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事有蹊跷-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8章 事有蹊跷

    不希望这两人因为误会越走越远,赖柏海还是把顾澈给扯到了龟速走路的乔依然身边,“既然今天你们都有空,一起去孕检吧。zi幽阁om”

    孕检按照日期得到下个星期,乔依然明白这是赖柏海在给他们台阶下,她也没说什么,就跟着赖柏海缓缓走着。

    跟在乔依然身后,顾澈看着她举步维艰走着,又不时用手撑着腰。

    想想她也是快五个月身孕了,身体本来就笨重,有这么多事惹得她伤神,顾澈就觉得他是不是太过分了,也太急切希望她明白本质是什么。

    “在外面野了几天,身体吃不消了吧”,顾澈把胳膊放在她腰后给他支撑着重量。

    她现在整个人都胖了一圈以上,她以前骨头磕人的后背,现在也全是肉了,她走路的姿势也因为身体的重量而变成了歪八。

    “我好的很,你去跟你的雅澜亲亲我我去”,乔依然推着他的手,却又被他紧紧握住了,他调侃着,“不是说除了你妹妹其他的女人我都可以乱来的,你都会原谅我的吗,才哪跟哪,你就受不了了。”

    故意地,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乔依然仇恨地掐着他手背,“你敢给我乱来试试。”

    傻乎乎的,也挺好的,至少不太记仇,顾澈吻了吻她额头,那气呼呼的女人也瞪了他一眼之后,就低着头笑了起来。

    “老公,宝宝长大点了吗?”躺在检查床上的乔依然是看不到检查屏幕的,她好奇问着那盯着屏幕眼睛都舍不得眨的男人问着。

    “应该是长大点了吧”,他眼睛看着屏幕,手又很轻柔地放在了她的肚皮上,就这么近距离跟他的孩子接触着。

    检查完毕后,赖柏海很严肃说着,“两周后就要进行宝宝的血型化验了,过程会有点吓人,但能早早地判断出孩子的血型对大人小孩都是好事,所以这两周内,你们小两口暂时休战,ok?”

    “谁稀罕生他的气啊,横的要死,完全就是个原始人”,乔依然嫌弃地丢开了顾澈搀扶她起来的手,“赖医生,我们家宝宝的的名字音同‘故意’,如果是男孩子,就是毅力的毅,如果是女孩子就是意思的意。”

    “在孩子没出声之前,我就叫它故意,嘿嘿,是不是又好听又好记。”

    觉得尴尬不已的赖柏海,和顾澈交换着眼神,“你怎么不管管你老婆,这是什么烂名字啊。”

    “给我闭嘴”,顾澈冷厉的眸光使得赖柏海不敢有意见,就只好点了点头。

    一心想要女儿的顾澈推着赖柏海的肩问着,“这肚子里的是女儿吧,我给我女儿可是买了不少漂亮裙子。”

    提到女儿的时候,顾澈还特意看了看乔依然,女儿要是能像这个笨女人一样那么维护他这个爸爸就好了。

    “我不会违反职业操守告诉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反正你也不差钱,都准备着呗”,赖柏海直接关掉了仪器,“赶紧扶着孕妇出去,跟机器待一起这么久也不怕辐射啊。”

    听到辐射,顾澈赶紧把外套给解开了,着急地把乔依然往怀里塞,就这样裹着她出去了。

    见两人还算正常了,赖柏海就去巡方睿霖的房了,他觉得他毕业这么些年,最近一个月干的活比前几年总和都多,给乔依然接生完之后,他一定要去修个大假。

    当乔依然和顾澈面对面做着吃饭的时候,她见他好像也不生气了,还不停地给她夹着菜,看她的眼神也变得温柔多了。

    她才开口问,“老公,你跟我说实话,昨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你喝了酒,我”

    “可以大方到跟你妹妹共用一个男人了?”顾澈放下了筷子,但又不想因为一个外人而来破坏他们两人之间的安静。

    “我真的是相信你,可我更想听到你说一说具体的”,握着他的手,不想让他再生气地走掉了。

    又拿起筷子给她继续夹着肉,“多补充点营养,孩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多吃点。”

    “老公,你就跟我说说呗”,她撒着娇问着,可是她的心就是很忐忑。

    就在这时,顾澈很是疲倦地打着哈欠,他的眼睛皮也快合上了。

    “你说你相信我,那你相信你妹妹吗?”

    “相信”,眼见着顾澈嘴角那不悦地冷笑,乔依然就知道她需要换一种方式了,“可是我想不出来我妹妹为什么要撒谎,她一个单身女孩子跟姐夫搞在一起了,传出去对她也没什么好处啊。”

    “那你说我又为什么要撒谎?”他耐着性子,很盼望她能想清楚。

    可她咬了咬筷子,犹豫着说,“可你为什么就不肯说出实情呢?”

    “阿壮,送太太回去”,顾澈打了个响指,看着阿壮朝乔依然走过来之后,他就离开了。

    看着他不高兴又疲倦的背影,乔依然疑惑地望着他,总觉得他有着什么事是故意瞒着她的。

    会是什么事呢,她想不明白。

    她问了问阿壮,“顾澈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看起来又怪又累的样子。”

    “太太您不见了之后,顾总像疯了一样不眠不休找了你四天四夜”,阿壮如实说着,“太太,顾总是太怕你出事了,他连公事也全部放下了。”

    “大惊小怪的”,但她还是有些开心的,毕竟他是这么的在乎他。

    “故意,看在你爸爸那么辛苦的份上,我们去陪陪他好不好?”乔依然朝着顾澈的病房走了去。

    没有敲门就直接进去了,他正在办公。

    看着堆积如山的还没处理的文件,乔依然愧疚地站在他身后,给他揉着肩,“老公,其实你怎么不睡会啊,身体不要垮了啦。”

    “我自有分寸,”顾澈把她的手给拿下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在外野了好几天了。”

    “我陪你睡好不好?”乔依然从后抱着他的头,吻着他的耳垂。

    那柔柔的唇滑过他耳垂的时候,他全身像是通过了电流一样,闭了闭眼,就抱着她到了那宽敞的床上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