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新同事-私人婚-
私人婚

第69章 新同事

    在家休息了三天的乔依然,等心情平静了不少才去上班。

    她害怕鸭子先生会不断联系她,在家的三天里,她都是关着手机的,她想过换手机号码,但又还是做不下决定。

    “依然,这几天怎么都联系不到你。”郑彦如三月春风温和的声音关切又担心地问着。

    乔依然才进幼儿园的大门,就迎面遇上了他,她心绪复杂,不知道要如何解释,淡淡笑着,“躲在家里偷懒。”

    “事情……解决……了吗?”等了好几天,郑彦也给银行打了电话询问,他给乔依然的支票还未兑现,他很担心懵懂无知的乔依然。

    那天那个男人看起来不止气场强大,而且眉宇间有种运筹帷幄的自信。

    同为男人的郑彦,和他眼神交斗的过程中,作为有过几年社会阅历的他也是占下风。就别提单纯简单的乔依然了,她压根就不是她前男友的对手。

    关于鸭子先生的那件事,乔依然想封存在心里就好了,她压根就不愿谈及,她点了点头,“嗯,谢谢你。”

    “真的解决了吗?他没有再骚扰你?依然你别怕,你还有我。”郑彦心痛地看着乔依然眸底那挥之不去的悲伤。

    他心里纯真活泼的小女孩一定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恨不得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他温和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戾,握成拳的手青筋暴现。

    在他们身后响起一阵焦急的奔跑声,“请……请问……教务处在哪,我不要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啊。”一个和乔依然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假小子朝他们跑着。

    “跟我来吧。”乔依然望着这个跑得满头大汗赶时间的女生,好心地说着。

    这个女孩的出现正好解救了乔依然,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跟郑彦道出实情,还好老天爷眷念她,变了个赶时间的女孩出来。

    “谢谢!”女孩大口喘着气说着。

    这个短发女孩,打扮中性,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声线压得沉沉的。

    但是,乔依然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觉得这个女孩很亲切。

    “方胜男,新来的。”她酷酷地瞅了瞅乔依然,还有郑彦。

    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友好地伸出手跟乔依然问好,还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她的笑容很阳光明媚。

    那样的笑容乔依然以前也有过,只是最近她心里有事,笑的很困难。她朝方胜男淡笑,“乔依然,欢迎你加入我们幼儿园。”

    从教务处出来后的方胜男,一直扭扭捏捏跟在乔依然身后请教,一脸的不情愿,像是被谁逼迫的样子,

    她细心拿着本子记录着一切上班的注意事项,还不时和乔依然聊聊家常,做做笔记。

    方胜男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依然,你好温柔,当你男朋友或是老公,一定很幸福。你找个机会带我认识认识,好不好?”

    乔依然笑而不语。

    临近中午,方胜男用胳膊肘撞了撞乔依然,酷酷地看着前方,“我请你吃午餐。”

    “下次吧,今天依然约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郑彦,站在她俩面前说着,手里还拿着两个卖相俱佳的便当。

    “男朋友?”方胜男扬起下巴指了指郑彦

    “方胜男,他不是我……”男朋友,乔依然还没说出男朋友三个字,就被郑彦打断了,“下次我请你们一起吃大餐。”

    朝着两人做了个拜拜的手势,方胜男便走了,但在走之前却又打量了郑彦一番。

    “方胜男,她似乎误会了我们。”乔依然绞着手指,有些手足无措地面对着郑彦。

    倒是郑彦,很享受被人误会他们的关系,他相信他迟早有一天会和乔依然更进一步的,他愿意等,就像他和乔依然失去联系的那些年里,他相信他和乔依然最终还是会在一起的。

    就像小时候玩游戏,他永远都是扮演着乔依然的白马王子一样。

    两人在幼儿园操场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依然,如果他还来找你,记得找我,我不会让他再欺负你的。”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只觉得鼻子酸酸的,乔依然心里有些酸涩,“对不起,童哥哥,我之前骗了你,你还这么愿意帮我。你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躲着郑彦不去谈那天的事,也不是长久之事,况且这个人还是无条件愿意帮她的人,真是她还起过让他当替死鬼的念头。

    望着乔依然红红的眼眶,郑彦明白了那个男人是她心里不愿提及的,他也不想再谈及那个不懂得珍惜乔依然的瞎眼男人了,“依然,真的不用还。再说还,我真的要生气了。永远都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永远都是我心里最单纯可爱的小公主。”

    “喏,吃饭吧。有你最爱吃的鸡排,胡萝卜。”郑彦帮乔依然体贴地把饭盒打开,又把筷子塞进了乔依然的手里。

    忽地,乔依然的脑海里想起了,那日在西郊别墅,她不吃早餐,鸭子先生抱着她坐在他腿上,喂她吃饭,还吻了她的唇。

    她不自觉地捂上了自己的唇,仿佛唇间还有男人残留的味道似的,乔依然不由自主地抬头望着操场外的大马路,她条件反射地离郑彦坐远了点。

    鸭子先生以前送她来过幼儿园,还霸道地警告过她,不许她跟郑彦靠近。

    “依然,干嘛不吃,是味道不好吗?”郑彦望着乔依然的饭盒里,仍旧纹丝不动,他抬起头看到了乔依然对着马路发呆。

    她还在想着他吗?

    “依然,那种男人不值得你再留恋。”提起那个男人,郑彦就觉得堵得慌,他当宝物一样珍视的女孩居然被人伤的体无完肤的。

    以前的乔依然,总是快乐地像个小鸟一样,她说话的时候,眼角都是带着笑意的,可现在她脸上面无表情。

    “依然,你这么好的女孩,一定会有更好的男人来爱你的。”比如他郑彦。

    更好的男人?只是她乔依然已经不配了,她结婚了,而且她也不好,她背着她老公在外面跟鸭子先生含糊不清的。

    她低着头,沉重地拿起筷子吃起了饭。

    这一切,都被躲在他们身后树丛中的方胜男听到了,她关上了微型的录音机。又躲在一个角落神秘兮兮打了一通电话,“老板,录音已经传给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