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那是陷害-私人婚-
私人婚

第701章 那是陷害

    “你现在来我律所,我们谈谈吧”,律师犹豫着,就挂了电话。

    看着乔依然匆匆跑上了的士,顾澈就跟在她身后。

    望着她愁容满面的跑上了律师事务所,他心里那股沉闷又重了些许,摸着口袋,没有烟了。

    当乔依然气踹嘘嘘跑进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发现任鹿颂和白海都在,“发生了什么事?”

    “依然,你去劝劝你爸爸,让他认罪好了,这样子打官司下去,万一被定罪,那就是死刑了”,任鹿颂给她递了一杯热茶。

    接过那杯热茶,她迟疑了,想起陆松仁交待她的话,就警惕地把茶杯放在了桌上。

    “律师,他一点胜算也没有吗?”乔依然有些怀疑律师是不是真的站在陆松仁那边了,明明陆松仁就很信誓旦旦地说很快会出来。

    耳畔是陆松仁那天千叮呤万嘱咐让她别签任何白海和任颂鹿给的文件。

    她仔细扫视着周围的这三人,看不出究竟谁真谁假了。

    “只有百分之十”,律师把那证据给乔依然分析后,遗憾地说着,“证据越来越多了,原本是五个人的律师智囊团,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了,如果还是要按照无罪去打官司,很抱歉,请另请高明吧。”

    乔依然把那叠材料给拿起之后,问,“想必我们付的那些律师费也够这些材料费了。”

    “依然,你别冲动,现在愿意接这个官司的大律师本来就不多,下周二就要开庭了,你现在要换律师,你确定不是要送你爸爸去死吗?”任颂鹿语重心长地跟她说。

    他值得信任吗?

    她不知道,她便问,“您的意思是?”

    “律师说的认罪,我比较赞同,要知道你爸爸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人蛇的指控了,”陆松仁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毕竟,现在不是在泰国,没有赦免罪。”

    “那么,谢谢您的好意”,乔依然不回头地就离开了。

    死罪。

    他竟然会被判死罪了?

    陆松仁不是什么好人,但在乔依然的认知里还不算是什么彻底的大坏人。

    坐在公车站的椅子上,她觉得浑身都凉透透了,明明今天就见过儿子了,为什么她现在一点也笑不出来了啊。

    “刚才一定是我看错了”,乔依然迎着那微弱的路灯,看着她怀里的那些资料。

    在马路对面的顾澈看着乔依然抱着那一叠厚厚的资料看了又看,他有些无力地趴在了方向盘上,他们之间的难关好像是越来越多了。

    乔依然看着一辆又一辆的公车开过去之后,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和恐惧感侵蚀着她。

    瞬间,她觉得她不知道要怎么回去,要回哪里去了?

    亲生父亲坐牢,养父几乎不肯认她了,丈夫家里又是害她亲生爸爸坐牢的诱因。

    “我送你,”白海在车里坐了许久,他看着她的侧面,不忍心,总会让他想起婉仪。

    乔依然拒绝了他的好意,“我想一个人静静,你走吧。”

    “qy远航中介公司涉嫌使用货柜运载非法劳工,造成了五人因瘟疫死亡,二十人还在icu病房治疗……”白海重复着陆松仁的案件的资料,“你有没有想过那五个人的命也是活生生的,他们也有着他们的父母和儿女,而且这件事在国际社会上也引起了舆论。”

    “法官还没定罪,一切都还言之尚早,说不定他是被陷害的”,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她着实害怕他被判死刑。

    可她的良心又很不安定,如果那五个人真是因为陆松仁赚钱而被害死的,她就真没办法告诉她自己陆松仁是无辜的了。

    白海在她身边坐下了,“我懂你,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爸爸,我们都不愿意他出事的。”

    “是吗?”乔依然反问着,她现在对白海是持怀疑态度的。

    陆松仁的告诫就像是防疫针一样,时刻提醒着她。

    她抬头的时候,望到了马路对面那辆熟悉的宾利,淡淡对白海说,“顾澈来接我了。先走了。”

    “这一切证据都是顾澈早就找渔船时刻监视着qy远航,那些所谓刚好在那里捕鱼的渔民证人就是顾澈花钱安排的”,白海扯着她的胳膊,他有一种把她揽入怀里的冲动。

    “那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乔依然对这个消息着实很震惊,但她仍旧怀疑着白海所说的真伪性。

    “送我回医院”,乔依然直接敲着顾澈的车窗,他好像很疲倦地趴在了方向盘上。

    听到自己小妻子的声音,顾澈立刻下车给她开车门,而她在他还没下车之后就已经上了后座。

    汽车启动的时候,顾澈看到了后视镜里白海那阴冷的眼神。

    沉默的车里,是乔依然率先开腔了,“以后顾毅的奶水,我每天早上挤好之后拿去他的病房就好了,我未来一段日子会很忙。”

    “好”,顾澈望着后视镜里的女人望着窗外,她的声音不像是难过,更多的是无奈。

    现在的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就只好沉默地开着车。

    到了医院之后,乔依然并没有马上下车,而是冷声问着顾澈,“你有没有陷害陆松仁?”

    “没,依然,如果他……”

    “我知道了,”乔依然心里懂顾家为什么要做出反击,因为陆松仁恶意收购做的太过火了。

    但是她没办法去接受她的丈夫竟然早就开始收集着陆松仁所谓的犯罪证据了。

    第二天一大早,乔依然就拿着三瓶热乎乎的奶交给了顾毅的护士,他还在睡觉,护士就不让她进去看,透着保温箱和玻璃窗,乔依然的心情是难得的平静。

    昨晚,她就上网查了很多资料,qy远航的确不是第一次被人控告利用货柜走私人口了,但前面几次在国外的官司均因为证据而不了了之了。

    探监的时候,乔依然直白地问着,“律师劝你认罪,我希望你对我说真话。”

    “我不认罪,我没做错,我就是一般的海外中介和海运公司罢了,我是死也不会承认罪的”,陆松仁握着拳头敲着桌面,“你给我换律师。”

    “我换再厉害的律师,你不说真话,谁也不能帮你。”她一整晚都在分析他的案情,“你害死了五条人命,五条。”

    “那是陷害,我是靠那个发家的,我会那么不小心吗?”

    :一眨眼都700章了,谢谢陪果汁走到这里的小伙伴们,最近几个星期的每周一包都忘记在这里通知了,今天会有每周一包哦,这次会按照群里有多少人就发多少个,如果还抢不到,就只能说,说什么好呢。这是读者群号206945302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