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牵涉越来越多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688章 牵涉越来越多了

    “可你妹妹也没亲眼见到是顾澈发布出去的是不是?”赵馨茹帮顾澈解释着,虽然顾澈并没有正式说不是他,可她愿意相信他。

    而且,她也能感受到乔依然是相信顾澈的。

    “我不知道”,乔依然避讳着这个话题,她比谁都希望不是顾澈所为,可是她的爸爸因为这件事中风了,妹妹还昏迷不醒。

    “只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了是顾澈所为,你爸妈又亲眼目睹了惜梦的跳楼,还有她跳楼前所说的那些让人误会的话。依然……”

    “馨茹,别说了,你知道当时我问顾澈的时候,他怎么回答我的吗?他那意思就是那边是不会出岔子的,除非是我妹妹自己爆出来的,可是我妹妹怎么会爆出自己这种事来。如果是她自己爆出来的,她会那么傻真的跳楼吗?她那么爱美,所以这一定是顾澈那边泄露出来的。”

    至于是不是顾澈,她愿意相信不是,可事实让她无法说服自己。

    “何况,我爸妈都认定了这是因他而起对不对?你不需要帮他解释了,我跟他是彻底的完了,除非惜梦能好好醒过来,只是可怜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了。”

    现在这种情况,她在跟顾澈有瓜葛,对养大她的乔志远来说就是最残忍的事了。

    看到乔依然的手极其不自在的在腿上挠着,赵馨茹也不忍心逼她了,“依然,孩子还有干妈,不会可怜的。”

    “谢谢。”

    半个月后,经过多方努力,爆出乔惜梦不雅照的虚拟ip被查出来了,是一个小嫩模的恶作剧。

    顾澈专门去见牢房里见这个小嫩模了,他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幕后说不定就是陆松仁做的,他一定要找出证据,他不愿意让乔依然恨他,更不愿骨肉分离。

    “这里没录音,没人看守,说,你收了谁的钱?”

    “切,潘家派你来的吗?告诉他们,惹急了老娘,我能爆出让潘瑞嘉坐牢的证据。”

    顾澈那种老谋深算的样子,盯着涉世未深的小嫩模,足以让她害怕不已了,他声音故意压得很低,在这个光线不够明亮的地方就更添了阴森,“你实话告诉我,我就可以帮你让潘瑞嘉这辈子都出不了监狱。”

    “少骗人了,现在是我在坐牢,好不好,拍这片子的潘瑞嘉还在豪宅里逍遥快活,我要让潘瑞嘉那个王八蛋以后没脸出来见人,哈哈哈!”

    这个女人在听到潘瑞嘉的时候就彻底抓狂了,撕扯着她身上的牢服,“我那么爱你,瑞嘉,你为什么要跟别的妖艳贱货在一起,你不是人。”

    把她自己的头发弄得乱糟糟之后,她又袭击着顾澈,这女人的蛮力不像是正常的力气,摆脱她之后,顾澈听狱警说,“这个女人我们也正在鉴别她是真疯还是假疯。”

    顾澈回顾了当时销毁乔惜梦所有的不雅资料时候,电脑专家是磨灭了所有的记录,那么吓唬潘瑞嘉,他就是防着潘瑞嘉来这一手,才逼着潘瑞嘉拍了一套不雅视频。

    他去找潘瑞嘉的时候,他正在公寓里歌舞升平着。

    “呦呵,顾大哥来了啊,要不要跟我这些美眉们一起happy,happy啊!”潘瑞嘉搂着左右两个女人,一人一口吻着,但心里对顾澈的胆怯已经让他的手都发凉了。

    唐浩宇把那些乱七八糟女人赶出去之后,他自己也退出了。

    “快活日子怕是要到头了”,顾澈只是轻而易举地朝潘瑞嘉挥了一巴掌,那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就摔倒在地上了,他不怕死地嚷着,“谁tm知道乔惜梦那么胆小去跳楼,我被人暗算,我都没去跳楼。”

    “还有谁找过你”,顾澈需要找个突破口去证明是陆松仁做的。

    就算种种证据都不没有指向陆松仁,但他隐隐就是觉得是他所为。

    “切,我知道你跟老四是一伙的,又想威胁我,没门,我跟警察已经自首了”,潘瑞嘉像是很期盼着警察赶紧到来,当他听到了近在咫尺的警笛声,就开怀大笑了起来。

    “你想好了,随时联系我”,顾澈觉得这事情已经出乎意料的复杂了。

    “哈哈,你们再也威胁不了我了,我去坐牢,最多也就几年罢了,老爷子的财产,我照样能分。”

    但现实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美好,在他被警察带走后,又有人匿名向警方提供了大量证据。那就是潘瑞嘉因为胁迫他人发生非正常关系,还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和视频,他被判为了死缓。

    监狱里的潘瑞嘉约见了顾澈,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很差劲,他因为茶饭不思,那红光满面的样子变成了三角眼皮包骨的轮廓了。

    “终于肯说你幕后的人是谁了?”顾澈满意又慵懒地依靠在座椅上,凝着满脸胡茬的潘瑞嘉。

    这个时候,就算抓不住最后一根稻草,也不能让老四好过,潘瑞嘉邪肆地望了顾澈一眼,笑了出来,“老四可是背着你在后面跟一个泰国华侨偷偷商量着要怎么把你们顾家赶出海乾,还有那个神经不正常的小嫩模,就是老四去唆使的。”

    “我知道你当时肯放过我,就是看在老四的面子上,可是他命不好,还没收拾我,就被我们家老爷子发现他的打算了”,潘瑞嘉的笑声让人听了很空洞,“他就是一直对我怀恨在心。万万没想到吧,乔惜梦和我的照片视频被他曾经拷走过一份。”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顾澈抬了抬眼皮,果真这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一回事。

    “我就是不想要老四好过,我这辈子坐牢,他也别想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潘瑞嘉眸底全是狠厉,“顾大哥,那个泰国商人可还是找过我家那快死的老爷子过,老爷子抹不下面子,不肯干出背信弃义的事,是老四主动勾搭上的。”

    这条信息对于顾澈来说,倒是有点意外,想不到那个规规矩矩书生气的潘瑞琦竟然还会有这种打算。

    “放心在里面悔改,可以活着出来的”,顾澈勾唇点了点那桌子,他眯了眯那嗜血的鹰眸。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