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可怜的小生命-私人婚-
私人婚

第694章 可怜的小生命

    “哭了,我的孩子哭了,他一定是要妈妈了”,乔依然抓着阿壮的袖子,“你给顾澈打电话,就说我要见孩子。”

    “太太……”阿壮看着乔依然的背后,身子也不由得站得笔直了点,“顾总好。”

    “嗯”,顾澈应了一身,就把乔依然给抱起来放在了轮椅上,她是那么轻,简直就没有什么重量。

    她的额头上就是他的薄唇了,她挣扎的时候,滑过他的唇,“赶快带我进去看看顾毅。”

    “你回病房,要不然,儿子我就送去美国治疗”,他堂堂一个男子汉见到顾毅都忍不住眼泪,何况这个脆弱的小女人。

    孩子的腹部几乎都能看见里面的器官了,他只要一想,就无比地恨他自己,也更心疼他的宝贝儿子。

    听到顾毅要去美国,乔依然整个人的愤怒都毫不掩饰了,他掐着顾澈的脖子说,“那是我的孩子,你休想带走。”

    她激动的时候,手都在抖,虚弱的小脸上都是冷汗,顾澈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冷嗤着,“你是比我更有钱,还是比我更有体力,你凭什么跟我争孩子?上了法庭,法官看你这样子,他会把孩子放心交给你抚养吗?”

    “这样的你,抱得起一个小孩子吗?”

    这样的你,赶紧回去好好养身体吧。

    因为爱她,所以不想看着她再这么消沉了。

    “顾澈,我不会让你独霸孩子的,我是不会放弃跟你争抚养权的”,他都说到要上法庭了,离婚的决定虽然是她提议的,可是他怎么能先说上法庭的事。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骗她的吗,只是为了哄她生下这个孩子。

    男人鄙视地斜昵了一眼怀里虚弱的女人,抱着她就朝她病房去了,说话的语气是那样高高在上充满了优越感,“等你有力气自己走路再说吧。”

    “现在的你”,顾澈鄙夷地“啧啧”了两声,“我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胆敢这么瞧不起她,乔依然紧紧握着拳,牙齿咬着下嘴唇,红着眼眶瞪着他,“顾澈,你不要跟我抢孩子好不好?你这么有钱,你喜欢孩子,你再去跟其他女人去生十个八个好不好?”

    瞬间,顾澈的心就像是如千万根针在扎一样,小傻子,正因为是你生的孩子,他才那么重视啊。

    抱着她进了电梯,顾澈上下打量着她那瘦了一圈的脸,心里明明就很心疼难过了,但他说出的话让人心里都冰凉一片,“有钱人不会嫌钱多,而我也不会嫌儿子多。”

    “王八蛋,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让你轻易占有我的儿子”,乔依然被他抱得紧紧地,要跟就无法滑下去。

    如今她是身体虚弱到不能自己走路,而他还是这般风度偏偏器宇轩昂的。

    不服气,她是不会就这么认输的。

    抬起头,她就朝着顾澈的脖子狠狠咬了一口,咬得都有血渗出来,她才满意地说着,“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都会跟你斗争到底,想抢我……”

    儿子,两字还没说出来,她的唇就被顾澈封住了。

    “唔,唔……”乔依然死守着她口腔里的阵地,只是很快就被他攻城略地了,他把她口腔里那股血腥味给全数吞了回去。

    很怀念她柔软的唇,但也知道她现在的状态是不适合这样的,他在她锁骨处蹭了蹭,锁骨被温热气息扰的她的心痒痒的,耳垂被他毛绒绒的头发扫的乱了心智,她惯性一般地闭上了眼。

    又被他把她的脸放在了他心口上。

    等他把那些血液蹭掉之后才抬起了头,抱着她就进了病房。

    而被吻得大脑缺氧的女人,又就那么缩在他怀里。

    一直到被放在冰冷的床上,她才回过神啦,对着他想大骂的时候,才发现病房里没有了他的踪影,“混蛋!”

    在病房门口跟阿黄对峙着的顾澈,在听到乔依然那声大骂“混蛋”之后,心里尽然有一丝轻松,他推开了阿黄就去了赖柏海的办公室。

    “赶紧给我包扎起来,”那小娘们简直就是一口钢牙,顾澈觉得有些好笑,坐下来之后,心情愉悦地敲了敲赖柏海的桌子。

    而正在苦心给顾毅找着资料的赖柏海,瞟了大爷一样的顾澈,看着他正扬起了脖子,那脖颈上还红红一片,流着血,“你们两口子还真是有心情恩恩爱爱的,你们儿子还在保温箱里待着呢,两口子就急不可耐。”

    赖柏海把他正在看国外病例的电脑屏幕转给了顾澈,又去那消毒酒精和药水了。

    “我可跟你说了啊,你一个儿子我就够我照顾了,别再把你老婆弄伤了,忍着点,人家刚给你生了个儿子,自己解决不行吗?”

    顾澈横了他一眼,“你这是嫉妒我有老婆和儿子。”

    “我嫉妒你一家三口分三个地方住”,赖柏海故意把沾了酒精的棉签死死往顾澈伤口处戳,“你这几天就隔着窗户看顾毅,你这伤口指不定沾了多少细菌。”

    只是微微蹙了蹙眉毛,那点小疼还不足以让他忍不了,他看着那英文病例报告,“我不要百分只九十三的可能,我要我儿子百分百存活。”

    那不是商量,那是命令。

    这是他和乔依然的爱情结晶,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知道了,知道了,我去死我也不让你宝贝儿子有事的”,赖柏海戏虐地说着,回到位置后他才正儿八经了起来,“你儿子心脏有杂音,暂时还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的肺炎症状有点严重了。”

    就这么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候,他的儿子就被说出了两种病,顾澈握着拳头的骨节都泛白了,“还不赶紧去给他治疗。”

    “别急,”赖柏海赶紧拿了一本书挡在了他们之间,顾澈那猩红的双眼比要吃人的老虎都吓人,“就是一般新生儿的毛病,目前没发现其他大病,你放心。”

    怎么能放心呢,他的骨肉,一出生就身体差劲,靠着各种器械维持着他的小生命,“无论大病小病,都给我好好治好,让你组建的儿科大夫团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