-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2章 残忍的事实

    打掉了孩子?

    还是去私人医院打掉了孩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前天晚上她还在给孩子想好了名字,怎么可能舍得打掉他们的孩子。

    顾澈冷眸扫了一眼乔惜梦,“少胡说。”他不相信他的小妻子会狠心打掉他们的孩子,如果孩子没有了,那一定是陆松仁所为的。

    “姐夫,就算你不相信我,你也要相信这打孩子的单据啊,你要是真不愿意相信,你大可以找人去那个私人医院去查一下记录啊,”乔惜梦被顾澈瞪着手心和后背尽是冷汗,她指着那破掉的病例说,“看了没,乔依然,怀孕19周,也就是四个多月。”

    在时间上倒是很符合他们孩子的时间,但他心里总存在着一丝侥幸,陆松仁会心疼他自己唯一的女儿。

    病房里的温度瞬间就像是降到了零下,他鹰眸里的寒光慢慢变成了不言而喻的愤怒,仿佛只要再激怒他一下,那双眼眸里就会喷火一样,他指着门口,吼着乔惜梦,“给我滚。”

    他的声音很雄厚,那声怒吼还回响在病房外的走廊里。

    被顾澈当面吼,又被他的回声震得整个人央了下去的乔惜梦,表面对人很害怕,可是她心里却得意地不得了。

    哼,谁让你看不上本姑娘的,不给点苦头你吃,她那口气完全下不去。

    “你吼我干嘛啊,是我把你孩子给打掉了吗?有本事你去吼乔依然去”,已经瑟瑟发抖的乔惜梦,磕磕巴巴地小声嘟囔着,“真是好人没好报。顾澈,你死心吧,你们的孩子没有了,没有了。”

    “不想死,就赶紧走”,顾澈只觉得他的大脑完全停止了思考,孩子没有了,她现在该有多难受。

    “顾澈,你为什么就看不到我呢,我明明就很喜欢你,我比我姐姐要更有女人味,而且我还比她年轻,你喜欢孩子,我可以给你生很多的”,乔惜梦忍着心里的害怕就扑上了顾澈的脖子,对着他的唇就要吻下去。

    这个女人还真是找死,顾澈双手把她扯开,因为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暴躁,他大力地把缠在他身上的女人给甩开了,乔惜梦一个没站稳,就摔到了墙角磕破了头。

    “砰砰”,那巨大的撞击声,还有女人痛苦呜咽地哭声,全都让他更加的暴怒。

    按了紧急铃声,他就开车去外面找乔依然了。

    “找到太太没?”他开车的手都在发抖,孩子没有了不要紧,只要她人没事。

    只要她没事就好,可是她在哪里。

    乔依然,你在哪里?

    电话那端的回答直接让顾澈把手机砸到了副驾驶室了,“那么大个活人,去哪里了。”

    偌大的s市,他已经让人翻来覆去找了好几遍,可就是没有她的身影。

    他捉着那写着“乔依然”打胎的病例,去了那家医院。

    仍不肯相信他们的孩子已经没有了的事实,顾澈找关系调查了看诊资料,乔依然的堕胎手术在那天他被陆松仁打伤的后一天。

    打他的原因就是误会了他要乔依然堕胎,可陆松仁又怎么会带乔依然去堕胎呢。

    他心里还存在着一丝侥幸,说不准是乔惜梦恶作剧,可当他看到监控里面乔依然脸色惨白走也走不动,还不断流泪的样子,他闭着眼睛关掉了监控。

    孩子没了,她才是最受伤的那个。

    她还好吗?被自己亲生父亲逼着打掉孩子?没有他在身边,她要怎么渡过这种时刻?

    “我太太她在手术中,有没有大出血?”顾澈把为乔依然做手术的医生步步紧逼到了墙角,他的拳头对着那个著名的妇科女医生。

    “没,没,一切,一切正常”,权威女医生害怕地只打哆嗦,她压根就不敢看顾澈的眼睛,“手术完后,她跟她妹妹一起走了。”

    她此刻恨不得缩进墙角,那瓷实的拳头砸在她身上,只怕不止皮外伤那么简单了。

    一阵拳风朝她脸边呼呼飞驰着,吓得她着急地闭上了眼睛,她当医生这么多年,情绪激动的病人家属见过不少,她也都能从容淡定地面对。

    可面前这个比撒旦还让她害怕的男人,杀气腾腾地就要打死她的举动,让她很想脱口而出实情。

    “杀人犯,是谁同意你杀死了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顾澈只觉得心口好疼。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有了。

    “砰砰”几声,是拳头砸在了墙壁的声音,权威女医生睁眼的时候发觉墙壁也凹进去了些许。

    她只听到几声沉重的脚步声,待她觉得面前没有那么压迫的时候,睁开了眼睛,就看着院长在这个凌乱的办公室里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做的好,你放心,答应为你修建一间专科医院的承诺,马上生效。”

    “差点就无福消受了”,劝慰女医生感觉她的腿还在发抖,就扶着墙干脆坐到了地上,她总算是体会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

    这夜凌晨,才三点钟的时候,乔依然就和陆松仁起床去山上的求佛了。

    “依然,这个古道寺香火格外的旺,他最有名的是保平安”,陆松仁搀扶着乔依然下了人力轿,朝着那堆满人群的大厅走了去。

    一个庙的香火旺不旺,看慕名而来的人有多少就知道了,“这比我妈带我去的那个庙,香火还旺盛不少。”

    当时她去庙里按照她妈妈的要求求了个孩子,于是她现在就已经怀孕了四个月。

    不知道是不是一定会有用,但好像是许下的愿望,也一步步实现了。

    “你妈带你去求什么了?”陆松仁一手抱着乔依然的肩膀,另只手挡在她身前,生怕有人会撞到他怀孕了的女儿。

    “喏,就这个小家伙咯”,乔依然挺了挺肚子,“既然这个庙最有名的是保平安,那我就继续好好求求。”希望顾澈,孩子都能平安。

    垂眸看了看那一脸母爱的乔依然,陆松仁把她头上的帽子给摘了下来,“我们进去吧。”

    他们无需排队,因为陆松仁捐了一笔可观的香火费,于是他们直接进去求平安了。

    望着虔诚的陆松仁跪在佛祖前面,乔依然有些纳闷了,他看起来不像是多信佛的人啊。

    人家佛祖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可他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