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新家偶遇-私人婚-
私人婚

第7章 新家偶遇

    走了好,要不然顾澈看见了该误会了。

    方才乔依然的心悬到嗓子眼了,看着鸭子先生走到门口消失不见,她才缓过神,猛然间才发现钱给了他,他竟然没把手镯还她。

    于是,乔依然拎起包不要命就朝门外追了去。

    “死鸭子先生,还我手镯啊。”

    在她跑到民政局大门的时候,顾澈所坐的宾利已经启动了。

    顾澈在后视镜里看到小小的乔依然皱着眉头,双腿小跑着,脑袋四处张望着在寻找人,她的嘴里似乎还在叫着“鸭子先生。”

    死女人,叫声老公会死吗?

    顾澈慵懒地依靠在真皮后背上,直到后视镜看不到乔依然之后,他阖上了双眼,清冷的语气吩咐着助理,“把太太的所有信用卡提现功能,停掉。”

    “是”,助理唐浩宇一边开着车,一边点着头,这不才进去领证吗?

    才结婚,就停掉了新婚太太信用卡的提现功能,看样子太太虽然很不容易嫁给了总裁,却得不到的总裁欢心。

    究竟什么样子的女人才能入得了总裁的法眼,既然总裁不喜欢太太,干嘛会同意娶她。

    阖着眼的某人,用他低沉又带着威严的嗓音说着,“专心开你的车,别想些有的没的!”

    难道总裁会读心术,唐浩宇偷偷从后视镜里打量着总裁,“总裁,你放心,不该说的,不该想的,我绝不会多说多想了。”

    昨晚给老爷子通风报信,差点害得顾老先生半身不遂,虽然顾老先生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唐浩宇一直到现在想起来都会后怕万分,脖子都能冒出冷汗。

    行事作风心狠手辣的顾澈,就像他的名字澈字一样,彻底打垮对手,他的目的也让人清澈见底,他一旦盯上了某盘生意,就毫不掩饰他的野心,花尽一切方法据为已有。

    有人说他是冷血无情的刽子手,只顾他的商业野心,不顾别人死活。

    有人说他是杀人于无形的变态,只要得罪了顾澈,他一定让你死的最难看。

    有人说他是商业奇才,年纪轻轻不依附家底丰厚的家族,就能在商场上闯出了属于他顾澈的商业帝国。

    而在唐浩宇看来,顾澈是个叛逆而孝顺的孙子。

    为什么说他叛逆,当年顾澈的奶奶在临终前,拉着顾澈的手,哭哭哀求顾澈:“阿澈,奶奶只想在闭眼之前看到你结婚,要不然没脸下去见你妈妈。”

    可顾澈却倔强地不肯答应。

    而他的孝顺又体现在他奶奶离世前,无论白天多忙,晚上都要去医院陪他奶奶说话,替他奶奶擦洗身子,抱着她病怏怏的奶奶去洗手间。在她奶奶仙去后,足足闭门披麻戴孝了100天。

    “天上的顾奶奶,顾夫人,看到如今的总裁总算愿意结婚了,你们应该会欣慰吧。”唐浩宇望着车外碧蓝的天空思考着。

    而新晋的总裁太太乔依然,正纳闷地看着顾家那位趾高气昂的夏管家,和夏管家手上拿着新鲜出炉的大红结婚证。

    她可是连顾澈都没见上,就这样结婚了吗?顾澈究竟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样冷血变态,不近女色,也不近男色,同时某方面还有缺陷。

    怀着好奇的心情,乔依然眼巴巴望着夏管家手里的结婚证,她虽然对顾澈没好感,但终究是以后的丈夫,还是很好奇他长得什么样子。

    可是夏管家压根就没有把结婚证给乔依然的打算。

    夏管家把两本结婚证塞进了包包,推了推她那矮踏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结婚证,我保管。现在去你家拿你行李。”

    拿完了行李,她又被趾高气昂的夏管家带去医院见了顾老先生,收获了一个超大红包,沉甸甸的,乔依然还是没见到顾澈,甚至连顾澈的一张照片都没有见到。

    但是在离开病房之前,顾老先生带着沧桑的声音说:“孩子,下次来看望爷爷,记得带上阿澈奶奶留给你的手镯。”

    乔依然心里咯噔一下,手镯还在那个不讲信用的鸭子先生手里。

    在病房陪顾老先生吃完晚餐之后,夏管家又把乔依然送到了顾澈位于市中心的高级公寓。

    这个高级公寓是本市最贵的公寓,没有之一。

    “大少爷今晚要加班,会很晚回来”,话说完不到一秒,夏管家就消失在顾澈的公寓了。

    怀着对新婚丈夫和新家的好奇和胆怯,乔依然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遍这个复式的公寓。

    整套公寓都是冷冰冰的白色,白色的沙发,深灰色地毯,白色的灯光,白色的衣柜和书柜,整体就是简约的装修。

    堂堂大总裁住的地方竟然没有鸭子先生带她住的酒店房间奢华。

    怎么能把鸭子先生跟顾澈比?那个不讲信用的鸭子先生,想起鸭子先生收了她的钱,居然还没把手镯还回来,乔依然烦躁地立马掏出手机给鸭子先生拨了通电话。

    但电话那端被接通的时候,乔依然猛地想起了电视剧上面经常演的那些场景,豪门总裁都喜欢在家里装着闭路电视来监督佣人和老婆。

    她可不想在新婚第一天就被顾澈抓到把柄,警惕的乔依然毅然决然摁掉了手机,换了鞋子坐着电梯跑到了楼下。

    在空旷的花园里,她才敢放心大胆地给鸭子先生打电话,这个地方顾澈应该找不到的。

    “喂,鸭子先生”,乔依然带电话接通后毫不客气叫着,“你太不守信用了,居然收了我的钱,还不把手镯还我。”

    “就那点钱?”刚走进小区的顾澈看到人工池那边有个熟悉的女人身影,便迈着长腿走了过去。

    乔依然怒了,他这是出尔反尔,果真出卖自己身体的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可是顾澈已过世奶奶留给顾澈妻子的,那可是顾家的传家之宝。

    “八万块钱还不够?”你长得不错,但也不能漫天要价啊。

    今晚的电话是怎么了,乔依然分明都能听到她的声音正在从别人电话里传出来,她没心情去注意,又急又气对着电话喊着:“你别太过分,给你八万都给高了,你那种货色,我八万能找十个。”

    什么叫他这种货色?

    居然敢找十个,这女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顾澈的脸色在月色下格外的森冷,眸底浮现一丝寒光,那是猛兽攻击前才会发出的嗜血信号。

    “做人要厚道,要懂得见好就收”,乔依然忿忿不平对着电话嚷着,又捂着听筒小声嘀咕着,“要不是为了手镯,我真想找你要点损失费,毕竟我第一次给你这个该死的鸭子先生。”

    差点打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的顾澈,听到乔依然的嘀咕后,满脸的怒意被邪肆的笑取代了。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寂静的花园里却是那么突兀,“顾太太,那个晚上你可是很满足,抓着我不让我走。”

    这个死鸭子怎么这么无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乔依然愤怒地扯着身边的树枝,不料却打扰了在树枝上栖息的鸟儿,两只小鸟愤怒地从乔依然头顶越过朝远处飞了去。

    被突如其来的小鸟吓得魂飞魄散的乔依然没站稳,就当她以为她会像个球一样滑进人工池里的时候,一个宽厚的怀抱揽住了她。

    这里没有第三个人在,那揽住她的人就一定是鸭子先生了。

    念及自己的已婚身份,乔依然道了声谢谢之后,就朝后退,她想逃出这个宽厚的怀抱,却反而被拦得更紧了。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人钳制住了,被强制抬起后,她看到了她最想见到又最不愿意见到的面孔了。

    :书友群的扣扣群号是206945302,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