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信任危机-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5章 信任危机

    “乔依然,出门的时候带上你的脑子,不要别人说什么你都信。”

    “那是我妹妹,我能不信吗?难道我不信她”

    差点脱口而出的“我不信她,难道信你吗”,被乔依然及时刹住了车,但很明显他能感受到她想说的话了。

    顾澈抓着她肩膀的手也忍不住加大了力气,看着她微微蹙起的眉头,他松手了。

    那让人害怕的冷笑,让乔依然放缓了语气,“那你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时赶我妹出公寓的真实理由。”

    起身,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前。

    这一刻的顾澈很不冷静,他甚至很想一口气告诉她这都是陆松仁一手策划的,但他不能鲁莽。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脑海里回想着那私人医院的病例,手术单,甚至还有医生证明,不能多想这些都是陆松仁一手策划了的吧。

    只是那监控上的乔依然,又是怎么回事呢?

    “你妹妹是不是冒充用过你名字去堕过胎,所以你那段时间才让她住在我们家里?”如果不是,那就说明了乔依然配合了陆松仁的策划,这在他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这是他的推断,如果不是就最好了。

    很是诧异的乔依然,扯着他衣袖紧张地问,“你怎么知道了?你别让其他人知道了,我妹还那么小,她以后还是要嫁人的。是那个渣男告诉你的?”

    他点了点头,把他的衣袖扯了出来,其实这些只是他的猜测而已,既然证实了,他也踏实了点。

    庆幸,他所爱的女人,没成为陆松仁的报复工具。

    “我不过就是跟陆松仁回去老家扫墓又玩了几天,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跟我妹昨晚你该不会以为我妹打过胎,就觉得她是个随便的女人,然后就想”

    乔依然真的只是猜测而已,她很希望顾澈全部否认,她心里是绝对相信他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只要他说没有,她就愿意相信,可他就是什么也不说。

    还以为他们的感情能经过这些事情的考验,可她却就这么轻而易举地钻进了圈套,顾澈很不甘心也很心痛,他笑着问,“你跟陆松仁玩的开心吗?”

    “喂,我问你正事呢,你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他这样是要欲盖弥彰吗?

    “你觉得这些没用的,恰好是我最在乎的,”顾澈没忍住低吼了起来,只见他脸色沉了沉,一口气快速说着,“陆松仁让你跟他走,你就跟他走,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会担心你,担心我们的孩子。”

    担心陆松仁对你做出报复他顾澈的事情。

    被陆松仁要走手机的时候,她的确是没有坚持非要跟顾澈交待一声,可他这样子扯开话题,就更让她质疑他昨晚对她妹妹是不是想不轨,“那是我亲爹,他只是恨顾家而已,他能害死我吗?他能害死他的亲外孙吗?他这次可是专门带我去给孩子求长命锁了。我看你是做贼心虚了,才会一直岔开话题。”

    这下,顾澈被彻底激怒了,他这几天没有一分钟是睡着过的,白天满世界的找她,晚上待在病房联络着所有派出去的人手。

    下意识的,他就抬起了手掌很想甩她一巴掌,打醒她,她的亲生父亲,就是曾经动过害死他们孩子的心思了。

    乔依然气鼓鼓的,他这是被揭穿了恼羞成怒了吗?

    竟然还要打她耳光?

    她眼眸也被水汽也氤氲了,扯着他衣领打骂着他,“顾澈,外面那么多女人,你找谁我都能原谅你,你为什么偏要碰我妹妹,你明知道我对她有亏欠,你混蛋,你禽兽,那是我妹妹,你怎么可以”

    终究还是舍不得,他把手给收了回来,扯开了她的手就离开了病房,再待下去,他怕他会控制不住他自己。

    把车子的油门给踩到了底,顾澈开着飞车行驶在马路上,他超越了一辆辆的车,也无心去看红灯还是绿灯,有好几次都差点撞上了别的车。

    “滴滴”,他又跟一辆大货车靠的很近,他就像没听见一样,依旧保持着跟大货车的亲密接触。

    她妹妹装可怜,她就相信。

    她亲爹带她去求个长命锁,她就相信。

    可她就是不相信他,他是不是撞个车,出个车祸,她就能相信他了。

    “哈哈,陆松仁,你休想赢”,顾澈狠狠得拍打着方向盘,最后抓着方向盘和大货车远离了。

    他顾澈这辈子还没有车头彻底输过,这次也不会。

    在路边停下了车,他点了一根烟,在那星星点点的火光中浮现了嗜血的h眸色,乔依然,就算你恨我,你也给我老实待在我身边。

    望着远方的海,顾澈播了一通电话,“我要让陆松仁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他顾澈不是个什么善良的人,既然陆松仁不仁义了,他也就不再谦让了。

    对于这个亲岳父,他还是会尽赡养责任,也会为顾家赎罪的,只是想离间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他这辈子想也别想了。

    “蠢女人,谁是好人也分不清楚,给孩子买个长命锁就能骗住她,我还给了孩子生命呢”,顾澈依靠在车头,整个人都很沉闷。

    蓦地,他身边突然停下了一辆车,一心郁闷的男人懒得去管别人是为了什么才停车,他继续继续着他烦闷的心虚。

    引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穿着蓝色大衣和黑色高跟鞋的女人。

    “阿澈,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有多危险,你知道我有多怕你出事吗?”高雅澜很是自然地待在了他身边,跟他一起靠在他车子上,“又是因为依然吗?”

    这几天的烦心事让他已经不想再来应酬高雅澜了,他什么也没说,拉开车门,还没上车的时候,就被高雅澜给拉住了,“我走就好了,你一个人慢慢待在这里。”

    在这期间,顾澈是并没有看她的。

    这种被心上人完全忽视的感觉让高雅澜很难受,她看着那连绵不断的车流,当下就下了个决定。

    重新回到车里的高雅澜,像个脱缰的野马一样,当着顾澈的面突然就把车子打了个转向,撞进了对向车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