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又红又肿又痛-私人婚-
私人婚

第698章 又红又肿又痛

    “谢谢你关心,拜你们顾家所赐,他坐牢了”,乔依然上下扫量了他一遍,一身冷漠又疏离的样子,他眼里哪里还有对她的爱惜。

    已经做好了准备要跟他这辈子注定会分开,可看着他眼里的疏离,她好难过,好怕。

    顾澈明显有些愕然,她怎么就知道了?

    消息是不是传的太快了点。

    还没到他问出来的时候,乔依然拿着书敲着他的胸膛,“你们顾家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当年是你们害的他流落异乡了,现在又这样对他赶紧杀绝,我告诉你,待一切事情水落实出的时候,他照样还能继续报仇。”

    “你究竟知道多少?”这是顾澈关心的,他没办法面对她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他要怎么告诉她,你的爸爸是我故意查找证据送他去坐牢的。

    乔依然用文件拍了拍他的背,“怎么?这么心虚,都不敢看我,是你陷害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怕看见顾澈的背影,好像是在随时跟她告别一样。

    “一个行的正坐得直的人,会担心被人陷害吗?”并没有正面回答她,转身的时候,吓得她赶紧往后退了几步,但被顾澈勾住了腰,抱住了后脑勺。

    对着那越来越有女人味的脸吻了下去之后,恼羞成怒的乔依然手脚并用反抗着他,“你也太没追求了点,回头草有什么好吃的。”

    上次被他吻得那么激烈之后,害得她涨奶涨的好难受,原本像她这样早产的产妇奶水会来的很慢,可就被他那么一挑拨就……

    顾毅现在身体还不能吃母乳,而她只有忍着涨奶的痛。

    “发现就你最甜”,她的那些反抗他权当是助兴好了,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又不舍的她离开,就很是用力地咬着她的唇和脖颈。

    她逐渐呼吸也加深了,手上的文件也被她给甩在了地上。

    当顾澈熟练地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打算去解那碍事的卡扣时候,才发现那里平整一面。

    “你没穿?”该死的女人那么大的两团,就这样当着其他男人的面甩来甩去了那么久。

    “要你管,你给我松手”,乔依然哪里又推得动他,他的手在她肌肤上造次的时候,她全身的肌肤都在发烫。

    而且她竟然发现她心里很喜欢他这种抚一摸。

    “女人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款式”,顾澈把那小小的衣服往上一推,他咬着她耳根,轻笑着,“都快握不下了。”

    该死的臭男人,竟然还不松手,乔依然急眼了,“你要女人去找别人,别招惹我。”

    “嘶”,他那没轻没重的手每次触碰到让她难受极了,“顾澈,你有完没完啊。”

    隔着衣服,顾澈也能感受到她指甲扣他的力度,已经是使了全身力气了。

    “着急了?”他轻笑着,就她给抱到了他在这层楼的休息室。

    进了房间,他也就更肆无忌惮了,可当他褪去她外面的衣服时候,发现她某个柔软红红的了,而她好像疼的一直在冒冷汗。

    “你怎么了?”顾澈手足无措地给她轻轻揉着,想着他刚才明明就没有很大力气啊,怎么就红了。

    “都怪你,你干嘛要碰”,乔依然疼的捶他的力气都没有了,“涨一奶了。”

    对于彼此都是第一次当父母,尤其还是个养尊处优的男人,他哪里懂这些,“我去叫医生。”

    “不,不许去”,乔依然很怕医生问原因,她要怎么说,被孩子爸爸给弄得,好丢人。

    可是干着急也没用,顾澈赶紧上网查找一些办法,他学着给她按摩疏通着,一边又担忧地望着她,“疼吗,力气会不会太大了点。”

    这种心情可真是奇怪的很,这是为了生了一个儿子的女人,这种害怕她疼,害怕她难受的感觉比以往要深好多层次。

    大脑闪过很多照顾产妇的办法,他明明就看了不少书啊,怎么就记不起来了。

    “哼,哼”,乔依然一直哼哼唧唧地叫着,她也顾不上了羞耻了。

    就算他们以后是陌生人了,可她的身体被他见了那么多次,这次就假装是以前还没决定要分开的时候好了。

    蓦地,她只觉得柔软处一片温热,低头一看是顾澈在吸着那里。

    “禽兽,畜生”,她都这么难受了,他还想着做那档子事,可是她真的没有力气反抗。

    渐渐地,她觉得没那么难受了,但看着顾澈不断吸着又吐,她好像知道他在干什么了。

    这种事情在正常的新手父母之间是很常见的,可是在他们之间,却很奇怪。

    “怎么,还疼吗?”顾澈只觉得那奶水的味道很让人恶心,但看着那红的状况好了不少,他总算放心了点,“不吸出来,堵着你更难受。”

    那股恶心让他实在是受不了,他给她盖好被子后,就赶紧跑进洗手间去刷牙漱口了。

    当他出来的时候,却已经不见她了。

    “小白眼狼,”顾澈看着地上被他刚才吐得邋遢样子,拿起了拖把脱了起来。

    乔依然回了病房之后,就缩在被子里捂着头,她心里“扑扑通”跳的她很是不安。

    在顾毅快满月的时候,陆松仁总算主动要求见乔依然了。

    牢房里的陆松仁,好像白发更多了,乔依然忍不住有些心疼,“是不是官司很棘手,你是不是真的是人蛇?”

    “依然,现在不是问责我是不是那个的时候,我要想办法尽快出去”,陆松仁越想越不安,他总觉得事情来得不会这么简单的,“我在着这里面多待一天就危险加倍。”

    毕竟这是他陆松仁最大的污点,而且他们要不是有十足的把握或是布局,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亮出来。

    要知道他曾经面临过很多次这种指控,最后他都能逃脱了。

    “有人欺负你吗?”乔依然发觉比起他是不是人蛇,她更在乎他是不是安全的。

    他摇头,又紧张地问着,“任鹿颂和白海最近有没有异动?他们有没有逼你签什么文件,记住不要签任何东西。”

    他原本就是多疑的人,出了事,就会怀疑身边的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