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事实让她无力抗争-私人婚-
私人婚

第687章 事实让她无力抗争

    而顾澈那方面,面对着整个董事会的质问,“为什么顾总连个女人都摆不平,当初就不该那么大方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有些期待顾澈下台的人就朝弄着,“顾总这几年也为我们dl尽心尽力了,要不放个大假把家里的那些事情处理好再来。”

    对于乔依然会有这个举动,顾澈很心痛,不是为他自己,而是替乔依然觉得心痛,现在表面上的证供全部指向了他,让乔依然一口咬定了是他。

    那么一个简单的人,又要怎么面对自己老公涉嫌害自己妹妹跳楼的事实呢。

    他的走神,在那些想拉他下马的人眼中,就成了恐慌。

    对这场股票争夺战,谢董的不满是最明显的了,他敲着办公桌,“我建议dl完全私有化,不要再在股市上栽跟头了。我可不希望公司再易主了。”

    “谢董,这话不能这么说,股市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毕竟我们公司的大项目多,我们要好好利用股市去谋福利啊”,郭董戏虐地看着顾澈,这下子总算要栽跟头了。

    那些争论声让顾澈的思绪回笼了,“谁说dl会易主。”

    这一系列的股市波动,造成了董事会对顾澈的信心大减,有的人密谋着把顾澈赶下总裁之位。

    “听说,外面有人的股份只比顾总你少百分之五哦”,郭董阴阴阳阳地说着,“就百分之五而已,指不定哪天谢董跟人谈好了私有化的进程,就直接把他手上的股票给卖出去了。”

    一向耿直的谢董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顾澈反驳了,“郭董,您好像也到了要退休的年纪了,难怪这耳朵不灵光了,刚才再做的人可都是听见谢董说不希望dl再易主了。”

    不愿服老的郭董,直接站起身,环指了一圈在座的所有人,“你们谁听见了,我怎么就没听见呢?”

    那开会的各为股东,都很老江湖的保持了缄默,他们从各个方向了解到了郭董早就在外面找愿意收购dl的财团了。

    无论是按个财团接手dl,他们都不愿意得罪郭董,因为古语有云:宁可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

    一旦得罪了小肚鸡肠的郭董,到时候他得势了,那一定会对他们赶紧杀绝了,但得罪了顾澈最多不被重用罢了。

    “姓郭的,不要血口喷人”,忠厚的谢董,也拍桌而起。

    谢董毕竟是创办dl的元老之一,有一些老部下现在也是股东了,他们也就小声商量着要不要帮谢董的忙。

    “诸位静静,各位还是把心思都放在正经事上面,”顾澈指了指dl其中一个大股东,来自tr投资公司的代表,“不如让mike发表他的意见。”

    mike所在的投资公司现在的股票持有量是百分之二十,与顾澈现在的持股量是持平的,因此他们的意见很重要。

    众人屏住呼吸听着他的说辞。

    “我也是替老板打工而已”,mike看着顾澈无奈地笑了笑,“顾总,你是想曝光你是我们tr的幕后大老板的事情吗?”

    “啊?”

    “哗,怎么会这样?”

    “简直就是欺骗我们,难怪tr投资每次都是投弃权票啊,原来是不想别人反他啊。”

    对于那些不和谐的评价,顾澈都是全数接受了,他淡然地敲击着桌子,“所以,各位,能放心为dl去工作了吗?另外,我觉得谢董私有化的主意很不错,各位考虑考虑。”

    郭董懊恼地坐了下去,他以为帮陆松仁筹到了跟顾澈一样的股票持有量,就能掰到顾澈了,哪知道那臭小子还有这一招。

    整个dl的士气算是维持下来了,谢董真诚地跟顾澈表态着,“只要你能保证dl继续专注于实业,我就会义无反顾支持你。”

    “谢谢,我不会让您失望的”,顾澈心领神会到了有一种信任的东西在彼此之间蔓延着。

    给谢董倒好一杯酒之后,谢董胸有成竹保证着,“我的老帮老兄弟们,我不敢说全部会支持我,但是我敢肯定他们百分之九十会支持我。”

    “这都是谢董两兄弟诚信做人落下了口碑”,顾澈顿了顿,又对谢董指了指远处的海边城,“我想求个保险,希望他们能把股票暂时抵押给我,利息就是海边城的福利。”

    这,有些困难,让人把全幅身价交出来,操作起来困难重重,谢董有些为难,“我只能在中间劝说游说一下,顾总,有时间跟夫人好好商量一下,不要意气用事。”

    顾澈苦涩一笑,她这样子就已经很念旧情了,其他的,就顺其自然吧。

    国内外的脑科专家对乔惜梦会诊之后,得出的结论还是不乐观,有个专家直接劝她,“不要再浪费金钱了,我有个这样的病人,已经昏迷了二十年,还是没醒。”

    “只是二十年而已,我妹妹她才二十岁,二十年后,她也才四十岁,还是可以慢慢享受人生的,我是不会放弃的,就算三十年后醒,我也不会放弃”,乔依然挺着个大肚子在会议室里不留余地的发表着她的愿望。

    见多了这种舍不得亲人离世的家属,专家们也只好继续再讨论着治疗方案了,既然家属不差钱,就尽全力好了,说不定又是个医学奇迹。

    开完会后,赵馨茹搀扶着乔依然去公园里散着心,“你最近情绪起伏太大了,你忘记你昨天肚子疼上多久吗?别忘了你现在还是个妈妈。”

    “我知道,孩子,它跟我吃苦了”,自从她妹妹出事后的着这段日子里,她就压根吃不下饭,全靠赵馨茹狠心地灌汤和喂饭了,“馨茹,谢谢你陪在我身边,要不是身边有你,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自家姐妹别说见外话”,赵馨茹拍着乔依然的后背,又轻轻摸着她肚子,“你刚才那么生气,不知道吓到我们小小的故意没?”

    看着自己的肚子,乔依然第一次有种陌生又不知所措的感觉,“我很不愿意相信顾澈会做出那样的事,可现实摆在眼前,我要怎么去辩解,惜梦跳楼之前说的那些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