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祸不单行-私人婚-
私人婚

第685章 祸不单行

    “爸,妈,对不起,惜梦她怎么样了”,乔依然赶回家的时候,邻居就说她妹妹想不通直接跳了楼。

    那地上的血迹还来不及擦干净,那么触目惊心,又怎么可能是惜梦自己爆出那些不雅照呢。

    那瞬间,她就知道她跟顾澈是彻底完蛋了。

    “老婆,”乔志远无力地扶着柳正荣,可他真的已经失去了半个魂了,经不住柳正荣那爆发的怒火。

    “哐当”一声,乔志远就那么摔倒在地,昏厥了过去。

    “爸……”乔依然跪在地上,赶紧给她爸爸按着心脏,又大声嘶吼着,“快来人啊,救命啦,救命啦。”

    “你给我松手,你是不是一定要害的我们家婆人亡你才开心”,柳正荣推开了乔依然,又死命晃着乔志远的脑袋。

    这世上,也就乔志远是真心待她柳正荣的了,她悲戚地哀嚎着,“你给我滚开,滚开,你个白眼狼,要是害死了志远,我看你还能不能睡着觉。”

    “妈,你别摇了,会害死爸的”,乔依然才接近,就被推开了。

    医生这时候也闻讯赶来了,顾澈在得知乔惜梦跳楼后,也赶来了医院。

    看着乔依然被柳正荣按在地上使劲踢打着,顾澈心里很是难受,他又看着那手术间亮起的红灯,他眸底就酝酿起了一股杀机。

    “岳母,你要发泄就对着我,这不关依然的事”,顾澈抱起地上那被柳正荣撕扯成了疯婆子的乔依然。

    “我不要你管,你走”,乔依然满脸都是泪水,她死劲地推着顾澈,可一点也推不动,“我要去看我爸爸,爸爸。”

    “你个杀人犯,杀人犯,我要报警去抓你”,柳正荣满口袋寻找着手机,可她的手抖得她什么也找不着,索性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时候,保持缄默才是最好的选择,顾澈只在心里叹了口气。就安抚着乔依然,“我带你去找你爸爸。”

    “我自己去,我不要跟你一起去,你不许去”,乔依然连路都走不稳了,她踉踉跄跄地才走了几步路,就觉得头晕极了,她不知道她爸爸被推到哪里去了,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东走几步,又西走几步。

    这时候顾澈为了不更激怒她,就只好使了个眼色给阿壮。

    阿壮立刻就会了意过来,“太太,您父亲被医生推下楼去急救手术了。”

    “好,好,我马上去,谢谢”,哭皱了的那张小脸,压根就看不清楚路,她摸着眼泪,可她的视线却又被挡得越来越严重了。

    三个小时后,乔志远清醒了,轻微的中风,需要静养。

    病床上的他,一清醒,就问着,“我的惜梦呢,惜梦还活着吗?”

    “爸,你总算醒了,惜梦还在手术中”,乔依然跪在病床旁,握着乔志远的手,“爸,你肚子饿不饿?”

    不愿意看乔依然,他费劲地缩着他的手,摇了摇头。

    “爸,喝水。”乔依然手忙脚乱地站起来,给他喂着水。

    而嘴角干得都脱了皮的乔志远舔了舔唇,继续摇着头。

    “我知道您恨我,可是您不要拿身体跟我赌气啊”,乔依然的声音全是哭腔和害怕。

    新的一年,迎接她的就是这种,从小养大她的爸爸被气得中风了,亲生妹妹被逼的跳楼了。

    而这些的又全都是与她的丈夫顾澈有关,她实在没脸面对他们了。

    “走,你走”,乔志远吃力地说着这三个字,他心痛地不行了。

    那副乔惜梦跳楼之前说的那番话让他只觉得造化弄人。

    脑海里全是她跳楼之前坐在窗台上说的那些话,“为什么顾澈就不肯放过我,他凭什么就要这么逼死我。”

    “我不要活了,我不要让他看到我被全世界取笑,这么欺负我,不让我好好活,我也不会让他们过安生日子。”

    就那么“噗通”一声,他那如花的女儿,就那么从楼上跳了下去。

    他手上被插着管子,鼻子上也没插着呼吸器,乔依然害怕他哭着就妨碍了呼吸,立刻叫来了医生。

    情绪波动极大的乔志远让医生把乔依然赶出了病房。

    过道上,乔依然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捂着嘴巴痛哭了起来,她跪在她爸爸病房门口,大声倒着歉,“爸爸,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

    “对不起。”

    那一声声的对不起是就像一把利剑插在了乔志远的心口上,对乔依然这个非亲生女,他自认是比亲生女儿还要好,可没想到就是因为乔依然的丈夫逼着亲生女儿跳了楼。

    他只要闭上眼就能看到那副乔惜梦满头是血地趴在地上。

    一直在角落里观察着她的顾澈,担心她身体受不了,就上前扶起了她,“你要是病倒了,他们就更加没有人照顾了。”

    “我不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乔依然虚弱地吼着。

    她连推他的力气都没有了,顾澈硬是把她给抱起来走掉了。

    “放开我,你个杀人犯”,乔依然只好闭着眼哭着,“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妹妹,顾澈,你为什么就不能把你对我的好,分一点给我妹妹。”

    要怎么解释她才会信。

    在她这种不理智的状态下,怕是他怎么解释,她都不会信的。

    医院食堂里,赵馨茹已经等在了那满满一桌子菜旁。

    “馨茹,麻烦你了”,顾澈给乔依然擦眼泪的时候,被她失控的拽起他的手直接啃了起来。

    那空气中的血腥味,只让她更加的难受。

    而想阻止乔依然这种发泄的赵馨茹,被顾澈蹙眉摇头拒绝了。

    “呕”,乔依然只觉得那血液都流进了她的口里了,在她胃里翻腾了起来,她恶心地往外吐着。

    什么都没有说,顾澈抱着她到了也跟私人单间,又嘱咐着赵馨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而他,只是在门外而已。

    房间里,全是乔依然痛苦的哭声,网络上的不雅照全部被他找人处理掉了,可遗留下来的伤害要如何解除。

    为乔依然预定了怡悦大酒店她爱吃的菜送了进去,却又被原封不动地退出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