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迫不及待想要解决-私人婚-
私人婚

第689章 迫不及待想要解决

    其实顾澈早就有眼线观测到了陆松仁有找过潘家的人,他只是没有想到潘瑞琦不仅勾结上了陆松仁还有着那么一手。

    无论是不是潘瑞琦指使那个疯疯癫癫的小嫩模,都说明了这些事是与陆松仁有关的。

    “准备好了吗?”顾澈拨给了一个很少联系的号码。

    那边胸有成竹地回答着,“保证一举拿下。”

    顾澈望着乔依然的朋友圈里,那张属于他们第一张的合影,那时候她是那么爱他,而他却不愿意碰触到感情这块。

    没想到,到现在,他成为了乞求爱的那方了。

    事情发生了太多太复杂了,重重压力之下她放弃他们的感情。

    “乔依然,你只能是我的”,顾澈把手机往心口上放着,有些事他如果早做了,也就不会有这么多后患了。

    整个一月,乔依然都是在医院渡过的,警察说调查出来了故意泄露照片的元凶是一个疯嫩模,可乔家人一口咬定了这是顾澈所为,毕竟乔惜梦跳楼前的话让乔志远和柳正荣难以忘怀。

    躺在病床上的乔志远被悉心照料了一个月,也可以拄着拐杖去看乔惜梦了,他依旧排斥着乔依然。

    “爸,你是不要我这个女儿了吗?我已经给顾澈递了离婚协议书了,我不会跟他再在一起了,”乔依然辛苦地挺着大肚子跟在他身边看着他,生怕他有任何闪失。

    心里还是很心疼这个非亲生的大女儿的,可只要一想到亲生的小女儿被顾澈害的还昏迷不醒着,乔志远也就沉默应对了。

    对于乔依然递给顾澈的离婚协议书,他是直接当着送过去的赵馨茹给撕掉了,他跑去医院找她,跟她声明着,“乔依然,除非我死,否则别想离婚。”

    “我们这样还有意思吗?”乔依然没有哭,也没有闹,她很平静,平静地像个木娃娃一样。

    顾澈也知道这样彼此都痛苦,可这些都是有迹可循的,都是陆松仁在背后作祟,他不舍地看了她一眼,才说,“真相总有一天活大白于世。”

    麻烦需要一个接一个地来解除,而最核心的那个麻烦就应该最先解决掉。

    在乔依然妹妹和爸爸接连出事后,一直都是赵馨茹陪在她身边,陆松仁忙着跟顾家抗衡,很少会来医院了,但每次过来都会要乔依然把dl的股票赎回来,但每次都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二月份才刚开始,满大街都在装点着过年的气息,医院也不例外,贴起了对联挂起了火红的灯笼。

    而乔依然站在着欢庆的世界里,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上一次过春节,家里虽然因为欠债,怕花钱而没有置办什么年货,但总体都是很温馨的,贴着暂新的对联期望着下一年可以更美好。

    今年她怀孕了,还结婚了,亲生爸爸也回来了,按道理这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啊,可现在的局面就像花园里光秃秃垂败的树叶一样只让人觉得凄苦万分。

    天空中下起了小雪,乔依然站在那洁白的世界里,看着那不知道是谁堆积的小雪人,她想起了小时候下雪天都会跟爸爸和妹妹一起来堆雪人,“如果知道长大了会这么不开心,会这么多烦恼,我宁愿永远停在小时候,跟爸爸和妹妹堆着雪人。”

    认识顾澈也就不到八个月的时间,为什么她的世界就完全坍塌了。

    “依然,冷,进去吧”,陆松仁把他的大衣遮在了她身上,又用手扫着她头上的雪花,“以后就不会有烦恼了,今年过年跟我一起过,不开心吗?我可是很兴奋跟你一起渡过第一个春节。”

    “我是没有一点过年的心情”,乔依然被陆松仁搀扶着进去了医院大堂。

    望着乔依然那很明显的大肚子,陆松仁赶紧带着她坐了下来,“别瞎跑了,医生说你最近情绪很不稳定,注意点,千万不要早产了,免得大人和孩子都受罪。”

    这个孩子,她现在一点都不期盼它的出生了。

    乔依然叹了一口长气,像是有很多烦心事一样,“我以后要怎么跟孩子介绍它爸爸,说你爸爸害你小姨跳楼了吗?告诉它,你的亲外公成天就想打垮你爸爸吗?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孩子了。”

    她脸上是温柔地笑着,可心里却在滴血一样。

    很疲倦,身心都异常的疲倦,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她觉得她好像老了十岁一样了。

    “依然,放心,爸爸会陪着你跟孩子一起到死的,以后不会再有人能欺负到你了”,陆松仁抱着乔依然靠在他肩上了,看着她那么难过和虚弱,那要股票的话到了嘴边,忍住了。

    “陆松仁,我好像什么都没有了,我好怕,我真的好怕”,这是她第一次在家里出事后向人摊开着她胆怯的一面。

    在花园里一直看着乔依然对着雪人发呆的顾澈,他的双手因为堆雪人而红肿了起来,他丝毫不觉得冷,就那么看着陆松仁拦着她进了医院大厅,透着玻璃窗,他看到了乔依然抱着陆松仁的肩膀在哭。

    春节是在月中,整个乔家人都没有一点过节的心情。

    除夕夜,陆松仁让人在乔惜梦的套间里摆好了团年饭,他象征性地给放了一个红包在乔惜梦的床头,“惜梦,这是今年的压岁钱,只要你醒过来,我就每年都送你去巴黎看时装秀,好不好?”

    大过年的,望着病床上手指头都没有一点反应的女人,乔志远夫妇是一点吃团年饭的想法都没有,但医生说了,要亲人不断在她身边跟她说话,能尽快她苏醒过来。

    乔志远拿着一盘蒸饺,那饺子的香味还在空气中蔓延,他端了一盘放在她枕头边,“惜梦啊,这是你最爱吃的猪肉香菇陷饺子,是不是很馋,流口水了吧。”

    “孩子,我喂你吃一个……”可那闭着眼一动不动的女孩,没有一点反应,他伏在床头啜泣着。

    在这种过年的时候,别人家都是举家同庆,而他们家却这般凄惨,使得柳正荣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乔依然,你要是肯早点离开顾澈,你妹妹就不会这样大过年躺在病床上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