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毁容的妹妹-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4章 毁容的妹妹

    回s市的路上,乔依然喋喋不休地跟陆松仁讲着她的美计,甚至都忘记要她手机跟顾澈练习了。

    只花了两个小时就到了家。

    才进门,乔依然还沉浸在不伤一兵一卒的美计里,丝毫没注意到提着保温饭盒,恨不得打她的柳正荣。

    “早叫你离开顾澈你不听,那个畜生把你妹妹打的都住医院了,额头破了像碗那么大的伤口,也不知道会不会破相?”碍于陆松仁护着乔依然,柳正荣只是跃跃欲试要捶乔依然。

    还没问清楚,乔依然就跟着去了医院。

    才进到病房,就看到了整个病房里的花瓶和被子枕头全被被丢在了地上,乔惜梦额头缠了一圈,像个疯婆子一样拿着一面镜子坐在病床咆哮着,“我的脸,我的脸,这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啊,我不活了,不活了。”

    刺耳的声音接连响了两三下,是镜子撞到了病床铁环上的碎裂声,乔依然着急地嚷着,“惜梦,不要,不要。”

    她赶在护士之前,夺走了乔惜梦手上的刀片。

    看着自己妹妹又捡起了另外一块碎片朝着她手腕划了去,乔依然一个人阻止不了她,就赶紧使眼色让陆松仁帮她。

    折腾许久之后,乔惜梦被医生威胁如果再闹就注射了静定的药物之后,她才安静了下来。

    “顾澈怎么会打惜梦啊?”乔依然心疼地摸着她爱漂亮妹妹的脸颊,她左眼角上面的疤痕很是狰狞。

    她就想不通了,顾澈不至于那么反感她的妹妹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

    “姐,呜呜”乔惜梦拉着乔依然的手,嘤嘤呜呜啜泣着,“我昨晚好心去病房看姐夫,哪知道他喝多了就把我当成你,他把我推到床上,强迫我”

    不可能,乔依然觉得她认识的顾澈不是这样的,“惜梦,你姐夫不会那样做的,你是误会他了吧,一定是他喝多了,不小心没站稳。”

    只可能是这个原因,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认定了顾澈不会对小姨子不轨。

    “呜呜,姐,一定是那样的”,乔惜梦把她手上青紫的痕迹露出来,“是他把我丢到床上的。”

    “你还记得我以前住在你们公寓为什么突然会走吗?”

    “你该不会说那时候顾澈也要对你不轨吧”,乔依然觉得如果自己妹妹回答是这样,她就敢断定这一切是她妹妹的自导自演了。

    还不到她想清楚她妹妹为何这样做的出发点时,就看见乔惜梦如拨浪鼓一样摇着头否认,“姐,你上次那么帮我,我就希望姐夫是真心对你,所以我趁你那天不在家,就故意勾引姐夫。”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就注意到乔依然脸上煞白一片,嘴唇哆哆嗦嗦,又抬起颤抖的手指着她,“那是你姐夫,你怎么可以。”

    自己妹妹勾引自己老公,这简直让乔依然的头快要炸裂了。

    “姐,你忘了我那时候是什么身体状况吗,我怎么是真的勾引他啊,我就是为你试探一下,当时他是拒绝了,然后还把我灰溜溜地赶走了”,过山车的心情也要让你坐个够,凭什么你就能当豪门阔太,她就被那么个人渣糟蹋。

    若是没有乔依然,她就会嫁给顾澈,也就不会遇见那个人渣,更不会被搞大了肚子,还被拍了那种照片。

    这些都是乔依然的错。

    “那昨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说实话”,乔依然真的愤怒了,她握着拳捶着她的大腿。

    无论是她妹妹还是她老公,错在谁的身上,都足以让她难受一阵子了。

    乔惜梦抹了抹那止不住的泪珠,又用着一种无所谓的口气说着,“反正你是不相信我,我也不跟你说了,妈,你过来,我告诉你。”

    扑进自己母亲怀里的乔惜梦,带着哭腔,抽泣着,“昨晚,姐夫温柔地问我还喜欢他吗,我没做声,他就当我默认了,他就说姐姐怀孕了,他憋得很难受,要我帮他,我就同意了,哪知道他所谓的帮忙就是想睡我。”

    “我不从,他就把我砸到了墙角。妈,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命苦啊。”

    “不会的,阿澈不会对你做这种事的”,乔依然的反驳才出声,就被柳正荣和乔惜梦联袂痛骂着。

    病房里哭声骂声交织在一起,乔依然又是心疼又是怀疑不止的,她觉得这种事情一定要找顾澈问清楚。

    她才推开病房门,就看到了顾澈胡渣凌乱,头发也被风吹乱的样子站在门口。

    “依然,”顾澈摸着那张惨白的小脸,就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怀里。

    只要她回来,孩子没有了就算了,只要她安全。

    心很累的乔依然,加上今天早上三点就起来的缘故,整个人也很疲倦,她无力地说着,“我们找个说话的地方。”

    “好,我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孩子没”他想说“孩子没有了,他们还是可以继续好好过日子”,可他猛地发现她的肚子还在。

    像是不敢相信一般,他着急地用手摸了摸她肚子,他关心地问着,“宝宝还很好吧。”

    宝宝还在,太好了,他们的爱情结晶还在。

    这一切看样子就是被人给设计了,他仔细看了看医院里医生和护士的穿作,又看了看乔依然身上穿的厚衣服,他脑海里浮现了那天在监控里看到的画面。

    他这才意识到那监控里,乔依然虽然穿的是长袖外套,可那衣服只是单薄的风衣,监控里有的人是穿着短袖的白衣

    “顾澈,我妹妹,是不是你打的”,她多想听到他说不是,可是顾澈点头了。

    不过就是离开了四天而已,为什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乔依然揪着他衣领问,“就因为我妹妹以前勾引过你,所以你就那么侮辱她吗?”

    “依然,她是你妹妹,我不想多说什么,我很抱歉造成她受伤了”,这几天急躁得像热锅上蚂蚁的男人,现在看到她,理智才回来些许。

    很明显,这一切都是陆松仁导演的,他不能中了计。

    “你把人弄得都要毁容了,你还这么轻飘飘的语气,我真要怀疑你是不是真对她不轨了,所以就什么都不想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