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那么好的主意-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3章 那么好的主意

    乔依然发觉陆松仁跪拜的姿势和庙里的和尚一样标准,她好奇地跟着学着,只听见他第一个愿望就是,“大慈大悲的菩萨,请保佑我女儿健康生下孩子。”

    当下,乔依然就盯着他,她心里很是羞愧,原来她和孩子在他心里是第一位,可她的第一反应是要保顾澈和孩子。

    她也有模有样,还用着足够陆松仁能听到的声音许着愿,“大慈大悲的菩萨,请保佑我两位爸爸长命百岁。”

    故意地她眯着眼睛看了看身边的陆松仁,他顿了顿,但还是没睁开眼看她,只是朝着她那边的耳朵动了动。

    随后,他立刻默声许着愿望,乔依然想听到也听不见了,她就继续求着她的心愿。

    等到拜完之后,他们在去吃斋饭的路上,陆松仁不断回看着刚才跪拜的那间佛堂,“待会给我外孙也请个长命锁,当年我就是带着这里的长命锁,才能大难不死。给孩子取了名字没?”

    提到名字啊,乔依然就兴奋地不得了,“取好了,男孩子就叫顾毅,毅就是毅力的毅。女孩子就叫顾意,意思的意。”

    对于这个简单好记的名字,乔依然就只等着“你赶紧来表扬我,夸我聪明吧”这样的沉醉里。

    然而陆松仁冷着脸,很不乐意地冷嗤着,“这都什么名字,顾澈那是什么水平。”

    “这名字是哪里不好,既简单又好记,又好听极了”,乔依然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放慢了跟着他走路的脚步,“你跟顾澈也就只有这件事是保持着意见统一,我取的名字是哪里不好啦。”

    鬼才跟顾澈保持统一呢?

    这不,明明就觉得很随意的名字,陆松仁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转身就牵起了兴致不高的乔依然,“我就说呢,这么琅琅上口的好听名字,顾澈那种水平怎么会想的出来。”

    这还差不多,乔依然这才笑着跟着他一起去斋房了。

    请长命符的地方,就在去斋饭的路上,兴致颇高的乔依然,就非要先请了再去吃饭。

    当乔依然自信满满地把她孩子的名字告诉老僧人的时候,那堪比雕塑面容的老僧人憋着笑,咬着唇,可在他跟乔依然说话的时候,她还是察觉到了老僧人忍着笑的细节。

    末了,乔依然心满意足地把那些长命锁收进包里的时候,很正经地跟他们说着,“我给我宝宝取个简单的名字,就是要好养活啊,就像古代人家给孩子取名字叫大牛,希望孩子像牛一样强壮。”

    “施主智慧。”老僧人单手并拢给她鞠了一躬。

    “大师,谢谢,我们有机会再会面”,陆松仁拉着乔依然徐步走了,“赶紧走吧,你再待下去,大师要憋成了内伤了。我的女儿哦,你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

    “哼,我这叫大智慧,大智慧,”乔依然就不懂了,她又不是叫自己孩子为“二狗子”怎么就惹得大家那么好笑。

    不得不说陆松仁在乔依然面前是个好父亲,站在山上的庙里,他给陆松仁指着山下一处四合院,“依然,那是四合院我买下来送你了。爸爸年纪大了,是肯定不能陪你到老了,到时候我死了,顾澈怕是也娶妻生子了,到时候你卖掉那四合院也够你和孩子生活的。”

    “好好的干嘛要扯这种问题,而且阿澈不会不要我的”,说后半句的时候,她声音很小。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现在是陆松仁夹在中间,使得她没办法跟顾澈在一起,只有他陆松仁才是她和顾澈之间的问题,压根就没有其他他娶妻生子的可能。

    “回去s市吧,不过,我活着的时候,我是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陆松仁的手加重了力气拍了拍她的肩,“或者,你期盼他早点逼死我,你们就能尽早在一起了。”

    嘘,不要逼她做这种难以抉择的题目好不好?

    “不是说要看着外孙结婚生子的吗?你是那种会被逼死的人吗?”好好活着,让她就算离开了,也不会那么愧疚。

    “你放心,我要是被逼死了,任叔叔会照顾你的,白海也能继续帮你。你不要怕”

    陆松仁像是在交待后事一样跟她细细讲着他有着那些不动产是可以留给她的,让她放心这辈子是不会再让她受穷了。

    “爸爸,你为什么可以对我很好,为什么就不能为了我放下仇恨”,乔依然说完,就发觉陆松仁面色铁青,她知道这种谈判又输了,可她转动着眼珠着,调皮地笑着说,“我倒是有个妙招能让你简单达到一口吞下顾家。”

    “你呀,这么大的人,就是单纯到傻了,顾澈给你灌得那些**汤,你就当笑话听了好了”,陆松仁压根就不觉得乔依然会帮他报仇。

    “嘿嘿,你这人怎么能不听我的大计划呢,你说你现在报复他们,你是不是也损失了不少”,乔依然有些嫌弃地看着她,又有些心痛地说着,“你的钱迟早都会给我,是不是?你反正也没有其他孩子了。”

    倒是这个理,陆松仁小心翼翼牵着乔依然去坐下山的索道了,“说说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就是你不用花费一分一毛,就坐在家里好好养老,尽可能地活得长,就可以看到顾家被我们打垮了”,乔依然觉得她想的这个办法是最和平和最简单的了,“我要是生个儿子,最后的最后,那都是我的肚子里的顾毅的。”

    “你看顾毅是你唯一的孙子是不是,你给我钱,我最后还不是要给他了,你又何必把顾毅的钱全都花在打压属于顾毅的财产上呢。”

    这个道理还真是拗口,乔依然也你不知道陆松仁听进去没有,就好奇问着,“要不要我给你再清楚讲一遍。”

    “哼,丫头,当你爸爸是幼儿园的小朋友随你忽悠呢,顾家的孙子就不止顾澈这一个,怎么可能全部是顾毅的。”这个名字还真是难以讲出口。

    “总之,那分给别人的钱,绝对比你打压顾家所耗费的少,你们这样子鹬蚌相争只会便宜了什么都没有做的外人捡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