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帮她觉醒-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7章 帮她觉醒

    “只要你姐夫舍得出钱就好”,赖柏海把rich博士的行程单递给乔惜梦一看,“喏,他下个月会在我们医院开研讨会。om”

    “当然,如果你惹得我不爽,你自己身体又不达标,我是不会帮你牵线搭桥的。”

    方才还恨不得让乔依然去打死顾澈的乔惜梦,嫌弃地接过赖柏海手里的饭菜,又特别傲娇地说乔依然说,“听见没,听见没,我现在需要营养,你得每天好好弄好吃的东西给我,而不是这些看起来像是水煮的一样。”

    看见自己妹妹终于肯吃饭了,乔依然总算能松一口气了,她连连点头说,“好。”

    见不得乔依然对别人都慈眉善目,却唯独把顾澈气得快发疯了,他很鄙视地望了乔依然一眼说,“你不做的挺好的吗?就这样做菜,不放酱油,让你们家保姆做吧,你这么大个肚子了,少做事。”

    “做一顿饭还是没事的”,乔依然像个妈妈一样,拿着纸巾和茶杯等着乔惜梦的召唤。

    “乔依然,你跟我出来,我有话告诉你”,赖柏海双手不悦地插进了白大褂的口袋里,就快步走了出去。

    这个蠢女人,现在最该去安抚一下她老公才对啊。

    乔惜梦很不愿意吃饭,就赶紧轰着乔依然出去,“你赶紧的出去看看,是不是手术的费用什么的,我可跟你说了,我这是被你老公打的,多少钱,你都让他给我出,听见了吗?”

    “放心吧,放心,你姐夫他也很后悔弄伤了你,他一定会同意的”,乔依然安慰完自己妹妹,就心事重重地出去找赖柏海了。

    看着一脸不高兴的赖柏海,乔依然有些尴尬,自从逃婚后,她就发现赖柏海跟她很生疏了,甚至看她的时候也是带着敌意了,也再没有叫过她“童养媳”了。

    所以,当赖柏海严肃地喊她“童养媳”的时候,她怔愣了一下,随之她微笑了起来,仿佛一个称呼就能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一样。

    “怎么了?是惜梦的手术的事吗?该不会是她的伤口有什么变故了,还不能让她知道吗?”

    看着她那紧张兮兮的样子,赖柏海就更加不高兴了,他拉下了脸,“你能不能把你关心别人的劲,拿去关心你老公一下!”

    “他,他啊,估计现在正不好意思面对我吧,毕竟发生了这些事”,乔依然觉得顾澈越是躲就越是心里有鬼了。

    赖柏海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实在是很铁不成钢,那清秀的面孔都变得狰狞了起来,“来,来,来,你跟我来,好好筹划一下你妹妹的手术事情。”

    “哦”,乔依然也没多想,但看着他很不高兴的样子,也就没有多问,直接跟着走到了高雅澜的病房外。

    病房里是顾澈轻轻的声音,“雅澜,你好好休息,放心,脸上的疤痕会有rich博士来帮你做掉的。”

    高雅澜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但还是很开心,顾澈能陪在她身边这么久,她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点,“我,声音,小。”

    于是,乔依然推门而出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澈的头低着挡住了病床上的女人。

    身上没力气的高雅澜,但她的眼睛还是很敏捷,她瞟到了门缝外的乔依然那握着拳头的手,还有明显生气的脸。

    于是,高雅澜忍着痛,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说着,“阿澈,我可是记得你说只要我活着,我还是有机会会得到你的。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不能不算数。”

    面对生命会有危险的人,说出一些并不真实的言论,也应该是情有可原的吧。

    顾澈知道高雅澜懂,可是她现在生病了,他想着要怎么把话说委婉点的时候,就听到了门被踢了一下的声音。

    “顾澈,你不是人,你个大种马,我才离开几天,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了”,乔依然看清楚了病床上的女人是高雅澜之后,就鄙夷地看着顾澈说,“是不是她故意趁我不在s市,就跟你装病。”

    “你出去,别影响了雅澜休息”,顾澈也看穿了高雅澜为什么会故意那么大声说话了。

    “这个心机深到不行的高雅澜,一看就是装病,要不然就是故意把她自己给弄伤了,你别忘了她当时是怎么接近我的”,乔依然见顾澈看也不看她,她心里很难过,竟然还赶她走。

    真是气死她了,现在的小三实在是太嚣张了。

    “谁装病我还是看的出来,倒是你看的出你妹妹小病装大病了吗?”借由此倒是可以让乔依然这个笨女人赶紧好好思考思考。

    有些真相,就看她愿不愿意想知道了。

    身体都已经在发颤的乔依然,压根就不会思考了,她面上是笑着说完了嘲讽的话,“高雅澜,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个男人能玩弄你的感情十几年,他就能一次次利用你,他照顾你无非是要气我。”

    言毕,她就走了。

    听着那震耳欲聋的关门声,顾澈闭了闭眼,这个蠢女人,智商维持这个程度就不会想一想别的事吗。

    “童养媳,你妹妹手术的事跟他说了吗?”赖柏海看这两口子好像更不对劲了,就着急地扯着她,“你别瞎跑,等我把他给叫出来,你跟他好好说说。涉及到一些商业事情呢。“

    算了,就当是为了她妹妹,她忍。

    坐在病房外的座椅上,乔依然头故意背对着顾澈,她语气硬生生的,“那个rich博士,你能安排好吧,毕竟我妹妹还那么小,脸上多块疤,以后也不好看。”

    “反正雅澜也要做手术,能顺便捎上她”,顾澈冷冷地说完,就进了高雅澜的病房。

    忍着委屈的眼泪,乔依然望了望天花板,他刚才的态度是那么明显了。

    站在那没关上的病房外,她看着里面说笑的两人,她只觉得心口疼,就笑着对赖柏海说,“那么到时候就拜托你了,我先下去了。”

    她没有让赖柏海送她,就一个人走着,她走的很慢,慢到十分钟都没有走100米,可是他就是没出来送一送她这个还怀着他孩子的女人。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