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不愿再失去那抹蓝-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6章 不愿再失去那抹蓝

    目睹着发生了一场车祸的顾澈,看着满天的烟雾,还有完全被堵死的路。

    大人小孩子的哭泣声不绝于耳。

    在救护车来临之前,在场的人都合力地把关在车里受伤的人给合伙抬出来了,顾澈也毫不犹豫地加入到了救人的队伍中去了。

    “赶紧来几个大力气的男人,这个蓝衣服的女人,大腿被方向盘卡住了,得赶紧把她拖出来,要不然时间长了,她的腿就不保了。”

    蓝衣服?

    顾澈立刻朝那边张望了过去,那是一辆蓝色的女式车。

    难道是高雅澜?

    他赶紧放下了手上的人,就跑过去一探究竟,还真是她。

    “高雅澜,高雅澜,你醒醒,你赶紧把车窗打开?”顾澈看着有人已经找回了敲破车窗的工具,他二话不说就对着高雅澜的车顶砸了砸。

    总算等到了顾澈,高雅澜微弱地睁开了眼,在她吃力地打开了车子的车锁后,就完全晕了过去。

    蓝色的身影,痛苦的脸,这些都让顾澈觉得这些画面有些相识。

    尤其是高雅澜的侧脸,跟他妈妈的当时跑进大火里面的痛苦不舍样子是那么的相似。

    “雅澜,雅澜,你别怕”,顾澈打开了车门,在路人的合力之下,把高雅澜给解救了出来。

    可是很不巧,率先达到的救护车只能装的下已经断胳膊掉腿的人,高雅澜只有再等下一辆的救护车。

    车祸来势汹汹的,十几辆车的连环撞车,造成了道路两边的拥挤了。

    害怕看着眼前这个蓝色的身影也那么香消玉勋了,他当下就把高雅澜给抱了起来,朝着最近的医院跑了去。

    迷迷糊糊的高雅澜,抬不起眼睛皮,可她记得这个熟悉的薄荷味,是顾澈的。

    一行清泪从她眼角滑过,如果她就这样死了,也指了。

    活着的时候没能得到他的爱,却可以死在他怀里。

    “雅澜,你别怕,我已经看到医院的标志了,马上就到,马上,你要挺住”,顾澈不时望着怀里那个脸上全是血迹的女人,“别睡,雅澜不要睡,你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只要活着,你就有机会”

    人命关天的时候,顾澈一心只想救人,他很清楚高雅澜默默地爱了他很多年,他就大声在她耳边嚷着,“你只要活着,就会有机会得到我。高雅澜,你给我好好活着,活着,你听清楚了吗?”

    虚荣的女人只是抬了抬手指,她想说话,可是她却没有力气说出来,只有尽力地睁大着眼睛,看着他,看着此刻抱着她的顾澈。

    最近的医院床位紧张,高雅澜脱离危险之后,顾澈就把她转到了他所住的医院。

    现在的高雅澜头上缠着很多纱布,脸上的伤势看起来有些严重,但她却很开心地看着一直在她身边的顾澈,就连她苏醒了,也不愿睁开眼睛。

    多怕这只是一场梦,一醒就什么都没有了。

    “嘎吱”的开门声,赖柏海进来了,顾澈眼皮都已经在打架了,但还是强装着精神在问,“想办法不要让她脸上留疤了,女人都爱美。”

    “是不是被你小姨子给闹怕了?”赖柏海揶揄着,他注意到了高雅澜的手指是微微动了动,又拍了拍顾澈肩膀,“放心,雅澜不会像你小姨子那么难缠的。我说兄弟,你最近干脆把我们家医院给承包好了,岳父住在这,你住在这,你小姨子住在这,你好朋友也住这里,这红颜知己也住进来了。”

    “话真多”,顾澈白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高雅澜,“我出去抽根烟。”

    在吸烟专区,他忍不住看了看手机,没有乔依然的电话和信息,她倒是真的放心他。

    想了想,这样子也不是个法子,只会把她越来越朝陆松仁那边推过去,可那小东西就是脑子不开化了,他有些失望。

    “烦什么呢?你老婆都回来了,看不到她的时候,你不是差点都把s市给掀翻了吗?怎么她回来,你倒是跑去救雅澜了?”赖柏海敲诈了顾澈的一根烟,又狠狠吸了口,才说,“其实我对你老婆意见挺大的,我觉得她逃婚做的太过了点。”

    这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面子不面子没有那么重要,他最在乎的是乔依然在不在他身边,他瞪了瞪赖柏海,“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不影响你们之间的关系。你最近对她那态度,自己注意点,她可是孕妇。”

    言辞之间全是对她的维护,赖柏海只晃头,“你完蛋了,被她吃的死死的了。那小丫头气你,要不要我帮你收拾收拾一下?”

    “做过分了,小心你的狗命”,即一天没睡觉又心情不好的男人,脾气是格外的暴躁,提着赖柏海的衣领,像丢玩偶一样甩来甩去的。

    “我办事,你放一百二十个心”,赖柏海整理好他的衣领,又娘娘腔地捏起了兰花指,“臭男人,一点也不懂得温柔。”

    赖柏海到乔惜梦病房的时候,就看着乔依然端着碗和勺子追着躲着她的乔惜梦喂着饭,“惜梦,你不好好吃饭,抵抗力下降了,脸上的伤就更加的难以结痂了。”

    “你给我走开,我被你老公欺负成这样了,你也不给我出气,你还是我姐吗?”乔惜梦把脑袋缩进被子里躲着她姐姐,“你可是霸占了我爸爸那么多年,我现在可是被毁容了,有你这么做人的吗?我实在是太伤心了。”

    “惜梦,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姐夫找最好的整容医生帮你把脸上的疤痕全部去掉,乖,来吃饭好不好?”乔依然喂个饭也是不容易,不停地在病床的左右两边来回转悠着。

    对乔依然使了个眼色,乔依然和赖柏海就各自站在了病床的左右两边,这下子就让乔惜梦无处可躲了。

    “还要你这张脸,就不要惹怒我,rich博士对病人的身体素质要求很高,你尽管饿,到时会他不给你做手术,我随便给你找个新来的医生给你做手术,还能帮我训练一下新人”,赖柏海很男人地朝乔依然勾了勾手指头,她反应了一下,就把饭菜给递了过去。

    rich博士是赖柏海家里医院的外聘专家,也是世界上最好的整容医生之一,像这种小手术他是不会操刀的。

    爱看时尚杂志的乔惜梦,早就听闻过rich博士的大名,“他可是整容界的泰山,一年只会动10个手术,你能请得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