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他们的幸福灼伤了别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683章 他们的幸福灼伤了别人

    回应她的“我爱你”,就是一长串绚丽又轰鸣的烟花声。

    “砰砰砰”,乔依然开心地扯着身边男人的胳膊,蹦蹦跳跳的很是开心,她幻想了这么多年要在跨年的时候对一个心爱男人说“我爱你”的愿望总算实现了。

    每一次烟花炸裂之后,那绚丽的烟花还没转换成废气的时候,顾澈就已经把窗子全部关起来了。

    “老公,谢谢你,我怎么这么爱我啊”,这里窗子的隔音效果再好,也没挡住那兴奋的人潮和烟火的喧嚣声。

    在这种时候,就可以把那些没脸没皮的话全部说上一通。

    哒啦啦。

    看着他把耳朵凑近了来听她究竟说了什么,可乔依然就故意当着他的面,只是嘴巴再动,不发出声音,急死他。

    几次往复后,顾澈也能看出她的恶作剧了。

    于是他也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但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发出声音,而是尽可能的把嘴巴张大了最大,那嘴型是,“我爱乔依然大笨蛋。”

    而乔依然很是了解地拍了拍他的胸口,又拍了拍她自己的,很了解地说,“我知道你最爱我啦。我这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女人,不喜欢我就是人品有问题。”

    哪知道她说到后一句的时候,那烟火突然就停了下来,以至于她这种超自恋的言语就暴露了。

    “唰”地一下,乔依然就感受到了顾澈那玩味又带有取笑意味的神色,她佯装着,“哎呀,你宝宝的肚子饿了,我要去给宝宝找吃的啦。”

    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躲闪着他的注视,那样子甚是可爱。

    “喏,烟花”,顾澈拖着害羞到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起来的样子,放在他身前。

    “你别看我,别看”,乔依然伸手推着他下巴,这种装x被人揭发的样子好让人难过与心酸啊。

    脸色绯红的小女人嘟着嘴跟她自己生气的样子,很是逗趣,顾澈吻了吻她的头发,又把下巴放在她的头顶。

    他不时垂眸望着这个最爱的小女人此刻的样子,不知道她待会看到那特质的烟火,会怎样呢?

    不远处,这次燃放的烟花飞的比前一波的要高出很多,等到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住之后,那烟花才在半空中同时爆发了。

    这波烟花的噪音没有前一波那么大,这次的烟花最后呈现了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心型,而在那颗心的正中间,还有个可爱的小黄鸭和英文字母yr。

    烟花再美,也只是一瞬间,但这一瞬间,也足以让乔依然感动不已了,海边那里的欢呼声,让她内心的情绪更加澎湃了。

    顿时,她的眼泪就“唰唰唰”地留了下来,她看呆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烟花能出现字的。

    “喜欢吗?”头顶是他醇厚如小提琴的悦耳声音。

    “很喜欢。”摸着眼泪的女人,忍不住嘴角那溢出来的笑意,她歪着头看着顾澈那“一切都是在意料之内”的眼神,她就想到了什么。

    “你很讨厌,你知不知道”,乔依然推着他,又不舍地抓着他衣服,“谁让你偷看我写给自己的信,你这个小偷,是偷看上瘾了吗?我明明就记得我把那封系给自己25岁的信封口了。”

    这种她幻想出来的一切,全被他提前实现了,简直像是在做梦一般。

    只要是她开心就好了,顾澈全数接受了,“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才不要怪你呢”,着实很开心的乔依然,忍不住晃了晃他,“你干嘛不早说,我好拍照啊,我们明年元旦就不在s市了,多可惜没拍照留恋啊。”

    离开她熟悉的s市,就算在她此刻兴奋的状态里,也能感受出她那抹淡淡的悲伤与无可奈何。

    “放心,毕竟无良商人今天涨价了,所以烟花秀的每一个美丽的瞬间都有专业的摄影师捕捉了”,顾澈把手机递到了她面前,那张带有一颗心和他们的名字象征的照片就那么呈现在她眼前了。

    对着手机傻笑到不肯松手的女人,大放厥词地说,“这要当传家宝传下去才行。”

    与此同时,赵馨茹和方睿霖也在海边长廊的二楼包了一间观景台。

    现在的方睿霖也能站起来自如走路了,也可以出院了,但他就是那么死赖在医院和轮椅上。

    “喔噢,你说还好今天你的高雅澜没来,她要是来,看见了顾澈的这种大手笔,我怕她的头上的伤口会炸裂啊”,那浪漫的心型烟花已经散开了,可带给赵馨茹的浪漫与感动却久久并没消散。

    看着好姐妹,有个这么好的归属,她除了开心之外,还很羡慕。

    女人嘛,不一定就是喜欢帅气和有钱的男人,但一定是喜欢把她们放在心上的男人,

    “你们这些女人就爱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烟花能当饭吃吗?”方睿霖又忍不住望了望门口的方向,依旧没有高雅澜来,她的伤口早就已经愈合了,也都出院了,只需等着整容医生去消除疤痕了。

    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只要高雅澜在s市,他都会邀请她来这里看烟花秀,没想到今年就到此结束了。

    他不后悔那天的鲁莽,只是有些接受不了这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结局而已。

    “你这种心态是追不到心爱的女人的。这年代的女人只有不愿干活的,哪有养不活自己的啊”,赵馨茹鄙视着这个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野人。

    今年没去看烟火秀,但高雅澜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了别人装载蔡媛媛的感叹和照片,也得知了那心型烟火的事情。

    孤独的她,和被幸福环绕的乔依然,促使她格外的沉不住气了,就什么也没多想用着她自己电话拨给了陆松仁。

    但那边压根没接,不一会就用一个怪异的号码回给了她,“我看你也不是真心想跟顾澈在一起,给你的专用电话就是躲避别人的监听用的。”

    “对不起,我一时太激动忘记了”,高雅澜在电话的这端冷笑着,乔依然,你又何尝知道你亲生父亲在你背后做的这些“好”事呢?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