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想他,做了个小黄鸭蛋糕-私人婚-
私人婚

第70章 想他,做了个小黄鸭蛋糕

    郑彦虽然明确表示不需要乔依然还钱,可是乔依然觉得郑彦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她得想办法还钱。

    在网上搜寻了一大圈之后,乔依然找到了一份兼职糕点师的工作,她万万没想到拿着以前心血来潮考得西点师资格证让她找到了一份高薪兼职。

    西点师兼职的工资比她幼儿园工资都高,但是这个兼职竞争也很大,他们一起进入复试的五位人选到了糕点店的操作间。

    经理说着复试要求:“我们心意蛋糕的宗旨是让顾客品出最真挚的心意。希望各位在规定时间内做出你们心里的所想,把你们的想法做进蛋糕里,让消费者能感受到你们的心意。”

    “各位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吗?如果没有疑问,请马上开始复试。”

    “没有。”复试者们整齐地回答着。

    “这个题目会不会太简单了。”

    “越是简单的题目,越刁钻。”

    这是乔依然第一次在如此专业的操作台上做蛋糕,她望着其他竞争选手胸有成竹地在操作台上打着奶油,雕着花,他们脑海中似乎已经勾勒出了想做的蛋糕模型。

    毫无头绪的乔依然,闷闷地打着蛋,活着面粉。

    当下心情,她的心里满满都是那个不可能的鸭子先生。不可能的人,为什么总会想起。

    这几日,乔依然每天都会时不时看下手机,像在期待着谁的电话或是信息。还被方美美逮着打趣道,“你不会背着郑老师在外还有男朋友吧。”

    结了婚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就已经错得离谱了,她还一直想着那个不可能的人,她讨厌这个她。

    最近,乔依然恐惧着顾澈究竟知不知道鸭子先生的存在,还是他已经知道了暂时还不想找她算账,或是他压根就不知道鸭子先生的存在。

    想不通,她也懒得想了。

    她手上毫无章法地忙碌着,内心的想法,她好像知道该怎么做了。

    到了复试结束的时间,经理扫视了一圈手工精制的作品,那些作品做的无可挑剔,跟国际大赛上面的西点做得很像,但唯独只有乔依然的做了个笨笨的小黄鸭蛋糕。

    其他四位复试者望着经理环视了一圈,最后把脚步停在了一脸稚气的乔依然面前,他们四位不动声色地交换了得意的眼神。

    “好幼稚的蛋糕,果真是个小姑娘。”四人中年纪最大的复试者小声感叹着。

    其他人附和着,他们四个胸有成竹乔依然做的小黄鸭蛋糕会第一个被淘汰。

    西装笔挺的经理看了看小黄鸭蛋糕,又盯着乔依然,“请解释一下你的心意。”

    “哈哈,就是一个小鸭子呗。”不知是那四个人中的谁起哄,其他人全跟着笑了起来,就连跟在经理后面的秘书也笑了起来。

    一丝难堪爬上了乔依然的脸,她放在操作台下的手,有点发抖,手心里冒着冷汗,她真的很需要一份高薪兼职来赚钱还给郑彦。

    她不想再依靠谁去拿钱了。

    如果不是因为依靠顾澈的钱,她也不会嫁给顾澈,成了已婚妇女,更也不会就这么错过了鸭子先生。

    鼓足勇气之后,乔依然抬头望着经理说,“这是根据1992年的‘小黄鸭漂流事件’创作的。”

    其他人冷嗤了几声,乔依然难得积攒起来的勇气,顿时泄了一半的气,她低下了头,看样子她要再去找其他兼职赚钱了。

    “继续讲。”经理一板一眼说着,但是听不出任何情绪。

    “好。”乔依然有些意外,内心的喜悦毫不掩饰显现在脸上了,“那年在太平洋上,那艘运载着大黄鸭的货船遇上了强风巨浪,货柜倒了,货柜里面的将近三万只小黄鸭随着太平洋的海水漂流像小勇士一般,几乎飘到了全世界。”

    她顿了顿了,害怕经理会觉得她幼稚,便偷偷打量了一下经理,见经理并没有露出不悦,她继续说着,“那些小黄鸭还去了当年泰坦尼克号沉没的地方,也有些被冻在了北冰洋。”

    乔依然指着小黄鸭向上翘起的嘴巴,会心一笑说,“我觉得小黄鸭那么勇敢与它倔强向上的嘴巴有关。而且黄色在色彩学上来讲,是暖色,会让人有食欲。”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会被现实束缚打败,会希望有某个人或是某个东西来给我们鼓励和勇气。我希望小黄鸭可以带给我勇气,这就是我当下的心情。”乔依然忐忑地望着经理。

    “她被录取了。”经理对秘书说完,就走出了操作间。

    一直到乔依然签完聘用书,她才敢相信她是真的被录取了,获取高薪兼职的高兴维持了不到三秒,她就高兴不起来了。

    明明不该再去想的某个人,却一直忘不掉,她讨厌她自己,她在复试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鸭子先生,脑海里回放着所有关于鸭子的一切,突然她脑海里就蹦出了小黄鸭的故事。

    清醒的时候忘不了,那就喝酒吧,约了赵馨茹在m酒吧。

    喧嚣的m酒吧,仍旧是海边一条街上生意最好的酒吧,乔依然喝了一打啤酒,目光呆滞地盯着m酒吧的每个角落。

    “馨茹,你看这里,好玩吧。这是我认识鸭子先生的第一个地方,我就是在这里遇见的他。”乔依然早已喝得晕晕乎乎的了,她的手胡乱指着酒吧每一个角落。

    瞧着乔依然这三魂丢了七魄的样子,赵馨茹这才放心,“依然,失恋就是要这样跟朋友出来喝酒发泄,你前几天躲在家里不肯出来见人实在太吓人了。来来,再喝点。”

    “喝,喝个痛快。”乔依然抓起桌上的红酒瓶,抱着瓶口就往嘴里倒。

    不时有各种男人上来搭讪,赵馨茹拍着乔依然的脸,“依然,你看这个帅哥多帅,完全就是韩国偶像的气质,要不要认识一下?这小鲜肉比鸭子先生嫩多了。”

    “不要,我只要我的鸭子先生,他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乔依然打着酒嗝,歪歪倒倒地站起身,把手搭在那个男人的肩上,“我只跟鸭子……先生睡。”

    “神经病,居然把本少爷跟鸭子比。”狂佞的男人扣住乔依然的手,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