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回家奶孩子去-私人婚-
私人婚

第699章 回家奶孩子去

    “没有要我签字什么的”,乔依然哗然了,但很快就领悟到了什么,“你怀疑是他们出卖你的,难道是顾家收买了他们吗?”

    对于自己女儿能冷静分析出来,陆松仁有些意外,他心里很是满意,又闭了闭眼睛才说,“毕竟顾澈跟白海曾经是很要好的朋友,白海一直都很尊敬顾澈这个对手,他们要合作我一点也不意外。”

    “顾澈?”乔依然忍不住反问着,“你敢肯定吗?”内心深处,她希望他不是。

    具体是顾澈还是顾家的谁,陆松仁把握不了,他双手掩面,大脑不停地在运转,“顾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也只有他们才会这么坏心思,只是一般的劳务输送而已,他们就指责我是人蛇。”

    既然白海和陆松仁还没有所动作,说明这次的事情可能不一定是他俩所为。

    暂时还没有出现最糟糕的局面,陆松仁这才注意到乔依然那平坦的肚子了,“孩子呢?没了?”

    “生了,是个男孩,”乔依然朝陆松仁浅浅笑着,“等顾毅出了温箱,我就把您给他求得长命锁给戴上。”

    “早产的孩子可不好照顾,你没事就别来看我了,好好带孩子”,陆松仁把手指捏的脆生生的响,看样子他得找律师再详谈一次了,“你放心,爸爸会很快出去的。”

    不舍地看陆松仁离开了视线。

    在去dl集团的路上,乔依然的心绪繁杂,她不知道要以哪种心理去见顾澈了。

    把陆松仁送进监狱的人,其中有顾澈吗?

    是或不是,有那么重要吗?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局面,他们又不会再在一起了,那么是不是他有那么重要吗?

    “太太”,乔依然才踏进dl的大门,唐浩宇就热络地跟她打着招呼。

    “你好”,不想见到顾澈,她的脚步就不由得加快了许多。

    自从打算要把顾毅的抚养权争到,乔依然就把dl的股票赎了一半回来,也开始在dl上班了。

    “叮咚”,电梯的门打开后,低着头思考着待会要把钢材行业的报表给好好学习一下。

    她也没看电梯里有没有人,就走了进去,按好了楼层之后,又在心里不断给她自己鼓着气,乔依然,你行的,不就是几张表吗,你还怕你自己看不会吗?

    她嘴角偶尔蠕动,双眸紧张地一下子睁开,一下子闭上,手也不停地紧紧捏的更紧了,那样子让人觉得她紧张的不得了。

    同在电梯里的顾澈,看着这样子的她,心里有些心疼又有些觉得好玩,“这么怕就回去奶孩子,养你们母子的钱,我倒是还有。我岂是你这么容易扳倒的。”

    谁?

    乔依然睁大了双眼,又吸了吸鼻子,没转身,看着电梯玻璃镜上,也能准确无误判断出是顾澈了。

    “你还真是自大”,乔依然大企鹅了十二万分的精神,站得格外的笔直,“铁杵都能磨成绣花针,所谓的天才也能被磨成蠢材,所谓的笨人通过勤奋的努力,也能成长为厉害的人。”

    既是灭他人威风,又是涨她的志气。

    到了乔依然那层楼的时候,她才踏出去一个脚,就又退回了电梯了,“你刚才叫我回家奶孩子?是顾毅可以吃母乳了吗?我是不是可以见到他了?”

    孩子已经出生40天了,她这个当妈妈的,还一面都没有见上,她很迫不及待地想去见他。

    “看你也挺忙的,母乳我带去给顾毅就好”,这时候电梯也到了他的办公室所在的顶楼了,他就那么无视她路过了,“不想挤,我就让顾毅喝奶粉好了。”

    这又是不让她见儿子的意思吗?

    毕竟是当母亲的女人了,懒得跟他争那些无畏的气了,就不情不愿地下了电梯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她直接推开了他的办公室门,就把门给反锁了。

    “嘿嘿,兄弟们,看见没,刚才有个女人不敲门就进了顾总的办公室,文秘书你怎么没有盯紧点啊。”

    文菡揶揄着说话的同事,“我不敢你,你怎么不去拦,说不准就能升官发财了。”

    另一个看热闹的秘书八卦着,“难道那位就是顾总那位传说中逃婚的老婆吗?刚刚她的头低得那么厉害,是要回来求情的吗?”

    “啧啧,你的消息out了,我可是听说顾总的太太拥有我们dl的股份,现在就在18楼上班呢?”

    “公司请你们回来是专门聊八卦的吗?”文菡敲了敲那几个趴在她办公桌上的男人。

    等人群散了,坐在文菡身边的张希泽问着,“我感觉刚才那个女人的背影跟你朋友乔依然好像。”

    “我要的港口排期表做好了吗?”文菡朝张希泽甩了一个文件过去,“看样子还是工作少了。”

    顾澈的办公室的休息室里,乔依然一个人拿着挤奶器不会用,她又不想让顾澈帮她,就慢吞吞对着说明书挤着。

    这个地方让她的心绪无法平静,在这里她跟顾澈曾经那么缠绵过,那些过去的不健康的画面总是时不时就浮现在她脑海了。

    等得不耐烦的顾澈直接推门而出的时候,看着乔依然激动地背过身子去了,他觉得有些好笑,“玩起欲擒故纵了吗?”

    “你出去,我弄好了,就叫你”,乔依然望着那奶瓶里一点都没有滴下来,她又疼的要死,心里快急疯了。

    “等你,我怕我儿子饿死”,顾澈直接坐在他身后,双手从她背后往前伸着。

    当他的手一碰到她柔软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想弹起身,“你休想。”

    “我想什么?”顾澈的头越过她的肩膀,又加大了力气揉着柔软的一边,“想我帮你吸,还是想我……疼你。”

    “混账。你儿子还等着吃饭了,你走开,我就快出来了,母乳对儿子的抵抗力比较好点”,乔依然推着他的手,却一点作用也没有。

    “咕噜噜”,那一滴滴的奶一水不断地往奶瓶里进去着,乔依然也觉得没那么疼了。

    当一瓶满了之后,她衣服还没穿上,就被顾澈摁在了床上,他贪婪地吻着她另一侧柔软,“宝宝的爸爸,肚子饿了,走不动。”

    “有病吧你,”乔依然扯着他头发,“这是给儿子吃的,你恶心不恶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