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撕掉假脸-私人婚-
私人婚

第703章 撕掉假脸

    “我是个粗人,老大不止救了我一次命,反正我这辈子都会死心塌地跟着他”,阿黄看着后视镜的乔依然说,“就想逼老大去死的顾家人一样,他是不会忘记那种仇恨的。”

    上一代的仇恨和恩恩怨怨,这些让她没办法也没心力气解决了。

    他们一起慰问了那五个失去亲人的家庭,他们一家家都吃了闭门羹,甚至有几家还放狗咬他们。

    胆战心惊的乔依然回到了车上,问着阿黄,“你们是不是之前也来过啊,为什么他们说他们不稀罕那十万块的贱命钱啊。你老大可是要我每家赔200万的,我完全就没有说话的余地啊。”

    “小姐,事情一出,你就生孩子了,我当然就守在你身边了,这些事情都是任先生和白先生负责的啊”,阿黄如实告知了,“难道是他们做的?真是畜生,要不是老大,他们还能活到现在吗?我宰了他们去。”

    陆松仁考虑得还真是周全,他果真是对身边的人一点都不相信,他像是早就料到了任鹿颂和白海不会真心帮他一样。

    “你宰了他们,你老大就会出来吗?”乔依然很冷静地思考着。

    固然陆松仁犯错了是不对,可若是有人想给他冠上一个更大的罪名,那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那小姐你说怎么办?”阿黄急的踹了踹车。

    正当乔依然望着窗外那背着锄头从田里回来的农民时,她突然就想到了什么,拿着手机准备打电话的是,电话响了。

    “乔小姐,你爸爸在牢房里自杀了,现在被送往了愿景医院的急救室。”

    “扑腾”,乔依然的手机被她掉在了后座上,阿黄听到动静,又看到了她泪流满面,脸色惨白的模样,他担忧地摇着她的肩膀问,“小姐,你怎么。”

    只觉得心里被堵住了的乔依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他不是还想着怎么出来的吗,怎么就自杀了。

    蓦地,乔依然觉得她天都要塌下来了,坏人不应该留给法官去判刑吗?他凭什么自杀了。

    “去,去,愿景医院,陆松仁你不许死,别以为一死了之就能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乔依然扯着座椅,狠狠得捶了下去,“你不是还没报仇吗?给我活着,活着。”

    这个亲生父亲,她是真的从心眼里害怕他突然就没有了。

    在他被羁押的这段日子里,她想过,就算他被判刑,无论多少年,她都会在他刑满出狱的时候重新接纳他,对他敬孝,好好珍惜这份亲情。

    医院急救室外,在她之前,任鹿颂和白海就已经到了。

    问清楚值班警察事情缘由后,他们就到了一个会议室去了。

    现在看到这两人,她只觉得碍眼,阿黄什么也没说就朝任鹿颂和白海一人挥了一拳过去,“就是你们这两个畜生害死了老大,要不是你们去跟受害者家属胡说八道,他们也不会那么坚定不愿意和解。”

    白海也是个练家子,他很利索地躲开了阿黄,并把他踩在了脚下,“没证据,我能告你诽谤。”

    “哼,按照老大的行事作风,他会一个人只赔十万吗?你们两个不得好死,你们对得起老大对你们的恩惠吗?”阿黄的手被白海反剪着,他恨他自己当时没多留点心眼。

    “我该感谢他得罪了帕满,害死了婉仪和我的孩子吗?”白海把阿黄给拎了起来,掐着他的喉咙抵着墙说,“帕满明明就是要对陆松仁动手,是你让婉仪和我岳母一起上了陆松仁的车,你也是害死他们的帮凶,你让婉仪他们当了替死鬼。”

    看着阿黄嘴唇渐渐变成了乌青色,乔依然不动白海嘴里说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她知道,在场的人除了她以外,就只有阿黄是对陆松仁最忠心的了,“你赶紧放开,小心闹出人命。”

    “乔依然,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吧”,看着白海对她说话那冷冷的样子,乔依然只觉得有一股奇奇怪怪的味道在她身后,再然后她就晕倒了。

    “小姐!”看着乔依然被人掳走了,阿黄拼命地叫骂着,“小心天打雷劈,劈死你们,你们想对小姐怎么样?”

    “哼,不会少了你”,白海亲自拿着含有昏厥的手帕捂住了阿黄的嘴,房间里立刻就消停了。

    把这两人关在他们事先准备的仓库后,任颂鹿望着天空,喃喃自语着,“婉仪,阿娟,我们一定会帮你们报仇的。”

    “爸,您放心,我会让陆松仁好好品尝一下至今死去的痛苦”,明明就是快要报仇了,他心里却比以前更加的低落了。

    当顾澈开完会之后,得知陆松仁自杀了,他觉得很不对劲,这不像是陆松仁的作风,赶到急诊室的时候,他却没见到伤心的乔依然。

    “依然呢”,顾澈疑惑地问着白海,白海摇了摇头,“伤心地出去跟她爸爸找证据去了。你放心,阿黄跟着。”

    顾澈是一点也不放心,乔依然的手机打不通了,而且定位也消失了。

    “老段,再帮我找找我老婆,我要知道她现在的准确位置”,顾澈不容置疑地吩咐着。

    段局长对他这种三天两头就找老婆的行为很反感,“我说兄弟,你确定不是弟妹跟你闹脾气吗?你要我这样去找出来,到时候你们吵的更厉害怎么办?”

    “少啰嗦”,顾澈挂了电话之后,就让他的人和私家侦探一起出去找乔依然了。

    他真后悔,当时为了转移她在脆弱孩子的注意力身上时,调走了保镖。

    整个医院都被他翻遍了,甚至是乔惜梦的病房,他也去了,但是没有她的身影,能找的地方都找了,没有一丝线索。

    毫无头绪的顾澈又把电话打给了赖柏海,“给我看看依然是朝那个方向,坐什么车走的。”

    十分钟后,顾澈得到的消息是,乔依然和阿黄从医院去找那五个死者的家属了,现在他们的车子在田野边,人去车空了。

    当顾澈赶到那里去的时候,他让唐浩宇把悬赏金额通知了全村。

    面对一条消息就十万块的幸苦费,村里的人络绎不绝的干了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