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他比我重要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679章 他比我重要了

    不言不语,一切只遵照着内心的渴求,缠绵了许久。ziyouge

    他的吻像是有魔力一样,吻得她只觉得天花乱坠的。

    一个缠绵的吻之后,顾澈并没有继续接下去的动作了,他抱着乔依然就入睡了。

    “老公,你抱松一点啦,你想勒死我吗?”乔依然不老实地上下左右动着,但回答她的只是顾澈因为身体累而打出的鼾声了。

    睡梦中的顾澈一转身,松开了她之后,就很慌张地睁开了眼,四周找寻着她,“依然,依然,你去哪里了?”

    “在这里,老公”,乔依然就只好再乖乖地投进他的怀抱。

    这样几次反复之后,她要去尿尿的想法也只好压了下来,问着熟悉的味道,也睡着了。

    天黑之后,乔依然是被一阵注视和热吻给弄醒了。

    “你可总算醒了,我要去厕所”,她觉得她的膀胱都要爆炸了,尤其是孕妇的尿意比普通人要更容易有。

    “我抱你去”,顾澈给她披上厚外套之后,就公主抱着她去了洗手间。

    虽然两人是夫妻,见过彼此无数次不穿衣服的样子,可当着另一半上厕所,乔依然还难以接受。

    她夹着腿,捂着肚子,很是急切,咬着唇说着,“你赶紧走啦,我不会长翅膀跑了。”

    “你上你的洗手间,我洗个脸”,言毕,就拉着她进了洗手间,把她裤子脱了按在了马桶上。

    只觉得羞得脸都快出血的女人,呵斥着,“你把手捂上,不许听。”

    洗手间的镜子很大,乔依然望着她自己走形的身材和肿肿的脸,又看了看那凸起的肚子,一点年轻漂亮女人的气息都没有了,现在的她外表已经在顾澈身边没任何吸引力了,她才不要把这么不雅的事情当着他做。

    很快洗完脸的男人,望着镜子里那咬着唇仇视他的眼神,识趣地问着,“是不是怕我听见别扭。”

    “恩恩,你知道就最好了,你赶紧出去。”

    以为这个男人总算不发神经了,要出去了,哪知道他做出了让乔依然更愤怒的事情,“顾澈,你变态,我上厕所,你脱什么衣服啊。”

    拉上了马桶和淋浴之间的防水挡物,顾澈轻笑着说,“老婆,没有人会穿着衣服洗澡的。”

    听着那淅沥沥的水声,乔依然这才觉得不会被他听见了,就赶紧释放了尿意。

    听到她冲完厕所的声音,顾澈也停掉了水,扯着浴巾拦腰围着下半身而已,就跟着乔依然一起出去了。

    面对这个粘人到不可思议的顾澈,乔依然是又气又觉得暖心,她用毛巾给他擦拭着头发,“老公,你放心啦,我不会出事的,我不是你的人看着,就是陆松仁的人看着,你不会让我出事,他也不会让我出事的。”

    “我不放心他”,他才是最恐怖的人,顾澈扯过身后的她,塞进怀里,“老婆,你跟我回家去住,不要再离开我的视线了。”

    “你别多想啦,我们就按照原计划不好吗?我要是现在就跟你回去了,我良心会不安的,”乔依然不知道要怎么表述她跟陆松仁之间那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就沉吟了片刻才说,“老公,他毕竟是我亲生爸爸,我们到时候一走了之了,我就一点机会都没有给他敬孝了。”

    跟亲生父亲仇家的孩子在一起,这就够大逆不道了,她的心很善良,至始至终都会考虑到身边人的感受。

    然而洞悉了一切的顾澈,除了失望之外就是心疼,他选择了隐忍,但他的话还是掩盖不住他的不满,“依然,你是不是很相信他。”

    他为什么会这样问,乔依然疑惑了,“老公,你别大惊小怪啦。那是我亲生父亲,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对我也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啦。就像以前他绑架我威胁你,我不肯吃东西,他就想办法取消了我的顾虑,那时候我们的故意还只有两个月呢?”

    有一个时时刻刻紧张自己的老公,乔依然觉得是一种甜蜜之外也觉得是一种负担,好像给他添了很多麻烦似的。

    “孩子越来越大了,尽量少出门,安心等着两周后的检查”,她是认准了亲生父亲不会伤害她,可是她又怎么知道陆松仁是个不则手段的人,顾澈把下巴放在她肩上思考着,“老婆,我觉得你更加在乎他。”

    “这个醋就别吃了好不好?”乔依然权当他是在吃醋,“你都要拐走别人的女儿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对于暂时离开的这几天,陆松仁很是满意如今这个结果。

    他在乔惜梦的病房里,望着面上是笑着但眼里全是害怕的她,语气没什么波澜,给她剥了个橘子,“惜梦你还挺聪明的,知道给自己加戏。”

    听不懂陆松仁这话里,究竟是真的夸她,还是在贬她,“陆叔叔,很抱歉,没能让我姐跟顾澈彻底分开。”

    “叔叔是真心在夸你呢,”陆松仁把手上剥好的橘子递给了她,“我要的就是一点点离间顾澈和依然之间的感情。”这个小妮子,对他女儿也没安什么好心,利用利用一下就好了,凡事欺负过他女儿的人他是不会放过的。

    “那,那叔叔你答应送我去巴黎看时装秀的事情应该没问题了吧”,乔惜梦放松了她自己,既然他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想必是真的了,“我可以继续帮您破坏他们的,只是报酬”

    “那当然,以后顾澈欺负了你,记得告诉叔叔,”陆松仁的眼尾笑得是那么的奸诈,“你是我们依然的好妹妹,我一定会帮你出气的。”

    说完,陆松仁就递给了乔惜梦来回巴黎的机票和法郎,望着那贪婪的年轻女人,他眸底浮现了一股晦暗不明的眸色。

    出了病房,正好遇见了来给女儿送饭菜的乔志远,陆松仁意味深长地凝着他说,“你自己的女儿也挺不错的,比我的依然要聪明许多。”

    在他不在的那些年里,那贪婪的乔惜梦指不定怎么欺负过他的女儿。

    对陆松仁没有防备的乔志远,指了指病房,又叹了叹口气说,“小聪明的很,迟早会吃大亏。我还是更加喜欢依然那种踏实的性格。”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