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初见顾毅-私人婚-
私人婚

第692章 初见顾毅

    目送着陆松仁带着手铐被随身配着枪的警察戴上了警车,她直觉就知道事情好像有点严重了。

    跟着那鸣着警铃声的警车跑了好久,直到看不到警车了,她才不得不停下来,“回来,回来,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天空这时候还特别应景地下起了雪,乔依然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冷了,可是她的肚子突然发硬的好疼,身体里感觉有一股热流往外涌了。

    “我的,我的,肚子好疼,孩……”她这句话还没说完,就闭上眼睛昏过去了。

    幸好阿黄一直寸步不离跟着她,所以她是直接倒进了阿黄的怀里,“小姐,小姐,你醒醒!”

    路过的一辆车,看着倒下去的人,好心地给他们打开着车门,“你们赶紧上车。”

    阿黄生怕乔依然出事,二话没说,抱着她就上了车。

    司机把他们送到了愿景医院,阿黄连感谢的话都来不及说,抱着脸色毫无血色的乔依然,就在医院大厅里嘶吼着,“救命啦,赶紧过来,要不然我就拆了你们医院。”

    被送去医院的乔依然,医生根据她的状况,着急地督促着阿黄,“你太太已经几个月了?羊水已经破了,应该是要早产了。”

    “六……个……六个月”,阿黄跟随着医生把乔依然推进了手术室。

    而此时在手术室里的还有一个不是医护人员的男人,他紧紧握着她的手,心疼地为她把脸上的汗水擦掉了。

    接生的大夫,是愿景医院的院长,也是赖柏海的爸爸,他有着很丰富的经验,他拿起了手术刀,望了望顾澈,“早产,不是突发的,而是早就有迹象了。”

    握着乔依然的手,顾澈知道赖院长是在安慰他不要自责。

    她早产早就有迹象了,他居然都不知道,要是她嫁给别的男人,怀孕也就不会有这么波折了。

    整个生产过程中,乔依然都是半昏迷半醒着,她感觉她好像看到了死神,她想办法躲避着,可死神就是那么死死地拽着她的手,她觉得好像是腹部被人打开了,然后就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她很想去摸摸她的肚子,可是她的手一点也动弹不了。

    经过好几个小时的手术,乔依然总算生下了一个两斤八两的孩子,那孩子身上的毛细血管都看的见。

    “孩子需要进保温箱里,他体重明显是不达标的”,赖院长从把孩子抱给顾澈看了一眼就交给了护士。

    “依然,我们的孩子很健康”,顾澈昏迷的她耳边轻轻述说着,他很感谢老天爷她早产没有大失血。

    他穿着医生的防菌服,跟其他医生一起把乔依然送进了特护病房,她的脸色比白纸还要惨白,“依然,对不起,都是我太自私了,为了能扫除我们之间的障碍,我太急躁冒进了。”

    收集着陆松仁那么多犯罪资料,都没有这次临时出的这单事更能引起国际社会的重视,他认定了这个大跟头足以让陆松仁这辈子都翻不了身,才做出了这个冒险的决定。

    依然,对不起,差点赔上了你跟宝宝?

    顾澈摸着她冰凉的双手,放在手心里给他暖热着。

    他现在只要仔细想想刚才的那些事,他的心都在发抖,知道乔依然会情绪激动,会肚子痛,会生病,也预估到她会早产,若不是反复确定了在来医院路上不会出意外,他也不会这样做。

    连那个偶然遇见的医生也是他找的一个顶尖的妇产科大夫,还有陆松仁在乔依然生产的时候,一直都在医院的楼下等着,以防止她大出血找不上合适的血源。

    当乔依然苏醒的时候,只感觉手像是在梦里一样被那个死神给紧紧捏着,但是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很好吻,也让她觉得熟悉。

    虚弱地她第一反应就是进行着梦里摸肚子的动作,可她竟然觉得肚子那里是平的了。

    “我的孩子呢?我的宝宝呢?”乔依然试图地想坐起身,可身上的伤口撕扯着她很难受,忍不住狠狠捏了一下握着她手的那双大手。

    正趴在她床边的男人打盹的男人,顿时就苏醒了,他下意识地摸了摸他脸上的口罩还在不在。

    他把声音压得更低,沙哑着说,“保温盒里。”

    “哦,那就好,我能见见孩子吗?我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乔依然后怕地笑了笑,她脸上全是初为人母的温柔。

    现在她就只有那么一个亲人陪在她身边了。

    “男孩”,顾澈很想说,孩子叫顾毅,毅力的毅。

    可是他心里很发虚,不敢让她知道站在她面前的人是他,他现在还无法面对她。

    拿起准备好的红糖水霸道地就往她口里送,她摇着头说,“我不渴。”

    可还是被撬开了牙齿,被逼着喝下去了整整一碗红糖水。

    “我要见我的孩子,我要给他喂奶,我的孩子长得漂亮吗?他是不是好帅,好可爱?”只要一想到孩子,她的心情就好了很多起来。

    只怕她见了孩子会更加难受,顾澈二话没说,就退出去了病房。

    这时候,阿黄和陆松仁,白海着急地站起来问着一身医生打扮的顾澈,“她醒了吗?人没事吗?”

    “醒了,要休养”,他躲避着白海的探量,就借口着,“主任叫我了,我先走了。”

    脱下了一身医护服,又穿上了无菌的服装,去看他的儿子了。

    看见那小小的孩子,还需要靠着呼吸机呼吸,他都不能去碰一碰他的孩子,那么小的孩子被那么多管子和医护器械包围着,保温箱里的孩子面容看起来很痛苦,刚出生的孩子本来就皱巴巴的,又加上身体的痛苦,那小小的可怜样子看着就让人心生同情。

    他喉结哽咽着,“顾毅,我是爸爸。”

    孩子还太小,眼睛还没有力气睁开,但他好像能感受到爸爸的关心一样,那皱巴巴的眉头竟然就松弛了下来,还朝顾澈动了动手。

    那一刻,顾澈只觉得他的心柔软的都要化掉了,这种复杂又单纯的原始血源之情,让他很感动,“顾毅,爸爸会让你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