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是不是那样就能让她醒过来-私人婚-
私人婚

第686章 是不是那样就能让她醒过来

    过了一小会,乔依然就跑出来了,她嘴里还有着喝过牛奶残留下来的奶渍,“馨茹,我要去看看我妹妹了,她手术那么久了。”

    顾澈赶紧转过了身,不让她看见他。

    事情不是因他而起,而她们却认定了他,这个时候压根就不是争论对错的时候,是需要关心那躺在手术室和病床上的人。

    被赵馨茹捉着胳膊的乔依然,还是瞧见了他的身影。

    突然间乔依然慢了下来,赵馨茹也看到了顾澈,她心知肚明他们之间那些,责怪地说着,“死丫头,要不我再灌你点牛奶,再吃块炸鸡再去吧。”

    喝了牛奶,吃了炸鸡,至少是有点力气了吧,顾澈很想把伤心难过的乔依然抱在怀里告诉她,这些都不是他做的,她不用那么愧疚面对家人。

    然而,他不能那么做,在真相没出来之前,在乔惜梦还没脱离危险的时候,他只好保持缄默。

    在乔惜梦进了手术室之后的第十二小时里,她被推出来了,医生抱歉地跟已经快虚脱的柳正荣说,“算是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了,人是抢救回来了。”

    主刀医生也是为人父,他很能理解同为母亲的柳正荣,所以他铺垫着,希望不会让她难以接受。

    “那意思就是手术很成功是吗?”柳正荣那毫无血色的脸上也发着光,“医生,我女儿什么时候可以清醒过来啊。”

    “这位太太,令媛还没完全渡过危险期,至于她醒来的时间,我们也没办法回答你,有可能是一天,也有可能是一个月,或者是一年,或者是一辈子……”

    听到这番说辞的柳正荣,抬着手指着医生,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一直到护士推着乔惜梦的病床出来,她也顾不上问医生的话了,而是跟着病床一起护送着乔惜梦。

    “惜梦,惜梦,”乔依然也推着那病床一路跟随着,她最爱漂亮的妹妹,头上被缠上了好多纱布,她脸上的伤势也更多了,不知道她醒了会不会又对着镜子失声大叫,“毁容了”。

    被推进了icu特护病房后,乔依然亲眼目睹着医生在她妹妹身上插了一个个复杂的管子。

    乔惜梦因为跳楼也造成了右小腿的骨折,她的腿就那么吊着,她的头和胳膊也缠满了纱布,整个人像是被纱布五花大绑过一样。

    那凄惨可怜的样子,让病房外的人都为之叹息。

    “伯母,依然,你们放心,阿澈已经派专机去非洲把我叔叔接回来了,他是全球最权威的脑科专家之一”,赖柏海望着被乔依然母女杯葛的顾澈,他甚是心疼着这个好兄弟。

    这个阶段应该就是顾澈这辈子最难过的时候了吧,亲生岳父是全方位跟他势不两立,妻子又与他越走越远了,现在他们之间还隔了一条人命。

    这小两口这辈子的缘分,算是真的要到头了吧。

    或许,分开对他们都好吧。

    “谢谢,赖医生,究竟我妹妹是怎么了,她才20岁,你们一定要好好救救她”,乔依然不想再外人面前落太多泪,就拼命吸着鼻涕,忍着眼泪。

    她的鼻尖是那么红红的。

    而站在一旁的顾澈,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看着她痛苦,却什么也帮不上忙,赖柏海懂他,就递给了乔依然一袋餐巾纸,“童养媳,我们可是好朋友啊,放心我不会坑你的,你妹妹一定会有救的,只是时间问题。”

    “有救就好,有救就好”,柳正荣自从乔惜梦出了病房之后,就彻底没有了力气,展业站不稳了,就坐在休息椅上,不时张望着病房里的女儿。

    “那就谢谢赖医生了,费用我会想办法凑给你的,请你务必一定要好好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救我妹妹”,乔依然的手扶在那玻璃床上。

    前一段还总闹腾着要她跟顾澈离婚的小女孩,怎么就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了。

    “依然,你放心,刚刚我已经受阿澈的委托,已经想全球顶尖的脑科医生发出了邀请涵,到时我们会组成一个专家团队,”尽管赖柏海认为顾澈和乔依然分开会比较好,但他实在是忽视不了顾澈看乔依然那满心的担忧和心疼。

    顾澈他这辈子不能再失去他所爱的女人了,何况眼前这个女人还有了顾澈的孩子。

    “赖医生,等那些专家和你叔叔回来后,那些费用,全部由我来付吧,我不想欠别人太多了”,乔依然这刻已经在心里跟顾澈画下了界限。

    闻讯的顾澈,淡淡说着,“人命关天的事情,不要任性。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顾澈,你有把我妹妹当成一家人吗?”乔依然冷冷地笑着,她虚弱地掏出手机,“我可以找陆松仁,再不然,我就卖掉你给我的dl股份,我就是不要你的钱,你把我妹妹害的这么惨,我不会让你这么好过的。”

    现阶段,乔依然卖掉她手上的dl股份,那对于dl来说就是灭顶之灾了。

    而顾澈压根只是当她说的是气话,而在三天后,乔依然的气话就变成了现实。

    她把她手上的股票抵押到了银行,去换取了大量的现金用于她妹妹的医疗费。

    自从专家来了之后,他们每天在s市所需的衣食住行,她统统拒绝了顾澈的,全部用那些抵押的钱。

    在此期间,陆松仁是一直陪在乔依然身边,“依然,你要钱,大可找我拿,没必要把私房钱掏出来。”对于dl的股份,给他才能发挥出最大的用处。

    “你的资金要用来打垮顾澈,我觉得还是这样最好”,乔依然一点也不想参与他们的商斗,她只希望她的妹妹和爸爸能早点好起来。

    可不可以让一切恢复到她不认识顾澈的时候,他们一家继续那么平淡地生活着,虽然穷,却没有这么多糟心事。

    一心想得到乔依然股票的陆松仁,毫不掩饰地说,“股票,你交给我,我可以帮你一举打垮顾澈,还是你心里仍对顾澈存有念想。”

    “是不是毁了顾澈,惜梦就会醒过来,如果是我就给你,”她毫无心思跟他去争辩那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